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期之资料分享:一组对照实验证实色情的危害!

作者:戒色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2-27 阅读: 字体:

深受一些性功能障碍问题和其他严重损害身体的症状所折磨(比如病态的性口味,对配偶吸引力的丧失和孤僻倾向),病友们打算主动出击去改变这种现状。他们自己摸索着去做着成千上万的相反的实验。这些人停止接触色情,并且分享他们的“调查结果”,通过这种方法,这些人实际上成为了一个“失踪已久”的对照组——不再接触色情的对照组。曾经,调查者说他们无法提供这个对照组。(在2009年,一名叫路易斯的调查者尝试着研究网络色情对男性大学生的影响,而他没有找到一个不接触色情的男生)

为什么对照组很重要?你想想,假如所有人在10岁开始喷云吐雾地吸烟,没有一个人是不抽烟的。那么染上肺癌,我们会认为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因为身边没有一个健康人,那么染上这种病我们也会染得心安理得,甚至理直气壮。

在网络色情日益泛滥的情况下,浏览色情的行为在年轻男性中几乎是普遍的。如果没有对比的人群,我们很难知道,他们各种各样的症状是否是长年沉迷于网络色情所导致的。

“非正统”对照组成了希望:

最后,人们还是找到了一种方法,能够相对宽泛地去比较浏览色情和不浏览色情的两种人群。当然,这不是很理想的方法,但也并非是双盲的和随机的。这种新型的非正式的实验有着许多正式实验所不具备的优势:国际性,范围广,规模大,受众多并且仍不断增加。

成千上万的实验者,燎原之势般出现在各大男人聚集的论坛:健身养身网站,新兴艺术家的网站,信息网站,体育网站等等。而论坛里各种相关的板块中,都是数以万计的回帖。

“我的想法已经完全改变了。我以前从未想过色情会给我带来这么多症状,但事实就是如此,而在远离色情后,我确实恢复健康了。”

在红迪网(现代年轻的有识之士喜欢的网站)上,就有一群先驱者。大多数红迪网上的人都会“坚定不移”地看色情内容,这就使得这个网站上65000多人的戒色团体备受瞩目。

对于不知情的人来说,“撸管”是手淫的俚语。在Reddit网站上的大部分年轻人,只有在看网络色情的情况下才会手淫,因此对于他们来说色情和手淫是同义词。

事实上,许多人惊奇地发现,当他们远离色情并且脑力也恢复正常时,不借助于黄片的高潮(指行房事)竟然是一种肉体上更令人满足的体验。

为什么一个沉迷色情的人想要戒色?每个人身上的症状各不相同,但大多数人之所以想要戒色,是因为他们认识到他们会患上性功能障碍。有两个人这样解释:

病友1:当我想要戒撸的时候,我发现上瘾程度已经非常严重,我居然一点也离不开色情!看色情已经变成了我的一种习惯。

病友2:我发现我的行为和运气会因为我是否手淫以及何时手淫而改变,但我却听周围所有人都在讲手淫和浏览色情是很正常的事情并且是健康的。可我却有性功能障碍,不用手我会害怕,性爱中我只能假装高潮去掩盖这个事实。为了纠正过来,我将不再手淫。

人们戒除手淫后有哪些改善呢?

我们论坛里 “涅盘重生”的人说:“我已经5周没有手淫,没有接触色情。那种感冒的症状已经消失,瘦骨嶙峋的我也开始长肉了。获得自己身体的主导权真好!”

“啊!尽管有时候晚上仍然不安宁,但我失眠的症状已经得到很大的改善,我睡眠质量也奇迹般地提高了。而且我也注意到有时会有晨勃发生。”

“我不是有意地想耸人听闻,但我曾一度每天都想自杀。我恨那些积极阳光的人,我天天都脾气暴躁、感到挫败。戒除手淫改变了我,我的状态正在变好,我感觉生活再次变得有了意义。”

每个人都发现戒除手淫后的改善:重新享受社交的快乐,被真实的伴侣所吸引,不再勃起不坚,性冷淡症状的好转。许多人也反映,自己变得更加自信,思路清晰,人格魅力增加,音色变得好听,更有自尊,社交能力、与女生交流能力明显改善。

他们再次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或者说第一次感觉到。毕竟,只有当鱼离开了水,鱼才能真正体会到水对于自己的意义。简而言之,着名症状心理学专家菲利普在TED演讲会上提到的“网络的兴奋上瘾”的影响在以上这些“测试人群”中已然消退。

难过的消息:

在非正统的对照组中,唯一让人有点不解的数据是一开始就使用网路色情的人比那些在沉溺网络色情之前有过真实性爱经历的人所需要恢复性功能的时间更长(关于这点可以阅读- Young Porn U色rs Need Longer To Recover Their Mojo),这更证明了如今的网络色情对大脑的影响与过去的静态图片色情区别很大。不幸的是,这也渐渐意味着一个有着性功能问题的年轻人或许会比看黄时间更长的老年人恢复的还要慢。在大脑还在发育时就能够很早接触无限的网络色情的孩子们比年纪较大的人更容易受到伤害。这个现象是因为还在发育的大脑的独特的特点,大脑在孩子们成年时删除从未用过的大脑环路时,很可能会将一些色情画面保留了下来。

现有的对网络色情的研究事实上是并不严谨的:

事实上我们应该知道的是,现在所有的学术期刊发表的对网络色情的研究都是不严谨的,因为研究者们没有不看黄的人组成的对照组。(最近发表的对网瘾者观看色情的人的大脑的研究并不在其中)在研究基础上设置的调查问卷一般会变成两种:

1.网络色情有没有造成强奸,犯罪或其无关事件的上升?

2.网络色情的观看者对于色情怎么看?

对于第一种问题的答案一般是这样的:事实上,只有一个因素与上瘾有关——观看色情。换句话说,如果一个人对食物上瘾,他就会吃;如果一个人对电子游戏上瘾,他就会玩电子游戏;如果一个人对色情上瘾,他就会看毛片。游戏上瘾者不会成为忍者杀手,而色情上瘾者也不会成为强奸犯。

对第二种的呢? 看毛片的人喜欢毛片。许多人认为看就看了,没有什么问题。更重要的是,看毛片的人觉得这根本不会造成什么危害。但是如果你从十一岁就开始看片,一直看到了二十二岁,天天都在看,你怎么知道看片与现在有的症状无关呢?

大部分人直到尝试戒色了才知道事实的真相:

我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当我小的时候我无忧无虑,但当我长大了一些之后我觉得极度的沮丧,又害羞又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才知道撸管和色情影响了我的生活(我从十二岁就开始了手淫的不归路……)我现在觉得我之前真是浪费了好多美好的青春年华啊,我现在下定决心要戒色。大约两个月前,我第一次知道了手淫的危害。我现在已经戒了快两周了,我顿时感觉自己超级自信啊,和妹子还有陌生人说话原来so ea手淫!事实上我第一次戒撸后我就恋爱啦!

我们再看看这个22岁的学生——我和我的朋友们都被宋飞正传(国外一个电视剧)中的“比赛”和“四十个日日夜夜”(这两个都是关于戒撸的搞笑片段)一开始觉得这个挑战很好玩,后来我竟然发现我对生活中真实的妹子的兴趣增加了。我会计划如何邀请隔壁女孩参加情人节舞会,而不是整日幻想用一些疯狂的姿势与AV女优交媾。然后,我上了大学(又开始看黄片了),我的学习生活从没成功过,我跟女孩的约会也从没成功过。我最终退学了,工作了几年,现在我又重回了学校。我觉得我想要的生活已经不在了。

以前由于缺乏正式的对照组而造成明显的知识裂隙(指原来实验的缺陷,即文章开头提出的关于对照组的问题),实际上早已经被瘾学专家们所解决,而现今主流思想到现在为止却仍然对此一无所知。

去年,美国成瘾医学学会发表公开声明,将任何形式的“瘾”都定义为一种疾病。而且这个学会还特别陈述了性瘾和毒瘾是一样真实存在的,并且对患者来说也一样具有巨大的伤害。总的意思就是不管是烟瘾还是毒瘾,或者我们说的性瘾,以及任何其他形式的“瘾”都是一种疾病,它们都应该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

所以,尽管把对网络色情上瘾单独考虑的研究会很有意思,但这会是不必要的做法。

最近,大量的有关网络色情上瘾的研究已经证明了以下两点:

(1)、如同其他各种形式的“瘾”一样,网瘾也以相同的方式改变了大脑的相关结构。

(2)、网络色情上瘾会导致一些成瘾者患上抑郁、焦虑、敌对等情绪问题,更会导致人际关系紧张,甚至是精神类疾病的出现。

同时,研究也揭示了这样的现象:在青年男网民中出现网络色情上瘾的几率是在整个人群中出现毒瘾和酒瘾的两倍。

关于这些研究的详细情况,可以参见剑桥大学的研究课题:Brain scans find porn addiction

许多的研究并不会把对网络色情上瘾排除出去,并且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没有理由认为相较“色情内容+网络社交(例如脸谱)+其他所有行为”这些网络行为而言,浏览网络色情本身更不容易上瘾。

实际上,在所有的网络媒介中,网络色情是最有可能让人上瘾的。

顺便说一下,如果正在读文章的你已经陷进去了,那么先乐观点,别沮丧。

回到正题,在上面说的大量研究中,其中有两个研究是对已经戒色一段时间的“瘾君子”进行大脑扫描,研究结果显示,他们的大脑中和成瘾有关的大脑部分已经发生了“逆转变”,没错,你没看错,曾经是“瘾君子”的人在开始戒色一段时间后他们的大脑也开始恢复了。

尽管这样,现在仍没有一个简单易懂的研究能够包含对照组和简单明白的标题而且还能单独考虑网络色情的危害,因此,对于主流媒体来说,很难理解或者去报道新的网络色情上瘾研究对于邪淫者的重要性。

一些报道会暗示研究人员已经对浏览色情内容的人的大脑进行调查但却一无所获,因而无意间误导了读者。

这种误导有可能让那些已经开始注意到自己症状的人陷入一种错误的安全感中。

此外,还会有一些学者在缺乏理想对照试验的情况下就仓促断言,认为网络色情是无害的!

哼!只能说这一论断为那些“瘾君子”提供了自欺欺人的借口,他们通常抓住任何可能的借口继续进行着自己的病态行为,当然,对于那些大脑特别容易受到损害和冲动的自控力还没有发育完全的青少年们,这些论断也起了类似的作用。

单一的变量:

一次简单的鼠标点击就会带来一个 “新鲜的”色情内容,不断地点击就会“得到”无数个各式各样的新奇异性(或者同性),而那些对这样不断的刺激异常敏感的人们就会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今天的非正式对照组们就向我们展示了“高速的网络色情”是怎样使这些人的生活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现在通过移除“大量观看网络色情”这一单个变量,那些重要并且富于启发的数据,现在能够被人们非正式地收集和分享了。

无数人的生活正在发生着改变。

如同重力不是因为人类发现它存在而存在。

就如同吸烟的危害不是因为人类发现它存在而存在。

也就如同网络色情的危害从一开始到现在就一直存在着。

即使当科学本身被两性政治和无法找到对照组而阻碍,但是大范围内的人们自身的经验仍然可以揭示出一些重要的理论和见解!

所以,当数以千计的人们选择改变那唯一一个“变量”(即不再沉溺于网络色情中),并且逐渐发现常见症状的缓解乃至于恢复之时,那些非正统的证据就成为了具有代表性的实验性证据!

感谢现在在网络上逐渐成形的“对照组”吧,正因为它们,许多兄弟们终于不再盲目地撸下去了!

附评:

对照试验作为一种科学实验方法,在初中课本中就有介绍,本文中看黄的人和不看黄的人分别作为实验组和对照组,通过两个组的对照,最终得出了看黄和手淫极具危害性这一结论。

其实我们自己也完全可以做这样的实验,想想自己撸管前的状态、撸管后的状态以及戒色后的变化,我相信大家自然就能得出正确的结论,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正如文中所说,色情的危害,就如同重力不是因为人类发现它存在而存在,不管你信或者不信,它就在那里!

后记:

戒色吧近期建立了戒色吧翻译团队,专门对国外的一些戒色团队和最新证明色情和撸管有害的科研成果进行翻译,以此来证明国外曾经沉迷于色欲的人们也已经觉醒。也用西方科学类观点来帮助大家更加清楚的认识色情的危害,证明咱们中国老祖宗在几千年前就得出“万恶淫为首”的真理!

我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一个,让数亿中华儿女不要被黄毒残害!我们的梦想是全世界的人们都能够知道色情和不良性行为对人类自身的摧残,从而戒除这种坏习惯,进而回归正常而美好的生活!

<本期完,下期将为你讲述一个41岁戒友的戒色心得>

“前”性瘾者组成的非正统戒色对照组能告诉我们什么

网址http://yourbrainonporn.com/other-porn-experiment


    
     查找人:墨迹Lay
     翻译人: 2丶看世界&粪海回狂&小撒比233333
     校对人:小四郭嘉

    标签:
    评论一下,作者需要你的鼓励!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