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邪淫微小说—《父亲的两千块钱》(小七原创系列)

作者:戒色 来源:戒色 时间:2019-06-14 阅读: 字体:

作者:小七(大悲拔苦戒邪淫论坛义工)

“你走开!你走开!这里不是要钱的地方!”阿琼对着门外嚷嚷道。

我透过残破的木门的缝隙,先是看到老父亲,再看到老父亲背后满墙贴着的广告单,红的绿的,向人透露几百年的宫廷秘方。父亲很瘦,瘦得看得见骨头,很硬很硬的脸颊棱边,披着黑白参差的头发,硬朗的身躯,瘦骨嶙峋却结结实实。

我拉住狂轰滥吼的阿琼:“亲爱的别喊了,这是我父亲。”阿琼不可思议的眼镜里闪烁着惊讶,她尴尬地打开门拉我父亲进屋。

父亲深邃的眼睛里面仿佛是整个宇宙一样深,洞穿了我们,他慢慢走进屋子里,阿琼尴尬地请他入座,他望着我,说道:“老子辛辛苦苦供你上大学,你就在外面租房子跟小姑娘同居?!”

我一时答不上,坐在床上,手在反撑在背后,满脸疲倦与尴尬,似乎是被捉奸了,双手在背后拉扯着被窝,掩盖住那一片避孕套。阿琼不知说什么好,她腹部的衣服拉了拉,想以轻薄的衣裳阻挡父亲严厉的眼光。

父亲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从怀里的口袋掏出土制的卷烟,徐徐点燃,烟的青烟,从枯黄的烟草出来,先是在洁白的烟纸上袅绕,然后绕过他高高的鼻子,再像爬楼梯一样一阶阶熏过他额头的皱纹,那饱经沧桑的,带有水稻味道的皱纹。他静静的,看着窗户上晾晒着我的衣服,我女朋友的衣服,还有阳台堆放着的乱七八糟的垃圾杂物。

父亲沉稳得逐字逐句说道:“听说你经济挺拮据的,这两千块钱你拿去花吧,人流应该够了吧,等以后回家了我再收拾你。”

父亲丢下二十张红色的毛爷爷,迈着矫健的步伐,向着门外走去,门都没带上,哒哒几步走下了楼,阿琼傻傻的看着门外,除了被风吹扫过的一张广告单外,什么也没有,父亲来得快,去得也快,就如同一阵台风,在酷热时来临降温,降温时又狂风暴雨,台风的激烈也就短时间,便过去了,可狂风暴雨,是抹不去的。

阿琼站起来拿起那二十张红色的毛爷爷,揣进兜里,说:“你爸说了,打胎用的。还是社会主义好啊!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连打胎的钱都有老爸给。”阿琼感叹道,她美滋滋的,随手打开手机,在屏幕上打着什么字,我知道,她是又要拿那钱去约会了,我不想管这摊子烂事,不想管她到底跟谁好了,好到什么样了,这男女之破事,想起来就头疼,不如泡进网吧,无忧无虑,逃避有时候也是一种办法。

“好个屁!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我都不知道呢!我没钱上网了!你给我拿来!”我急了,就把她衣服扒了,从兜里抢出几百块钱,一路快步下楼去了,直奔网吧。

网吧门口,父亲在那边等公车,他看见了我,再看看背后的网吧,怒目圆睁,白色的,黑色的头发燃烧了起来,胡子熊熊地被点燃了,眉毛烧成了黑,起码在我心里是这么想象的。父亲头一转,装作没看见我,独自向前走去,搭上一辆与家乡方向相反的公车,去了,车尾卷起一阵细细的尾气。

晚霞,云彩染成了黄红黄红,大雁成群飞过,就像美国的B25轰炸机投弹一样落下许多鸟屎,幸好没有在我头上,我心里嘲笑着被鸟屎击中的倒霉鬼。

早晨,云彩是洁白的,天是碧蓝,白云贴在蓝色的幕布,缓慢的移动,从网吧出来,饥饿的吃了点辛辣的麻辣烫,麻辣烫店里有许多十五六岁的小伙子小姑娘,美,真美,特别是小姑娘脸上的化妆品,就像日本艺妓一样吓人,小伙子穿鞋子不穿袜子,一个比一个奇葩,小伙子也抹了口红了——麻辣烫的鲜红。吞了一瓶不知有没有防腐剂的饮料。公厕里肮脏的镜子照映我肮脏的脸庞,像个活死人。

街上有两家卖电视机的家电贩售店,有一家生意不怎么好,这家生意差的,门口摆放了一个大的电视机,一直在循环播放红色题材的,什么人民志愿军军歌,什么社会主义好,电视机门前围了稀疏的几个老人,有些老人眼眶有些红红的。“英勇战斗,保卫家乡……”电视机大吼着,我虽然对于战士们抱有尊敬的情感,对他们的贡献在心里,在课本里,在考卷里,但是我看着黑白的就没劲,就像门口手牵手过去的十五六岁的小情侣一样,我跟他们去了另一家生意好的家电贩售店,这门口摆着一台电视机,看起来这台电视机是有经过精心打扮的,差点就给电视机抹口红了,电视机里放着的是各种流行音乐,流行电影,流行时尚。

可是很吵,两家紧邻着,左边喊着“革命战士责任重大,妇女要翻身,建设社会主义国家,中国人民要翻身……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

右边那边喊着韩语或者是英语,一堆十五六岁的小情侣固然是听不懂的,不过他们是很沸腾的,蹩脚的韩语,蹩脚的中式英语,蹩脚的中文翻译家……就像苏打水刚从月球回来一样。

太吵了太吵了,烦人烦人,我叹气着,徒着步,插着口袋,回了家,如果没有父爱母爱的出租屋,只有相互满足欲望与虚荣的破房子算家的话——刚到门口,我便听到阿琼与一个男人的声音,我心里扭曲的愤怒开始膨胀,就像火山底下的岩浆,慢慢的,要冲破地层了,要破了,要破了,要破了!我大喊一声,踹开门,心里的火山终于爆发了,那层地层也终于破了!

破门后,看见了父亲坐在阿琼对面,对着阿琼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希望你可以教教孩子,让他走上正途,为什么你就不能带他去图书馆看看书呢?像个正常大学生一样学点东西。”

阿琼和父亲惊讶地看着我,我无地自容,我……

我奔跑着,从那条街上跑过,像是从左边跑过去,听到了:“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右边放着令人作呕的江南style。我穿过老人,穿过小情侣,在跑过一个路口的时候,被车撞倒了,心脏跳得很快,眩晕,黑,难受,我心里喊道:“爹,娘……我疼。”

在医院醒来了,我第一个反应便是:“终于可以讹点钱了。”

突然心沉了下去:“我的腿怎么没知觉了?!!!!”父亲看着我,摇了摇头道:她不是你的妻子,就是通奸,邪淫是会受到报应的!人不人鬼不鬼,日夜颠倒,老天爷是会惩罚你的!唉……现在的年轻人呐,不相信报应,也不遵守社会主义道德……想当年,你妈死得早,我就没再对其他女人动过心!你女朋友换得比我们家的牛还快!堕胎,就是杀人!兔崽子,你说你杀了多少人!

老汉子我虽然不懂什么上网,可是我听说最近有一帮好心人鼓捣了一个什么论坛,叫大悲拔苦戒邪淫论坛,是教人向善的,有空去学习学习!你还年轻,怎么就不知道学好...........”

父亲转身面对窗外,沉默起来........

我听了以后有生第一次感到惭愧,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不禁低下头去,想到了沉迷的过去,想到了戒邪淫,想到了未来..............

    标签:

    精品文章

    热门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