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然扼杀了一个生命

作者:戒色 来源:戒色 时间:2017-06-14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和他一起等在手术室外的房间里。这里有很多人在等着叫到名字去扼杀生命,都是一对一对的,表情都很轻松,甚至快乐,都在说说笑笑的。而我的心情却很沉 重,忍不住在他怀里小声哭泣,在这个我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男朋友,而且是已经分手了的男朋友的怀里,来为藕断丝连的行为付出代价,也许这就是上帝对我们 的惩罚吧,我知道他也不好受。

  在今天之前我已经饱受了身体和精神的煎熬,虽然只有两个多月我的妊娠反映却很强烈,根本吃不下东西,勉强吃下的一点也会很快吐出来,而且还要小心不让同宿舍的同学发现。终于要等到手术了,却因为感冒而不能做。为了感冒快点好,只好每天去医院打点滴消炎。在打点滴的几个小时里看着别的人都是有人陪着说说笑笑,我却是孤零零的,忍不住有想哭的冲动,此时此刻他正在学校里上课。也许看到这里,有很多人会说他不负责,我也有过这些想法,也会觉得委屈,可是现在并不这么想了,他并不是个不愿意负责任的人,只是他还没有这个能力和心理准备,我们都还不成熟,但是会从承担后果的勇气中成熟起来。

  今天,终于一切可以做个了断了。

  我们从中午一直等到下午,看着别人出出进进手术室,我感到越来越紧张。终于听到我的名字了,我换了拖鞋头也不回的走进去,因为我怕我看到他哭出来。一次被叫进去7、8个人,都先坐在一排长椅上排队等候。没过一会有个护士过来一一核实身份,我感觉我就像待宰的羔羊。又等了一会,有护士叫我们解开裤子准备打针。我最怕打针了,可是现在只有硬着头皮上了。看着前面几个人,后面的脱下裤子准备着,前一个已经趴在了床边上等着被打了,而医生熟练的一针接着一针就像给要出厂的猪盖章一样,不带什么感情色彩。到我了,我紧张的全身都绷紧了,而医生一点也不怜悯毫不留情的一针扎在了我的屁股上,我立刻觉得下半身都麻木了,疼的一动都不能动。可是爬也要爬走,因为医生催你给别人腾位子。慢慢挪到座位上继续等着,坐在我旁边的一个阿姨,好像看出我的紧张和害怕,开始和我聊天。告诉我她是第三次做了,其实第一次是最不疼的,因为你开始什么都不知道,没有心理准备,等到了第二次就更疼了。我麻木的听着。

  已经有人开始手术了,左边的手术室是用麻药的,手术费用不菲。右边的不用,很便宜。好在我们还不算太穷,他说不要我受更多苦,所以我可以在不知不觉中任人宰割。看着进到右边手术的人,我很同情她。虽然手术室都不关门,但是我们做的位置却看不到里面的情景,不过,我也没有胆量去看。还有一个人就轮到我的时候,医生叫我到手术室门口站着,做好准备工作:把下半身脱光。这样的行为,就像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把我剥光一样,我只想找个洞钻进去。终于到我了,这个有着小女孩的心态和女人的身体的我。躺在了手术台上,本来浑身就已经紧张的开始僵硬了,可是刚才一直做手术的那个老医生居然让一个很年轻的医生来给我做,好像是她的学生。我有一种赴死的感觉。不过,后来告诉他这件事的时候,他说这样也好,生手会比较认真,也许吧。当我大脑开始一片空白的时候,突然感觉下面一阵冰凉,我挣扎的看了一眼,是在用水冲洗。很快我就被医生按住,罩上了氧气,而另一边又挨了一针。我紧张害怕的连神经都要蹦出来了,就在要大喊出声的时候,突然失去知觉了,不知道是昏过去了,还是麻醉药起作用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醒过来,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大哭着来到人间的,也许是刚才的紧张一直延迟到现在才发泄出来吧。后来他告诉我,他听到医生大叫我的名字,吓坏了,还以为我出事了,可能就是这个时候的事情。我努力停止抽泣,睁开双眼,一片白色——白色的屋顶,白色的墙壁,白色的活动床,除了我以外,还有两个人,只是她们还在昏迷中。要不是屋里很亮,而且外面还有声音,我会觉得自己在停尸间。有个医生过来和我说话,问我怎么了。我努力的活动身体,但是全身无力,医生让我再多躺一下。过了一会,我挣扎的做起来,觉得下面湿湿的,拉起被单一看,赤裸的下半身下都是血,我吓坏了。医生过来帮我下了床,告诉我这是正常现象,这样的流血要持续半个月,当然会越来越少。那个医生还是不错的,她问我有没有带卫生巾,可我哪知道需要用呀。她找了一包给我,并且帮还在东倒西歪的我换上,并且穿好了裤子。我一步一步地向门口挪动,当我推开手术室大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他正焦急的在门外踱着步子,看到我出来了,一把把我抱住,我倒在他的怀里觉得很温暖。他抱起我,一直抱到楼下。天已经全黑了。在送我回宿舍的路上,他对我说也许以后还会来这里的,只是那时侯就不是做掉而是来接生了,我笑着附和他,但是心里明白,是没有那样一天的,我们要是可以在一起就不会分手了。

  手术之后,我们和好了,但是现在还是分手了,我们可能真不合适,勉强不了。我们现在还是朋友,我努力做着他的朋友,因为我不要一直困在回忆里,只有勇敢面对他,面对这段感情,它才会真正过去。

  对于这段感情,对于所有的行为,我不恨,不怨,不悔,只是遗憾。因为我实现不了我从小就有的愿望:一生只有一个男人,爱他,嫁给他,不会分开。

  也许爱需要证明,只是代价很大。

  想起B超上面那个已经有点形状的婴儿,我觉得自己很残忍,自己付出的代价就是要去扼杀一个无辜的小生命。

  我想我长大了很多,现在我只想去好好爱一个值得去爱的人,好好的被爱。不过,也许要等十年八年的,也许更久,等我的心变的完整的时候。

    标签:

    女子戒色

    热门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