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曾经精神病人的血泪控诉

作者:戒色 来源:戒色 时间:2020-02-27 阅读: 字体:

我重来没有想到过竟然得了精神病,尼玛还是手淫导致的。回想起那一段经历,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心中的悔恨痛苦难以溢于言表。百年苍松从头说起,我是咋手淫的又是咋导致混到精神病院的,咱一步步的说起。

看了许多兄弟帖子我发现手淫早的哥们一般都比较聪明,小时候往往是万般宠爱于一身,十里八乡人人赞的神童级别的,哈哈过了点,不过解放邻居交口称赞这一点还是有的。我也不例外,小时候在咱那条街,已经亲戚朋友中也算个聪明人,大姨家的表姐比我大四岁,五年级的数学题她做不出来而我却轻松搞定,7岁的我常常洋溢在赞美声中,而自我感觉也良好常常梦想将来能出人头地。真心的,我小时候就很有理想,7岁就给自己定目标要上清华要出国,虽然现在回想起来可笑,但那时真心雄心壮志,别看小,尼玛天天认真听,课课不浪费,在俺那个不出众的小学俺是个出众的孩,不仅次次考试前五(年纪),且每次作文都会被当成范文,被老师当众朗读,俺也得意俺爸妈也得意,那时的家长会他们都抢得起,谁不想当众挨表扬,谁不想成为其他家长羡慕的对象?俺在学校也开心的很,老师喜欢其他同学必然不敢小看,偶尔还觉得你作文写的这样牛崇拜之情悠然升起。不夸张不夸张,小孩子嘛,偶那时觉的偶像凤凰,在一群麻雀中自有翱翔,上学成了我每天最开心的事。而理解仿佛也离我近在咫尺。。

尼玛真TMD的想不到后来能混到精神病院,按的发展来看岂非前途辉煌,人生难料风雨难测啊。要是说这都是手淫导致的你们信么?处男不打诳语,劳资现在30岁还是处男尼玛不要太悲催,听我慢慢道来。

急什么,像咱常手淫的人岂能熬夜?偶还想等到脱离处男的那一天呢,手淫加熬夜岂不找死?所以昨天早早洗洗睡了。一上午玩DOTA,刚吃过午饭就来跟帖了。敬业的有莫有?看看昨天写的玩意,尼玛错别字有点多,哥们们将就的看,不满意去找李彦宏。

偶尼玛从小聪慧过人,大概小学2年级的时候领悟了手淫的真谛,真心的实话是自学成才并未学以致用。这个伟大的发现是有一天偶在同学家玩滑楼梯把手时候无意揣摩出来的。大概吧友们小时候都玩过滑楼梯把手,就是两腿骑在那个铁做的圆乎乎光溜溜的东西上靠重力从上滑下体现急速和悬空的快感。废话少说,偶一遍一遍的滑,突然地不知道哪一次扶手和我的小JJ摩擦产生的静电激活了我蒙昧中的神经,从此我进入了一个人的"性生活"!

OKOK详细点,起因是那样的, JJ突然在滑的时候产生了快感,一种从没有过的畅快淋漓发自肺腑的血压飙升心跳加速的HIGH!!!我下意识的用双腿夹紧扶手生怕这种感觉转瞬即逝。不过尼玛快感来的快去的也快,也就几十秒钟JJ一阵抽搐射了,其实什么都没有射出完全是打空枪,不过用现在的话来说确实是射了。。。真是妙不可言太他妈的爽了。我急速跑回家一遍遍的回想那种感觉,手情不自禁的来回玩弄自己的小弟,,偶第一次成为一个发明家,手淫被我闭门造车出来,得意之余谁想到潘多拉的盒子随之而启。。

哥会手淫了这还了得?像我这么小年纪学会这么奥妙的东西而且是无师自通普天下屈指能几人所有?回想起来当时也不过10岁,当尼玛看到一些书刊上说有些人成年都不晓得人之事事不禁嗮而笑之,但来了这吧后我才懂得什么叫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尼玛有些吧友说他7岁就开始专研撸学顿时汗如雨下,诚如小哥所言7岁开撸尼玛到了27岁岂不撸管死?人生七十古来稀而对于撸管的人活个五六十岁就老态龙钟病入膏肓。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当然撸管也是有度的你一年撸一会天天都跑步估计活个100岁不在话下,当然长寿因素多多我们窥一斑晓见全豹也。开始说起我的手淫生涯!

说实在的一开始手淫并不是用手套弄YJ而是由手掌抓住JJ和蛋蛋来回揉擦加上脑海中浮想翩翩无论少女少妇大妈大婶一概收下知道意念中为所欲为心满意足而止,搞不清是什么让我懂得女人的诱惑的,仿佛这就是人所说的天性使然。不过天性赐予我们的是性+生活而我们却把它歪解为YIN。。。

三年级开始手淫了,手淫的地点随遇而安无所不至:课堂,厕所,操场,路上,自行车座上,路边废弃的水泥管里,家里等等。用不用手都行,在课堂上我可以骑在椅子把上用其来刺激我的JJ达到高潮,有一次更叼,我骑着自行车下学回家看到前面有个女孩一扭一扭的骑车走顿时我淫念飙升,我放慢车速悄悄的跟着她,盯着她那略微翘起的屁股开始浮想联翩,而同时我刻意的用车座挤压我的老二,很快高潮了射了,都来不及硬就射了,就算小还没**不过感觉一样爽,而且还省得回去换洗内裤,尼玛我那时是不是都成**了。心思放到这当然无心学业,更可怕的是健康的身体,,慢慢的。。后文再说吧

兄弟们不要急话总的一句一句讲吧。

记得小学3年纪之前不敢吹不过偶的记忆力真的超群,尼玛什么下课复习课前预习劳资一概不弄就靠课上30分一样次次考前五(年级),偶父母废话也开心的很,两人常常为了争夺开家长会的权利吵得一塌糊涂。话也说回来看官也好理解,人都有虚荣心而偶父母也是平常人,平日出人头地的机会很少难得儿子给他们在众人面前给脸岂不快哉!说到这尼玛惭愧了,联想到我初中时候父母互相推脱极度不愿图我开家长会原因是受不了老师和其他家长的冷嘲热讽时,顿时感觉天上地下之别。

3年级开始,偶开始,慢慢的,慢慢的,直到无节制的,疯狂的。。。直到报复性的,歇斯底里的手淫,,偶开始从众人赞扬同学羡慕,直到。。。直到平庸。。直到羡慕平庸,只要不要垫底就行。。。直到崩溃。。。直到住到了精神病院!人生如梦恍如隔世,再让劳资想想尼玛20年前的辉煌不丢人吧!

3年纪中期开始我的成绩慢慢的下滑了。当然由于手淫时间还短而且哥确实真心聪明加牛B,就算荒废成绩依然班内名列前茅,不过全校的名次已经掉到了20名左右,别人都不知所以然老师父母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那时也搞不清楚为啥,谁他妈天生知道手淫有害的?不过我潜意识里感觉学习渐渐的有点吃力。上课听的东西偶尔会忘记,而似乎有无,,我感觉的同学老师相处的不像以前融洽了?有这么悬么尼玛手淫还能改变气运?天沧琼万物以其规而动,地势坤成败唯有善先行。手淫逆天而行之岂能善乎?不是不报程度未到啊。。。

别吧素质浪费在哥身上因为哥确实没素质。哥只想做个好人!

哥想做个对父母孝顺朋友义气除恶扬善的大侠尼玛谁能想到哥其实只不过是一只小虾,臭泥鳅都能玩弄哥于股掌之上。

哥并非生下来就是虾米的命也有过许多跳龙门的命,不过次次都眼瞅的随风而去花落他人。

让哥点一支烟,也让哥从烟雾中穿过婆娑的眼帘回忆那曾经的快乐与喧哗。

从小学伊始的出类拔萃到小学毕业的名落松山我能都怪在手淫上么?

我说能,你信么。

我们那个学校班里前五名能保送市里重点中学,可惜这对于手淫2年后我的我来说摇摇无及,我只能望洋心叹只能用极度羡慕的眼光眼瞅的那些曾经不如我而如今写在光荣榜上同学的名字。而我却名落松山欲哭无泪愈加自卑。其实从小我就很自卑,因为体弱常常受人欺负。但是后来学习好了老师喜欢了欺负我的人少了甚至没有了,不过自卑是根生地固的一旦有所环境即可死灰复燃。落榜了,自卑了。更加导致我躲到没人的地方疯狂的,疯狂的 手淫。手淫几乎成了我的家常便饭,一有机会手就情不自禁的伸到了裤子里。依然没有东西射出,昏暗的角落里我稚嫩的脸庞上却写满了沧桑。还早还早才13岁路还能长,我真的不想上门口那个混子比老师多年年大学剃光头的三流高中去完成我曾经的,现在还残存的梦想:上大学。!手淫虽在,梦想依然,虽然没考上好的初中,但是我依然想出人头地。为啥尼玛那时就没人和我说手淫有害呢?为啥让我在叔叔家的角落里找到那本黄书让我手淫变本加厉程度变得空前绝后?那本用现在眼光看来极度简陋极度庸俗充篇都是“啊啊 啊 啊 ,用力。。快点,,,不行”的有关家庭**的黄书在当时的我来说如获至宝,我吧它珍藏最为隐秘的地方以有机会就拿出来贪婪的复读。我的手跟着书中“啊啊啊 。。”的节奏我开始啊啊啊的叫小弟弟开始无规律的痉挛直到高潮迭起直到防空炮。常常此时我眼前一黑鬼很长时候才能复述。现在才知道那时贫血,是我疯狂手淫导致。虽然我那时还射不出东西但中医说来这样一样极为伤元气!

还好还好,,家里为我出了高价,让我去了市里较好的中学借读终于让我逃脱进混子中学势必被欺凌的命运。我揣着家人的希望,,看着用家里一年纯收入换来的入读那个终点中学的大门,热血砰然升起,我想我不能就这样让父母失望。。我要重振雄风再创辉煌。

我开始了我的初中生活,虽然有了努力的决心,但是手淫的恶习依然跟随我左右!

上初中了!在忐忐忑忑的紧张激动的心情陪伴下,我跨进了我所属于的班级。

上学的第一天班里分座位,是按个头分的。大家在教室门口排队小个子在前大个子在后。座位也一样安排小个子坐前大个子靠后。哥理所当然的站在队伍最前面靠近老师最近的地方。

为什么要用理所当然我纳闷,难道说手淫会导致身高迟缓么?我不知道了,但是事实我是全班最低的,倒数第二低的都比我高的半头。这让偶如何让是好?

好也罢坏也罢,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弱小就要受欺负。我个子最爱也最瘦弱,从体力上来说我是那个理所当然的受气包,不过事实上世界上并不是完全以体力来权衡强弱。区分的标准很多,比如。。。。

我怒了,为了爸妈花的那高价借读钱,为了眼光中溢满嘲笑的特招生的不怀好意的言语,也为了既然我个头最低那么某些地方一定要做的强起来,我开始发奋学习。同时由于心中有了目标,时间过得充实,手淫的频率也慢慢的变少。

事实证明,哥还是有实力的。初一第一次统考,偶全班第五。初一升初二末考,偶全班第二,年级20名。大哥你要知道那可是重点初中,全都是全市小学牛B人荟萃的地方,能考到年级前20那个就意味着上重点高中易如反掌。

成绩好了心情也好了,老师喜欢爸妈放心,我一放松,手淫的恶心再度被我拾起。

那是初二刚开始,分座位的时候将我和一名女生到了一起。要说起这位同座绝对是清纯可爱,这么多年后想起来如今而立之年的我依然怦然心动。这个叫露的女孩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学习成绩还不错,当然没有哥好了不过全班也算前十名吧(哥班里有64个学生)。有了这样的女孩在身边,坐怀不乱非男人,,哈哈哥当时虽然是个小男孩可哥毕竟也是撸龄2年余的人士。人小胆小色性大,天天上课的时候经不住老用眼角瞟人家,有时候说几句话就开心的不得了。当然这都是小打小闹,等回了家没人的时候,想她想的心痒痒,经不住,我的手又伸到裤裆里,,久违了的感觉啊。。。我把这个女同桌当成了手淫的对象,偶尔幻想我们自愿,偶尔幻想她被我强迫,偶尔幻想她睡觉了我偷偷的。。一次次,高潮在我的幻想中迭起又跌落,此时的我已经发现每次手淫的时候有东西射出。。。。

我又开始了手淫,就在那在初二的中期,就在那一个叫露的女孩成为我的同桌之后。。我也慢慢的似乎感觉手淫不好,,也在较为刻意的控制次数。一般大概一周手淫3次左右吧,对象十有八九是那个露,有时候我能瞟到露隔着衣服微微隆起的胸脯的轮廓,顿时更加热血沸腾,急不可耐的寻找没人的地方对自己的老二上下其手。如果人太多没机会,我就用我的老二使劲顶我的课桌来回挤压来达到高潮最后射到内裤里坐等风干。

初二上半学期虽然手淫但是较为控制,因此学习成绩没有落下,期中考试依然较为靠前,班里第三年纪第36。依然算个佼佼者吧。不过事情的转折点是因为,,,是因为。。班主任再次分座位的时候将我和露分开了。

露和我们班第一名彬分到了一起,我眼瞅的自己的最爱离我远去,虽说是暗恋。但暗恋无罪啊!更何况彬人又帅又是我们班第一再加上体育也好,对比起来哥又有点自卑了。

看到露和彬每天在一起有说有笑,尼玛我又变态了。我气恼露,气恼她和彬说笑,于是回了家我变本加厉的把她当成手淫的对象,一遍遍的意念中的强(和谐)奸一遍遍的弄,直到自己精疲力竭什么东西都射不出来为止。哥的才华和成绩也随着**挥霍殆尽

初二后半学期,哥的成绩开始急速下滑,而且身体状况也每况愈下。哥开始头疼,听说贫血的人容易头疼而我一旦学习稍有点累就头疼欲裂甚至在床上翻滚不已。

体育课上跑步,跑1500米的时候为了面子我拼命的不拉后,但呼吸气喘剧烈,心率极快。这都是元气损伤的结果。不过我依然手淫,越不如意我手淫的越剧烈。有一次下午长跑考试,中午吃完饭后仍不住撸了,结果跑的半中间差点昏厥。人更加自卑,由于成绩的下滑老师也变得挑剔起来常常找我麻烦,人越不顺就越想发泄,好的发泄是运动。。我则和众吧友一样,在不断的自虐的同时,,各方面机能则每况愈下。。

在无限手淫的陪伴下孤独的我和倍受蹂躏的老二一起蹒跚的走进初三。

由于初二那年喜欢上同学兼同桌露而导致我重抄旧恶,又因为露的远去(和我调离同桌关系)以及她的彬(我班一个才貌俱佳)的暧昧让我对她疯狂的进行报复,就是把她当做手淫的对象一遍遍的强和谐奸,我终于爽了,暂时爽了。心满意足了。每次我看到我射到地上的精(和谐)液我仿佛感觉是我打响报复露的枪声。

枪声隆隆经久不息!

情绪激愤神情萎靡迎来了魔鬼般的初三。

由于竞争激烈以及高中稀少且大多不愿意去名为学校其实污毒遍地流氓聚堆私生子倍出的技校,考上高中成为我们实现梦想唯一的单行道,而又由于生源众多僧多粥少我们能上高中的比例在初中学子中仅为10:1。可想竞争激烈程度。

我们学校是重点初中,要像我初一初二的成绩全校前30名那样上高中绰绰有余,可惜尼玛才华全让劳资射出去了,收都收不回来,早他妈的干在地上墙上厕所内裤里了。哥的成绩一落千丈,一下子掉到了全班15名全校200名左右。这成绩要说是想上高中就好比你说想上杨幂一样遥不可及让人耻笑贻笑大方。不过哥依然有梦想哥说过哥的梦想是想上大学的。但哥不是居住在诸如青海西藏新疆这些考尼玛200分也能上的天堂,也不是处在北京这个考尼玛400分就能上重本的幻境,哥的老家是山西。尼玛山西人都知道山西的考生之多仅仅位于河南山东这两鬼地方之后,再加上本省学校又少,要像出人头地尼玛不要太难!

尼玛劳资就像考个高中做跳板再考个大学,不过班主任说了要想上高中必须考到全班前8全校前五十不然休想除非你爹是校长,当然是个官也行在天朝没有官做不到了。可惜尼玛偶是贫二代前文说过偶上初中都差点掏干家里的积蓄。再让我可怜的父母为了我上高中花重金去炸锅卖铁挖煤卖血我尼玛也太不是人了吧。

我着急了真心准备开始努力,可我才发现曾经对于我来易如反掌的学习竟然变得那样陌生。课堂上许多东西和我形同陌路,而我却无法自己的身在曹营心在汉一上课就浮想联翩神游各地,注意力尼玛真难集中啊,为了能听进去每次上课我都咬牙切齿如临大敌拼命的抓住知识往大脑里塞,而曾经引以为豪的大脑却和我分道扬镳我行我素,尼玛劳资这是咋的了?没人的时候我拼命的薅头发用头触地,不知不觉中竟然成了个笨蛋,一个几乎丧失注意力和记忆力的笨蛋。直到此时我都不知道是手淫害的。我依然手淫,小Y天天有大Y三六九。成绩的下滑让老师频繁

    标签:
    评论一下,作者需要你的鼓励!
    • 全部评论(0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