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戒色经验第七十九期】科研论文深度解析se情危害!

作者:戒色 来源:未知 时间:2019-10-10 阅读: 字体:
翻译人:@正见不动'火' @绿豆冰棍狮子 @航仔bws
校对人:@可比克
图片小编:@渴望纯净的眼睛
在干草堆里找一根针,要比找到一个从来没有在网络上看过se情的男xing要容易得多。调查发现,男孩平均每周花两个小时看se情内容,并且在他们15岁时这种事情变得很普遍。那么为什么没有更多的人询问se情会对这些青年造成什么影响呢?
几乎所有的人都能够回忆起他们看到的第一张se情图片,就像闪光灯般的记忆永远地留在心中,对se情的兴趣最有可能形成的时候,似乎有一个特殊的时间节点:青少年时期。当这个时期被网络se情的乌云所笼罩,一些男xing似乎会患上一种被意大利泌尿学调查称为“xing厌倦”的症状,即与真实的伴侣产生xing障碍。在一个针对28000人的调查中发现,很多意大利青年从14岁开始就沉迷于se情,当在20岁的时候,他们会对“最黄最暴力的图片”习以为常。意大利男科和xing医学学会会长Carlo Foresta解释说,当年轻男xing从真实的xing关系中独立出来时,这种问题会变得更加严重。首先,他说,观众对se情的反应不再那么敏感,然后他们的xing欲降低,最后难以bo起。在2014年的一项研究中,Foresta博士发现,每周最少看黄一次的高年级中学生中,有16%的人说自己的xing欲异常低下,而不看黄的人则不会。那么快速发展的se情网站,特别是到2006年底为止的那些se情网站,能解释为什么40岁以下男xing中很多人变得bo起功能障和xing欲低下吗?

过去6年来的研究表明,bo起功能障碍的发生率为27%到33%,而低xing欲【xing欲减退】的发生率为16%到37%。较低的发生率中(27%,16%),研究的群体是25岁以下的青少年,较高的发生率中(33%,37%),研究的群体是40岁及以下的男xing。一般来说,bo起功能障碍在年轻男xing当中的发生率可以忽略不计,大概在2%到3%。在1948年,Alfred Kinsey对美国男xing的xing行为进行了第一次全面调查,这项研究发表在【Sexual Behavior in the Human Male-男xing的xing行为】这一期刊中。在这项研究中,有阳痿问题的男xing, 30岁以下的占1%,30-45岁的占3%。那么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让年轻男xingbo起障碍率增长了1000%?毫无疑问,这就是由于高速互联网以及流媒体中的网络se情。
意料之中的是,最近的几个研究发现,观看se情片与阳痿、xing快感缺乏、xing欲低下、延时射精和对黄图的低敏感度有关联。
Phil和Nikita Coulombe开展了一项超过2万年轻人参与的调查,该调查被写入到一本叫Man interrupted的书中,调查声称:黄片曲解了他们对健康xing关系的概念,并且当他们过真实的xing生活时,se情片的画面会不断地在脑海中浮现。
另外一些接受调查的男xing声称,他们只是偶尔看看黄片,所以他们不怎么会受到黄片带来的负面影响。但他们毕竟是少数。显而易见的是,许多男xing,包括青少年和儿童,他们有着高度可塑的大脑,他们会不受控制地观看黄片,这会使他们与真实的xing关系背道而驰。
在这本Man interrupted 书中,我们把新颖的网络刺激称作奖励成yin。酒精和毒品成yin的症状表现为,一个人想要更多相同的酒精和毒品。不像酒精和毒品成yin,xing成yin的症状表现为异常兴奋,对se情内容的追求会不断变化。简单说来,就是“给我黄片,不一样的!”我在Your brain on porn这本书中,把这个行为归为大脑对新鲜事物猎奇的癖好。随着多巴胺的迸发,它促使着你去寻找更加新颖刺激的se情信息。

多巴胺是跟大脑奖赏系统相关的一种神经递质。多巴胺的存在帮助人类感受情感,例如yu望和渴望。像吃饭,du和做ai这些行为会促进多巴胺在大脑的终脑皮层和额皮质中释放。然而,当一个人开始对xing上yin的时候,更多持久xing的改变则会发生。这种特殊的大脑变化被我们认为是上yin的迹象、症状和行为。
与成yin物质或成yin过程相关的中xing刺激物(例如赌bo和吸du)也可以产生进一步的刺激,并且加入到对身体的化学反应当中。这个过程叫做敏化作用,是所有成yin的核心。对于一个刚戒掉酒的酒鬼来说,能促使他重新醺酒的一个可能是,他走在最喜欢的酒吧附近,这引发了对喝酒的强烈渴望。而xing成yin的暗示可能是打开电脑,看见一个xing感美女的弹窗,甚至是独处的行为。
在se情成yin中,那些深深蚀刻在心里的巴甫洛夫式的se情回忆能影响人,让生活中发生的事都变成再次看黄的暗示。这些暗示触发强烈的、难以忽视的看黄渴求。近年来有15份研究揭示了发生在se情用户身上的敏化反应。批判“se情能造成成yin”的人假定,过量地使用se情是因为xing欲强,他们常会引用2013年的一份脑电图研究来做说明。然而这份脑电图的研究实际表明,当用户越是遇见什么都想看黄,就越不想和伴侣发生xing关系。简而言之,那些大脑常常被激活并且很想看黄的人情愿对着H片撸,而非和真人发生xing关系。从这点可以看出,se情成yin并不是高xing欲导致的。近期的多份研究反驳了“se情成yin=高xing欲”的这一研究假设。

对今天的se情用户来说,如果一副图片或场景不再能够产生足够的刺激,他们会在海量se情中寻找更多样、惊奇的因素,更加极端的内容和更奇怪的素材,乃至任何他们没见过的东西:只要这些东西能带给他们快感。由此产生的一个后果是,一些看se情的大脑被“数字重构”,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去追求变化、兴奋和持续的刺激,每一剂量的多巴胺都是对大脑的一次训练。它在说,“看黄对我们的生存至关重要,应该被记住;而那些不那么刺激的追求,应该被忘掉。”
沉迷se情所带来的微妙或明显的副作用会影响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模拟、静态、设计规划、延迟满足和长期目标设定。se情有“认知吸收”的特点。观看se情会极大激发起认知、感觉和想象上的好奇,以至于一个男孩失去对时间的感知,对其他需求的关注,比如家庭作业和社交,这些需求变成次要的。
心理学家Dolf Zillmann和Donn Byrne分别提出了兴奋转移模型和xing行为序列。近来在这些理论的基础上,比利时研究者指出,se情刺激带来的高度bo起和看黄这一无休行为本身会损伤人的做事能力,即难以完成需要长期集中注意力的活动。
与此同时,与年轻人的se情/手淫有关的一切,都烙印在他的神经回路中,比如偷窥者的视角,从一个视频点击到另一个视频,不断的新奇感,切换到新的se情类型,以及寻找完美的场景来结束。慢xing的过度刺激对大脑和行为的影响对于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我们有必要研究一下se情片可能带来的生理、心理和情感上的潜在影响,因为很少有人会考虑se情是如何影响他们的大脑,以及影响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xing能力。

最初,在线se情片必须在观看前下载。这需要很长时间,而且种类有限。然而,在2006年底,流媒体se情开始不再需要下载,类型也令人眼花缭乱。使用这些网站,用户现在可以毫不费力地从一个场景点击到另一个场景,从一个类型点击到另一个类型,以增强他们的兴奋感。网站允许浏览者通过点击鼠标来控制他们的多巴胺,这种变化意味着,用户可以——而且很多人可以——调整他们的兴奋模式,使之适应不断升级、不断变化的新奇感。今天的se情使用者也开始学会,将他们的xing反应与所有能增加多巴胺和xing唤起的震惊、惊讶或焦虑联系起来。因此,用户将他们xing唤起的条件调整到与se情相关的所有内容,而不仅仅是“看很多”。在xing唤起当中,他们的大脑会很期待这样的se情内容。然而,网络se情的这些特征都无法与真实的xing接触匹配,真实的人无论多么有吸引力,也无法与se情提供的自助餐相竞争。当xing趣的期望得不到满足时,多巴胺会下降,bo起和真实xing行为的高chao也会下降。
在恋爱关系中,年轻男xing一开始会因为对伴侣的新鲜感而兴奋,这并不罕见,但在与同一个人亲密相处几个月后,他们会发现伴侣不再让他们兴奋。没有意识到真正的原因所在,很多年轻人都感到非常困惑,因为他们开始缺乏对真正伴侣的yu望,使用避孕套后bo起不坚或难以与伴侣达到高chao。毕竟,他们在观看se情片时达到高潮可一点都没有问题。我们交谈过的那些表现出上yin的人,通常在社交场合会感到非常焦虑,缺乏设定并完成目标的动力,感到失控,甚至讨论自杀。

而今,男人们不仅开始谈论se情对他们个人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当他们停止使用se情时,收获了很多,比如更清晰的思维和更好的记忆力,更多的动力,更有魅力,更深层次的关系,以及更好的真实xing生活。


    标签:

    国外戒色

    热门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