陈大惠采访:夜总会毒害我一生

作者:戒色 来源:戒色 时间:2017-06-14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过去,一个堕入风尘的女子,虚荣、羞耻、自卑、淫乱、恐惧,不堪回首的生活;

 现在,她说,只要还有执迷不悟的女孩子,不顾人格,贪图享受,堕落风尘,那是往火坑里跳啊,只要世间还有一个这样的女孩子,她就要上去讲,就要救她们!

父母间的频繁争吵和战争,让她的人性从小就扭曲了

陈大惠:一个苦果总有根源。我们先请问这位老师,小时候她经历了什么?

女士:我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农村,爸爸妈妈每天吵架,经常在吃着饭的时候盘子碗满天飞,爸爸打妈妈,妈妈挠爸爸,没有一天不打,我那时候很恐惧吃饭,一吃饭他们就打架,为了很小的事情就吵得不可开交。小的时候我就特别痛恨这个家,特别恨爸爸,恨妈妈,干嘛要把我生在这世上来受罪?我就想离开这个家,但那么小,有什么能力离开。我就自己琢磨,好好学习吧,只有这一条路能离开这个家。1998年我考上了我喜欢的一个学校,但因为家里穷,交不起学费,辍学了。离开了家乡,我到了一个大的城市,去完成我的逃离梦想。

陈大惠:小时候父母的争吵和战争,对自己影响很大吗?对现在也这样吗?

女士:是的,我家是兄妹三个,不止影响我自己,我的姐姐哥哥都受影响。姐姐离婚三次,也是天天战争,不会柔顺,是看到父母那样打架;因为爸爸总打妈妈,所以我哥哥也学会了,总打我嫂子,他们天天都在战争中;我没有结婚,但是我也不相信男人。那时候就恨爸爸了,也恨妈妈,因为这种吵架,我妈妈身体特别不好,在我9岁的时候,她就得了脑血栓和脑出血,在我19岁的时候她就去世了,就是像老师说的那样,细胞扭曲,每天战争,没有一天不打仗的。学了传统文化之后我才觉得我特不孝,我觉得我太对不起他们。我妈去世的时候,因为我恨她,我连眼泪都不掉。

陈大惠:很恨自己的妈妈。

女士:是。我就觉得她害了我这一生,我一点儿都没有掉眼泪,后来硬是挤了几滴眼泪出来,我觉得妈妈去世了应该哭,当时这个家我是一天都不想呆。

初涉世事 爱慕虚荣 堕入风尘

陈大惠:后来终于离开这个家了,这个时候啊,很关键的一些人就出现了,我们在人生经常会发现,改变自己一生的往往就是那么几句话,就是那么一个人,就把自己的一生轨迹彻底改变了。你遇到了什么样的人,劝你到夜总会去呢?

女士:是我家的一个亲戚,也是信任的人,她十六七岁就堕落风尘,那时候我看到她,天天在饭店,穿的都是名牌,一件衣服都好几千,每天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特别的自在。那时候因为我一直过着穷日子,我就特羡慕她的生活,我也想过这种生活,虚荣啊,真的太虚荣啊。

陈大惠:当时对这些完全就不了解?

女士:不了解。

陈大惠:就是看到了表面的这种?

女士:是啊, 1998年的时候我才18岁嘛,那时候哪儿懂啊,什么都不明白。刚从学校走出来,只看到一些表面现象,根本就不知道,没有人教我,如果我在18岁的时候能够参加这样的一次论坛,告诉我那是错的,会影响一生,打死我,穷死我,我也不会去做那一行的。

黑白颠倒、人妖颠倒的生活

陈大惠:糊涂了,没有受过圣贤的教育啊。到了夜总会里面,每一天晚上要陪客人喝很多酒啊。

女士:是的。因为这份工作,我后来知道了之后,内心中就特别羞耻,而且不太适应,我看着每个人都穿得那么少,每个人都那么虚伪,跟演戏一样。我每天第一件事先把自己灌醉了。

陈大惠:先把自己灌醉了。

女士:是。然后让自己兴奋。

陈大惠:觉得自己没脸在那儿呆着吧?

女士:是的。

陈大惠:先把自己麻醉。

女士:是的。兴奋起来就会说一些不敢说的话,讲黄色笑话,说一些兴奋的话,那个时候每天晚上都会喝很多啤酒,都几十瓶的喝。

陈大惠:喝多少啤酒啊?

女士:几十瓶。

陈大惠:一晚上?

女士:是的。而且有的时候喝完啤酒,还会接着再喝红酒,再喝洋酒……

陈大惠:那这个胃能行吗?

女士:不行,后来我的胃出血了,检查胃出血,胃里全是出血孔,去做胃镜检查的时候,大夫简直不敢相信,我那么小。他说怎么这么小的孩子胃能是这样的?后来住院住了四十天。

陈大惠:天天几十瓶酒啊,陪着人喝,要不喝这个酒就挣不到钱啊!

女士:是的。

陈大惠:各位,我们看到很多今天走在街上的女孩子呀,就很奇怪,她穿金戴银,珠光宝气的,那么小,她就有那么多钱?他父母就不问她吗?她那个钱哪儿来的呀?年轻女子们,你们一定要记得,当你看到很浮华的,让你很羡慕的这个外表的时候,你知道啊,那个钱怎么来的?一杯一杯带血的酒喝出来的。各位,这完全违背人道啊!但是糊涂嘛,羡慕嘛,就要走这条路。

女士:那个时候过着鬼一样的生活,晚上出来上班,一宿不睡觉,白天有的时候可能会出门,买一些东西。但当真的出门的时候,我特别羞耻,每天都会带着帽子,带上眼镜,把这张脸捂得严严实实,怕碰到认识的人,特别不敢见人,内心特别的自卑,直到现在。

陈大惠:那假如说马路上的人啊,或者是朋友啊,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你自己心里面也是不敢抬头?

女士:也是自卑的,不敢看别人,那时候不太明白,其实就是心里有鬼啊!完全是自己的自卑心在作祟,别人的一个眼神儿,根本不是想说看不起你,或者一句话也不是说给你听的,或者一个动作也不是给你看的,但我特别敏感,我觉得这句话、这个眼神儿都是在说我,在看不起我。因为这,那时候我就会大量的买名牌,买名表,穿非常贵的衣服,一件衣服上千上万那么穿。

陈大惠:掩饰自己啊。

女士:掩饰那种自卑感,让别人看我很有钱,就怕别人看不起我,虚荣,特别的虚荣,这个行业虽然我只做了一年半,离现在有十二年了,这十二年我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在夜总会做了不到两年肮脏的生意,没有赚到钱,却赚到了一身的病!

凶财啊!你怎么能拿得住呢?

陈大惠:我们知道啊,这个黑白颠倒,人妖颠倒的日子,它是恶的能量啊,发出去之后呢,它一定会受到一个极恶的反作用力。我们先来看看,这个反作用力,这个恶报啊,在这个老师身上有哪些反应?

女士:那时候身体就不太好,这些年一直不好,因为那个时候纵欲,后期我找对象也在纵欲,吃紧急避孕药吃了不少,大家会看不起我,对不起,但我今天不愿意再掩饰自己,我愿意把这张虚伪的面具撕下来,告诉大家,不要吃事后避孕药,它会导致很多很多病。

陈大惠:讲这些能够教育很多的人,你讲这个紧急避孕药怎么了,现在人很多人都在吃这个。

女士:它会引起很多的妇科疾病:盆腔炎、宫颈炎、宫颈糜烂,癌症,宫颈癌、卵巢癌,都会。我很幸运没得上癌症,但其它的妇科疾病我都得过了。我知道为啥还留着我在这儿,就是来告诉大家,要知道羞耻,要知道洁身自好!

陈大惠:在夜总会之后啊,这个身体上,还有哪些反应呢?

女士:还有就是心理上不正常。

陈大惠:我听说那个时候你经常去医院是吧?

女士:是的。

陈大惠:得各种各样奇怪的病?

女士:对。那个时候呢,我不知道什么原因,身体就是抵抗力特别差,总上医院去打吊瓶,每个月都会有半个多月时间在医院里过。我做夜总会的时候没赚到钱,上次做汇报有人问过我,赚没赚到钱啊?我问她,你赚没赚到啊?她说,没有。我和你一样,我说,我赚到一身病。从事这行业的人,有人会觉得我说的不对,她赚到钱了,不是一身病,其实没有一个侥幸者,我是一个过来的人。

  那个时候不只我在做,因为我这个人欲望太强了,太不是人了。我觉得自己做赚不了多少钱,就到故乡去领了一些女孩子过来,我带她们到了一个最豪华的夜总会,收取很多提成,每天晚上都能赚几千,甚至上万的钱。

陈大惠:那些女孩子也都是特别向往这种灯红酒绿的生活是吧?

女士:大家都挺虚荣的,就是想有钱,但是也都很自卑,都知道挺羞耻的,都不好意思,都在遮遮掩掩,都不敢面对社会,不敢面对家人,都是偷偷摸摸的,每个人都是那样。

陈大惠: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女士:就是虚荣心。

陈大惠:虚荣心很强烈。

女士:对。总想穿的比别人好,吃的比别人好,比谁不干活,比谁能坐到好的车,有好的车开,有好的房子住,是比这些。

陈大惠:觉得这一生要没得到这个那就太亏了,不如别人。

女士:是的。根本不比人格,不比道德,都是在做缺德的事儿,但自己觉得还挺那个。

陈大惠:当时你老得各种莫名其妙的病,需要老去医院,要花钱买药是吗?

女士:是的。那时候赚到的钱几乎都送医院了,抵抗力特别差。

陈大惠:赚来的钱都交医院去很多啊?

女士:是。那时候还不明白,学了传统文化才知道是凶财凶出,那会儿根本不懂,只是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身体怎么这么差,三天两头老得病,总要往医院跑。

陈大惠:你最后做了将近两年的夜总会小姐呀,最后什么钱都没得到吗?

女士:没有,2000年不做了的时候,真的是一分钱没拿出来,只带了一身病出来。真的就是没有人教,如果谁告诉我们做这一行将来会有这样的后果和果报,没有人会做的。那个时候大家都怀着侥幸的心理,觉得我现在年轻,做个一、两年然后离开这个城市,换个城市生活,然后改头换面就可以重新生活了。

陈大惠:就是准备拿着这笔不正当的钱远走他乡,其实这种梦想没有一个能实现的.

女士:没有,其实没有一个侥幸的,当时我也是怀着这种心理的。后来我发现我身体这样不好,而且我讨厌每天这些人都像在做戏一样,讨厌这样的环境,讨厌这样的感觉,我就准备改行,后来我就一刀切,跟这个行业彻底的脱离,不管是客人……

陈大惠:我们知道啊,还有的观众看到这个采访的时候会提这样的问题,她说我也是做小姐的,我现在就是有钱呐,没事嘛,我还年轻啊,有的是机会赚嘛。我们有一次在黑龙江省鸡西做采访,有一个是从广东过来的,她还去过香港,也是一个风尘女子,她听了我们的汇报当场就决定再也不做这个,她很激动来找我来了,她说,我终于搞明白了,我说怎么回事呢?她说我做这个十年,我每一次攒到了钱想买一套房子,可到现在这套房子也没买上,我说你的钱呢?她说我每次攒够了钱要买这个房子的时候,准被我当时的男朋友给骗走,她说我又没钱了,然后又挣、挣、挣,买房子的钱数又快到了的时候,又被我当时那个男朋友给骗走了,每次都这样,到最后我就是买不到这房子,就是没钱。她说,我就是搞不明白,十年都搞不明白。

  在鸡西听了论坛,当时就明白了,凶财啊!你怎么能拿得住呢?后来她还讲,她说她也明白为什么她有了钱马上男朋友就把她骗走,她说,我们在夜总会天天欺骗人家客人的感情啊,天天跟人家说假话啊,最后得到反作用力、恶报就是:我想要爱情了,人家都来骗我,我的钱都是骗来的,最后男朋友又把这钱都骗走了,她说,我再也不干这个了。

  那个女子的年龄大概得有35岁左右,她做这个时间应该很长了,最后还是什么都剩不下,所以她讲的这话就跟这位老师讲的完全吻合,是真的呀,你何必拿着自己的胃,拿着自己的身体去做这个赌注呢?凶财啊,一定不是你的啊,它附带着灾祸呀,凶财是凶入凶出啊,这是真理!

离开夜总会之后的12年 一直都活在阴影中

陈大惠:我们听到这位老师所讲的,她不但身体经常生莫名其妙的病,这个心里面还备受摧残。我们继续来听,这个反作用力、恶报也很重。

女士:是的。我寻思离开那个行业,就没有人知道我曾经做过那一行,然后就可以过幸福的生活,就可以自己把这个秘密藏起来了,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见人,后来我发现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我还是有那种自卑心理,还是觉得怕别人的眼神和言语动作。而且心理疾病越来越严重,特别的抑郁,自残,也自杀过,现在手腕儿上还有割腕的伤,那时候我总会拿女孩子用的刮眉刀在手脖子上划,手上划。

陈大惠:拿这个刀在自己的胳膊上拉。

女士:对。

陈大惠:当时心里什么感觉?

女士:我看着每一滴血滴下来的时候,我就觉得我自己还活着,我还是个人。我一直都觉得我是一个躯壳,根本没有灵魂。

陈大惠:觉得自己是空的。

女士:空的,什么都没有。每天都会这样的自残,每天睡着睡着觉就会惊醒,心里被掏空一样那种痛,我最害怕清晨四、五点多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机灵就打醒了,醒来那种感觉就会撕心裂肺,就不想活。还有在半夜十一、二点,看谁都不顺眼,我就想死,就觉得人活着太没意思了。其实后来我自己做公司,用正常的职业我赚到钱了,但我也不觉得幸福。

陈大惠:从18岁到30岁,这个阴影啊一直留了很久。

女士:对。这12年我一直都活在这种阴影中,特别的恐惧,心理医生说这是强迫症,没有安全感,我每天得不停地检查锁,我家的锁,都坏了好几把了,我会去不停的拽拽,上班的时候拽,回到家,晚上几十次那么的检查锁,检查煤气,我觉得谁都能伤害到我,活得特别的难受。后期还有点自闭倾向,不愿意看任何人,不愿意跟任何人说话,就觉得每个人都看不起我,每个人,就是他每说什么话,我就觉得他是针对我说的,天天都是这样,这12年我每天都是这么过来的,没有一天我活得痛快过。有的时候我笑,我的朋友会说我皮笑肉不笑,说那都是装的,其实真的是这样,真的骗不过任何一个人,我每天要装出来高兴,让别人不要看出来我是个病人,所以我真的是在皮笑肉不笑那样子的。

陈大惠:这么多年应该也有男朋友啊?

女士:是。后期我就处男朋友,处了6个男朋友,每个人都特别真心对我好,我曾经在夜总会这个行业待了那么长时间,根本不相信男人,我总觉得他们对我越好,是越对我有目的性,越是要欺骗我什么,而且我对他们总是拳打脚踢,真的是虐待,我特对不住他们。对我那么好,我天天都像疯子一样。

陈大惠:那现在你30岁了,一个都没剩下吗?

女士:是的。我现在是单身。

陈大惠:还是一个人?

女士:还是一个人。

陈大惠:什么都没落下?

女士:没有。

陈大惠:那后来不做夜总会了,出来之后做什么呢?

女士:我后来做工程,做一些建筑材料,做了一个公司做了10年,但我在做这个行业时我也犯错误了,在地下默默的处了一个情人,当时我还觉得自己挺有魅力,因为对方也是权威很高的人。

陈大惠:他帮助你做生意吗?

女士:帮助我做公司,给予我很多帮助,那时候我真是不明事理,很颠倒,还把这样的事当成是恩人那种感觉。后来我学了传统文化,我觉得人家帮助我很多,我却害人家,我觉得我太缺德了,真的是太缺德了。我那样对不住人家老婆、孩子,从一开始人家老婆和孩子那样子帮了他,事业发展成那么好,我却从中半截腰给偷来,我简直不是人,简直是个小偷。我特别的羞愧,学了传统文化我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缺德啊!

陈大惠:然后呢?

女士:后来我就跟他说分手,我说我对不住你太太和孩子,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陈大惠:跟他分手了?

女士:分手了。

陈大惠:那跟这个情人分手对方是什么反映呢?

女士:他觉得我不太正常。

陈大惠:啊?

女士:他觉得我不太正常,精神病。

陈大惠:他觉得找情人才是正常的?

女士:对。他说,现在社会不都这样吗?你为什么要这样的来玩儿清高呢?现在都这样子的呀,就很不理解我。

陈大惠:完全是非颠倒。

陈大惠:那么现在我们看到这个老师,她的脸上还有一些地方有这些斑痕,在过去这是生过重病的?

女士:是的。就在去年的夏天一直到春节前我毁容了,我的整个脖子还有脸、眼部,只有脸蛋儿这一块儿没有和额头这一块儿,其它的地方全都是湿疹。找了中医看、西医看都没看好,但中医告诉我病因,他说应该和我以前吃大量的海鲜和喝大量的啤酒有关系。

陈大惠:你一直是在一个海滨城市做这个事情?

女士:对。我在海滨城市,吃了很多活的基尾虾、活的螃蟹、活的虾耙子、活鱼,所有活的海鲜没有我没吃到的。那时候还觉得是美事呢,还觉得那是营养,现在学了传统文化我才知道,它们也是一条生命啊,你要是被人吃了你会开心吗?我怎么那么残忍,我觉得我太不是人了,我太没有心了。

陈大惠:再加上很多的啤酒啊,中医就讲说这个,出现了这个病症。

女士:对。我现在才明白反作用力,因为以前就是特别好美,我在脸上特别舍得花钱,每年都用几万块钱的化妆品往脸上铺,而中医也说过,越用好的化妆品,你脸就会越出问题。

陈大惠:这位老师学习传统文化之后,她的命运,包括她的相貌都发生了改变,她现在也是在做义工。

女士:是。

陈大惠:现在你的这个公司呢?

女士:我把公司关闭了,我知道钱不是万能的,我再也不会去追求物欲的生活了。我想要向老师学习,做一个幸福快乐的穷光蛋,不再那样虚荣了。

陈大惠:现在脸上这些也都好了。

女士:是的。很感恩咱们论坛,去年的冬天11月份在沈阳第二次开论坛,我很有福气,一个朋友给了我两张票,让我来听论坛,当时我特别看不起这个论坛,特傲慢,我觉得什么《易经》啊,《论语》呀,还有很多传统文化的经典我都看过,我觉得《弟子规》那是教小孩儿的,跟我没关系。我才不去听这论坛。当时朋友有一句话把我打动了,就说能让你毁容的脸治好,你去不去?我就精神了,我说去。

  参加论坛第一天听下来,我就知道自己错了。当时参加论坛是我和前任男朋友,那时候我们俩已经分手了,因为那时候我总觉得他不咋地,我就觉得要做好人你应该先做好人,不是我。我当时是抱着那个目的给他票的。听了第一天之后,我们俩见面晚上的时候,我给他鞠躬了,我从来没给别人鞠过躬。

陈大惠:向他说什么呢?

女士:我向他说,对不起,我错了,我说我跟你处了这么久对象,我一直都觉得是你的错,今天我才知道,是我错了。我有很多的毛病,我太挑剔,总看不起你,我总想当天,不把你当男人,我真错了。

陈大惠:这跟小的时候家庭的环境有关系啊。

女士:是的。

陈大惠:总是想报复男人。

女士:是。我对男人根本就不信,对每个男人都有那种怨恨心。

陈大惠:仇视。

女士:对。听到论坛的第三天我给他跪下了,当时他都惊讶了,他扑通也给我跪下了,因为我从来也没给别人跪过,我连父母都没跪过,我是特傲慢的那种女孩子,当时我们俩都哭了,互相给彼此道歉。回到家我就下定决心要改变自己,我以前家里有保姆,而且自己从来不做饭,不收拾家,每天都会睡到中午起床。回到家把保姆就辞掉了,我自己每天早上五点起床,然后晚上九点到十点就睡觉,自己来收拾家,我学着做饭,特别是我想着老师讲的那堂课,吃肉和吃海鲜的害处,我就把肉食和海鲜全断掉了,完全吃素,到今天为止我从来没吃过肉和海鲜。

陈大惠:我们现在看到这位老师的脸恢复了光泽,这些地方还有一些红斑,已经好很多了。

女士:对,就这样子的,我觉得很奇怪,就因为我改变了生活习惯,做了一个女人该做的事儿,我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贪图钱,而且我捐了很多我的衣服,往外捐钱、捐衣服,我发现我在做慈善的时候我开心了,自杀感没有了。

陈大惠:不想自杀了。

女士:不太想自杀了,而且也不想自残了,我最希望的就是脸能够恢复正常,那时候没有用药,脸上的湿疹就一块儿、一块儿的自己掉了,我特别开心。我觉得,其实那个时候传统文化,我是一直是在试,因为我做那行业做的,对什么都不信任,无论是人、还是事儿我都不信,最开始我做这些的时候我也是为了我这张脸,是在试着做这些,按照论坛上讲课的这些事儿,我回家去做。我发现我这么一试,在我身上全灵了,每件事都灵了。

陈大惠:对。

女士:真的,反作用力真是体现得淋漓尽致,所以我现在一点都不怀疑传统文化,我相信传统文化说的每一句话。

陈大惠:这个话呀都传了三千多年,教育了很多人,它是可以试验的,你要孝敬父母,你一定就会得到幸福,这是真理呀。你不幸福的一切的根源首先来自于人性的扭曲,你不像个人了嘛,你怎么可能得到人的幸福生活呢?

女士:因为在我身上印证了这所有的一切,我不再怀疑,我就把公司关闭了,然后下定决心跟着论坛走,做义工,把我的体会告诉大家,特别是现在还在堕落的那些风尘女子,我愿意把我封藏了12年的秘密说出来,揭开我所有的伤疤,讲给你们听。我希望以我为反面教材,教育那些现在还在做,和正想做的这些女孩子,请你们快回头吧!

    标签:

    手淫危害

    热门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