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老外,我想说说我的血泪史。

作者:戒色 来源:未知 时间:2017-06-14 阅读: 字体:

谨以此文献给我那忧伤的过去,那是我再也回不去的曾经…… 写于2014-04-14。 我写这篇文章是想让你知道:第一部分,哪些因素会诱发童年时期的性瘾。如果你觉得你已经染上了,那就跳到第二部分,在成年早期的故事的延续。

我有本杂志,书上给了太多的细节,如特定的网站等。我真的觉得我需要一些类似的网站来帮助我恢复。先说我的成长经历吧。

我在一个基督教氛围浓厚的家庭中长大的。我很小的时候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性骚扰过我,我也记得在一或二年级的时候曾经我一个最好的朋友对我用过性暴力。我记得我那时跟邻居的男女孩玩耍时,我们似乎总是喜欢脱下裤子,比较小鸡鸡的大小,到处在草地乱尿。我很自负,当我向别人展现私处时我有兴奋的感觉,这感觉让我越来越不知羞耻,尤其是如果对面被我那里吓到或者对面指责我时,这种兴奋会无比增加。

我8岁时我朋友给我看了色情杂志上的黄图,我完全地不可自拔了,老实说早在6到7岁我就有这苗头了。我清楚的记得杂志图上美女做ai的样子,但是杂志上没写性爱技巧。我到处找色情网站。当时在70年代,没有互联网。这些杂志几乎无处不在,包括在垃圾堆里,藏在灌木丛中的上学路上,在学校操场上,以及在我朋友的房间里和兄弟姐妹的卧室里。

我是6个孩子中最年长的,其他人比我小得多,所以那些比我小的都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在我小时候洗澡的时候,我妈有时候就坐在浴室里。我记得我故意上下移动我的PC肌,然后看着妈妈,这时候她会低下头来,面带羞涩。后来我长大了,她总是带着我的弟弟妹妹跟我一起洗澡。我记得我没有意识到或者接触到性,但我认为当时我已经很大了。

有一次在我的朋友家,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兄弟俩(他们岁数比我小点),他们应该是13岁。最小的那个,出其不意的,坐到我的腿上,并抓住我的DD不让我离开。碰巧在这之前,因为憋了点尿DD有点勃起,他是通过我的裤子抓住我的DD,现在回想那在我的成长经历中最深刻的。他的哥哥看着,笑着。我什么也没做。我像一只在灯下栖息的小鹿那样没有反抗,他紧紧抓住了隔着裤子抓住了它,说着一些性方面的黄话脏话。

也许他从我朋友的哥哥身上学到了这些东西,或者从那些辱骂他的人那里学到。事后我回想了很多遍,常思考我应该怎么告诉他停止或推开他,我为我当时不做任何事感到羞愧和内疚。其他时候,我幻想过这些罪恶的念头,再苛责自己让这些念头滚的更远。那天晚上,在他的房间里,他把他的裤子拉下来,躺在我面前全裸躺下,但什么也没有发生。我只把他的裤子还了他。

 

在性早熟的年龄段,我有了与女孩的接触,互相看看对方,也许只拉拉手什么的。我的姐妹们和我在一起也是如此。没有人使我手淫或刺激我。只是单纯的触摸,挤,压,抓,扯,像往常一样。13岁我第一次手淫,自wei后我十分不知所措,但自己太害羞没有向任何人提到它,虽然同学间经常讨论手淫的事,通过粗俗的俚语和无尽的笑话。有时一天我能射jing多达6次,幸亏只有一两天达到这个次数过。每当我看到色情,我都会意淫,并且以手淫宣泄,后来越来越多。

 

我瞒着父母偷偷的手淫,但我的爸爸妈妈看到我做了几次。在他们发现我撸管之后,我十分怨恨我的父母,原因不是你想的是因为我挨了惩罚,而是他们装作没看见因此恨他们。他们已经放弃教育我和为我制定纪律。我养成了只要没有受到惩罚,那么我做的就不是错误的这种观念。如果我不按照这个想法行事,对什么是正确的和错误的带给我十分扭曲的感觉。

当我14岁的时候,我的牧师把我拉到一边,说手淫虽然是男生很常见的行为,但是我不应该这么做。我崩溃了,哭着说,我不知道套弄DD让它射jing的行为就是手淫的意思,但我完全迷上了它,像一个不可阻挡的习惯。然后他问我这6个月左右我是怎么做的。我诚实而害羞得说,我已经无法停止了。

 

当我知道面试即将到来的时候,我试着去停止手淫,所以我可以说“那一阵子我没有手淫”,即使“很长一段时间”只是一两个星期。我决定加入陆军国民警卫队去接受基本训练,之后,军队给了被任命为当两年神父的机会,成为耶稣基督传教士进入部。我的牧师说如果我有手淫的问题,我就不能做,所以我就放弃了。6个月甚至9个月,我甚至没有碰自己。在军队的基础训练是能让身体累垮的,我们得到多少睡眠?没有隐私可言。

 

几个人在厕所里打手枪(真见鬼我是透过门挡板下面的缝隙知道的)我有点不安的是,在军队里充斥着性、粗鲁和庸俗的谈话。甚至有人(希望)开玩笑地威胁要鸡jian我,如果我在淋浴里把肥皂捡起来。每个夜晚,我们一起的人大概有30个或40个。没玩没了的嘲笑如何我还是处男,也无休止的评论我的DD。我不相信他们,并坚持我的观点,但他们坚持并告诉我,当我与女孩性爱时我需要受到极端的照顾。我说我不想做ai,我说我是一个被任命的传教士,直到两年过去了。

 

结束后,我开始在法国服务,就是在这里传道。我继续戒断手淫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当我压力大紧张的时候,我就经常以手淫宣泄。那是我的药。我的释放阀。我经历过的所有烦恼都消失了,我经历了如此强大的gao潮。每次,我都会感到内疚,向上帝和我的传教士们忏悔,继续做我能做的最好的。

我回到家里,工作了几年,上大学,然后第一次见到我的妻子。她让我变得纯洁和干净。她给了我远离淫秽的动机,至少如果我摔倒了,她会迅速转身指明我的道路。然而,我又回到欧洲拜访朋友,继而变得疯狂,买色情杂志,想跟我的朋友去色情影院,在公交车上暴露,在海滩上不穿内裤,穿泳裤时暴露根部,希望全世界都能看到我的DD。 我们最终结婚了,我想我被上帝再次救了,因为现在我有我爱的人,那是神的祝福,我将不会再次试探。好吧,正如许多已婚的人都知道的,还有很多还没有结婚的人,但是要用婚姻来控制这个瘾。与妻子的性是伟大的。但是手淫、露淫癖也开始“抬头”,在我们的婚姻生活中,穿插于性成瘾行为的戒断期,反复地折磨我。 一个美丽的儿子,他只活了3个小时。我们崩溃了……我们都会经历丧亲之痛,无论何时还是多快,但最终我们只能接受这种事实。我停留在愤怒的阶段。我是疯了,上帝带走我的唯一的儿子,我的第一个孩子!! 我拼命的去性用品商店,租用视频,不断手淫直到疲软。我被一个真正的瘾困住了,我甚至都不知道。后来我们有了4个孩子,但在所有的怀孕中,我的妻子不是在卧床(无论男孩女孩)就是在住院治疗,12个月都是如此。这对我来说压力很大,刚开始我有一个孩子,然后两个,然后三个孩子要照顾,我还要做全职的工作,还要每天去医院看望妻子。 我把手淫当作安眠药,每天晚上睡觉时都会这样做。 我开始上网聊天 并与世界各地的妇女和男人们聊天 我发现我开始在网络色情和聊天室中度日,看着无尽的视频,性和luo体图片。 我的欲望越来越大。这不再是关于性或色情或手淫。这是关于一个全面的上瘾的五羟色胺,多巴胺,肾上腺素和大脑产生的其他化学物质。我仍然不知道我是一个吸毒者。我唯一的疑问就是如何熬过每一天。

每天清晨这种行为都会耗尽我的体力。我并不仅仅在独处的时候碰自己(手淫),只要别人没有注意我就会这样。 在教堂,在家里,在任何地方,只要没有人能看到我的手,我的手在我的裤子里。我在高速公路上手淫,行驶时速为80英里每小时!我会在相机前表演(手淫),这是会有20到30个人在尖叫、在欢呼,他们说我有一个巨大的DD,这会给我带来自信和存在感。

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大,但是我给自己创造了假象来蒙蔽自己。我把自己当作我的DD,或者至少我的DD是我的上帝。我崇拜它,为它做出牺牲,不断刺激它,和我的妻子至少每周4到5次,甚至是7到8次(哦,那些日子我们做到了连续两次!)我不仅沉迷于色情,自慰,聊天,和露淫癖,我是在一个非常不健康的婚姻中性上瘾。它已不再是它本来应该有的。它已经色情化。我只关心我的快乐以及会达到怎样的gao潮。

由于吸毒和酗酒,我开始自杀。我试着停止手淫,但我不能,我意识到我是一个奴隶,我为我的处境感到羞耻。一切都发生在我的秘密生活,我妻子不知道。她知道我不对劲,但她从没抓住我受困于色情或有任何手淫行为。我的朋友,牧师,其他人都不知道我遭受的痛苦。

 

任何gao潮都能是我感到快乐,我的痛苦阴影是多么的讽刺跟可怕。我是怎么陷入痛苦的泥潭?不断手淫,不断看黄,还有任何你叫得上名字的事情。我变成宅男,生活充满了欺骗。这很疯狂,但我找到了一个罪恶的借口,它让我以一个受害者的心态将手淫责任化、合理化、正义化。

为什么这些会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我爸爸从来不解释自慰?如果他解释了,我不会走到这一步,这全是他的过错!为什么我妈妈对性是如此的开放?为什么在我生日的时候,我会被抢劫,并且送披萨时却迎来一句“他妈的”?为什么我在另外一个披萨店工作时又遭遇抢劫并且脸上会中枪?为什么上帝会如此恨我?我为什么会堕入地狱?上帝的慈悲在哪里?在十字架上,耶稣是为我而死吗?

我相信他会原谅我,但是我知道如果不能戒除手淫这是不可能的!我陷入泥沼,无法自拔。唯一的出路就是选择死亡……我永远也不会将这件事向我的妻子、牧师还有其他人提起。我做了这么多违法的事情,他们会马上把我送进监狱,不是吗?

所以在2010年4月,我单独坐在桌子旁,考虑我该怎么做,这是在我盲目手淫并随意浏览网页时发生的。我觉得自身聚集了一股能量。我感觉到一个看不见的世界的存在,填了房间的不是物质,而是灵魂之光!我感觉恶魔离开了我的身体。我感觉我不再一文不值,就像我是上帝的孩子,他关心我,即使我在罪恶的快感中已经浪费了45年!我找到一个关于从性瘾中恢复的网站,什么,这是一种瘾???我知道类似的戒酒会、戒赌会、戒毒会,但是对于性瘾,我不敢苟同,上帝告诉我,我还有出头之日。

 

我没有必要去结束我的生活。上帝会给我勇气去寻求帮助。上帝知道我不能单独戒除性瘾,所以三天之后,我就向我的牧师坦白了我看色情并且手淫的一面。他是那么善解人意、充满爱心。他向我展示了12个步骤的谘商会(跟谘询的意思略同,指仅提供谈话的心理谘询)。

 

自从我一周没手淫后,然后时间越来越长,到现在,今天,在369天里我已经完成了369次谘商,包括电话谘商。我已经完成了这12步。我也有了一个赞助商。我每天都读鼓舞精神的书籍,如戒酒会、戒性瘾会的书、《十二步骤跟十二传统》以及《圣经》,我成功了!

我跪下向神父忏悔并倾述衷肠。自从2010年2月,我把我阴暗的过去向我的牧师、妻子以及兄弟们坦白了,我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我重生了!自2010年4月2号以后,色情、聊天尽管经常死灰复燃,但从来不如我以前那么上瘾。第一年我破了25到30次。第二年降到15到20次,第三年反复超过了30次,去年在看黄或者网聊的情况下破了5次,在30天、60天、90天来临时,我都能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最后终于戒断了数月。最近几周我一直在和心魔斗争,最近的一次破戒是在昨天早晨洗澡后。

 

我最初的目标是戒色30天,但现在肯定不是,当然也有过60天和90天,那也已经成为过去。尽管我遭受了阳wei和勃起不坚等问题,但我戒色绝不仅仅因为此。我戒色因为我想重生!上帝造就了我,我向你们所有人忏悔,我向你们保证,在余生我会尽我所能保持冷静。我人生的曲线图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字母V,从早期的生活中,我在下坡路中沉沉浮浮,最终在2010年4月2日,我堕入低谷并开始反弹。

现在,虽然起伏不断,但我知道我在走上坡路。感谢上帝!感谢你们!感谢在计划中的兄弟们,我多次使用了你们的号码。我每天至少两次去温习我的承诺、保持清醒、与人交流并向上帝祈祷。每天我都会更新我的重生之路,每天我也会跟家人一起祈祷,阿门。 感谢您的观看,我是罗恩。我是一名性瘾患者。 我来这里寻求帮助,也愿给予你们帮助。有任何疑问,请联系我。

兄弟们,我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接下来我会直播我的戒色历程,敬请期待!

 

    标签:

    国外戒色

    热门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