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我邪淫十余年的坎坷人生

作者:戒色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2-09 阅读: 字体:

我邪淫十余年的坎坷人生
作者:A弥陀佛
我是个邪淫习气很重的人。对戒邪淫知识有所了解的师兄们可能知道邪淫会互相感召这个道理吧,我就是个典型的例子。我是86年生人,据我从母亲和亲戚那里打听到,在我还只是母亲腹中三个月大的胎儿的时候,我的父亲就出去找过女人,后来这件事情败露,以致我的童年家庭总是争吵不断。
这里稍微谈谈我的父亲,尽量排除主观因素,客观地评判一下,他不是个好男人,很贪玩,烟酒赌瘾都很重,进取心淡薄。小时候家里的主要收入都来自母亲,而他自工厂倒闭下岗后,就开始无所事事。母亲曾劝他考司法,他觉得看书太累,而练摊又觉得丢面子,总是在摆摊时跑去跟人打牌,没钱了就跟母亲要,不给就吵。后来为了不承担照顾我的责任与费用,主动要求与我断绝父子关系。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被感召成他的儿子,以及我后来堕入邪淫的经历,都足以说明我的邪淫习气之重。
总之,我的童年基本在冷暴力中度过,母亲憎恨父亲,父亲憎恨母亲与我,而我小时候邪淫习气还未爆发,尚且乐观,对家庭中隔三差五的争吵以及被当成出气筒挨打都没怎么记在心上,倒是后来成年后邪淫之气日渐加重,心态渐渐恶毒,反而怀恨起来。所以我对很多电影与文学作品中宣扬的亲情孝道都没什么感触,因为我对亲情根本就没什么概念,好比对一个没吃过盐的人描述盐的滋味,他可能会有个朦胧的印象,但绝不可能真正理解。这是我情感上的残疾,或许终其一生也难以复原,而这也让我现在行孝道难以尽心尽力。所谓百善孝为先,这最能行善积福的一条路对我而言却很艰难,细想之下也是我自无始以来可怕的邪淫业障导致的吧。
我初次手淫应该是在小学三年级,我对小时候的记忆比较模糊,但时间应该没错。另外我是无师自通地学会了这种恶习,没人教授,怪不得别人,就是自己造的孽。那时候对异性的欲望就很重,在班上看见穿得比较薄的女同学就会不由自主地去瞟,还意淫她们跟一个很照顾我的女老师(在这里向她们真诚忏悔),在电视上看见跳芭蕾舞的画面,都忍不住抱住电视用生殖器去摩擦屏幕,甚至有一次在考场上也用腿挤压生殖器,而有老师走到旁边还不知停止!现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议,邪淫可以让人没有廉耻到什么程度?
我淫心很重,而淫心重的人气场很差的,给人一种阴冷潮湿的感觉,往往人见人厌。别人说不出来为什么,就是讨厌你,你站那里就得罪人,所谓天都要你倒霉,就是这么回事儿。
先说说小学阶段的倒霉事。
身体上,体弱多病,经常打针,而那时候的针剂用的是一种容易导致肌肉痉挛的溶剂(名字我忘了),后来导致我臀肌痉挛,走路十分难看,只能手术解痉(就是割断臀肌两侧的痉挛肌腱,会导致肌力减退,现在我臀部两侧还各有一条蜈蚣状的刀疤)。还有体能极差,跑个四百米都喘得不行。另外就是视力严重下降,才六年级就戴起了300度的眼镜,以后以每年50度的频率稳步上升,直到戒邪淫一年后,视力才终于不再增加,而那时候,我已经是1000度的深度近视了。
心理上,性格还算乐观,但已有轻微自闭的倾向,喜欢一个人在家玩电子游戏,而游戏机那时候还是个稀罕货,是我的父亲买来自己玩,我跟着就迷上了。
运气上,特别有印象的事情只有一件。那是我六年级的时候,那会儿我成绩还行,是班上的优等生,老师都挺照顾。但有一次自然课,是一个老教师来代课,课上我没怎么听讲,课间习题完成得不合要求,当时老教师看见了,直接拎起教鞭就往我头上抽,还斥骂猪脑壳。当时真是全班震惊,连我自己都懵了,我在班上还是名声挺好的。而这个老教师在检查其他人的作业时,有些人和我一样不合要求,他却只是指点了几句就了事,而我跟这个代课老师根本不认识,不可能结下什么仇怨,所以只能判断为第一印象差。对的,你邪淫不用告诉别人,见多了世故的人第一眼就会觉得你惹人厌,好一点的不理你,差一点的甚至还要欺凌你取乐。
到初中后,邪淫不改,成绩渐渐不拔尖了,但还维持在中上水平。由于手淫恶习不改,初中心理上更加孤僻了,越来越不喜欢与人接触,视力下降也加剧。而体质也更差了,记得初升高的体育考试长跑,跑到最后都呕吐了,而且那时候还没做手术,跑起来姿势极难看,在跑道上被围观的人像小丑一样嘲笑——不过那会儿都上气不接下气了,根本没心思在意。
进入高中,这期间印象最深的是接触到了日本的色情游戏与漫画。众所周知,日本在色情这一块是极尽变态龌龊之能事的,这些东西的接触对我而言简直如同地狱之门洞开,而我还兴高采烈地闯了进去,有空就喜欢坐在电脑前,去搜索色情漫画与游戏。记得第一本色情漫画是我一个邪友用U盘拷给我的,当时看得脸热心跳,此后还经常跟邪友互相交流,甚至聚众去VCD出租店租碟。看多了这些东西,心理上自然更加无耻,有一次甚至在中午放学后,看教室空无一人,就一个人坐那里撸起管来,毫无羞耻之心。
高中期间,倒霉的程度开始越发明显。首先是学业上的退步,高中数学难度很大,我的脑力被手淫摧残得千疮百孔,根本跟不上,最差的一次满分150,只考了41分,当时把我吓蒙了。我以往对自己的成绩还是很有自信,但那一次真的把我打击得不轻。记得那会儿我刻苦了一段时间,手淫次数相应减少,代数成绩很快就提了起来。由此可见手淫对脑力的摧残以及戒除手淫后脑力的恢复效果,可惜我那时候依然未能悟透,见成绩有所恢复,又陷入手淫恶习。
高考前由于课程紧张,我手淫的频率大减,而且发奋读书,成绩出来后,超出当年重点线30多分,上985是没有问题的。可是正如前面所说,邪淫心重的人,好事没你的,倒霉事跑不了你的。填报志愿的关键时刻,倒霉事就如期而至了,这可以算是改变我人生轨迹的恶报。
我的母亲在填报志愿时极力想让我学医,所以第一志愿报了一所非211的地方重点医科大学,而那所医科大学当年收分还特别高,连我的成绩也差了一分,于是被母亲埋怨为什么不再考好一点(苦笑,努力奋斗却得不到应有的赞扬)。后来母亲为了我能上那所学校跑前跑后,那时候还没实行阳光计划,所以我的母亲找到了一个门路,跟那所院校招生办的负责人送了3万块钱,终于搞到了录取资格。而可笑的是,后来那所学校因为分数线太高,招生名额未满,于是降低了分数线,以我的分数稍微等等完全可以被录取,却白白被人骗去3万块钱,还让我在大学期间因为是走后门进来始终心理上低人一等。
进入大学以后,我才发现医学根本不是我的兴趣所在,而我因为高考后假期的邪淫也早已丧失斗志,不愿复读,就打算这么得过且过,学习上以敷衍为主,从不积极主动,结果第一学期就挂了专业课,后来虽然因为吸取教训没再挂科,却也经常在其边缘徘徊。
大学期间我仍然保持着手淫恶习。印象最深刻的是大二,一次我上晚自习,无任何征兆,突然间感觉天旋地转,像在坐旋转木马一样,无法自控的头晕目眩。我赶紧趴下休息,足足二十分钟后,才稍稍缓解。随后我决定回宿舍休息,一路上,我发现只要自己一偏头,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向另一侧歪倒,像是整个人的平衡能力都完全丧失了一般!于是我梗着脖子不敢扭头,艰难地回到宿舍,足足休息了一周才好。(肾上通于脑,肾精损耗,则精失髓空,现在想来这就是手淫伤到脑髓了。)记得我在大三有段时间,一个月未曾手淫,精神明显好转,而且从小就有的便秘和睡眠不好都有所好转,然后之后手淫,射距与力度都好得让我大吃一惊,这足以说明休养生息肾气恢复以后,射精质量是会明显好转的。由于我在大学坚持锻炼,所以身体还不至于垮掉,但已经出现阳虚症状,有临界高血压,而且极易出汗。
心理上更加不愿与同学交流,人缘很差,经常不知不觉就得罪了人。实习期间与病人交流也是怕得要死,在医院总是战战兢兢,生怕被叫去做事。
运气上波折不断,实习时莫名其妙地替人背黑锅,比如早上去护士站拿为病人注射用的针管结果被护士骂,后来才知道是另一个实习同学昨天一次拿走很多,用得很浪费,于是我撞在了枪口上。还有一次是带我的实习老师翘班走了,她主管的病人要办出院手续找不着人,等了一中午,结果下午我一来就被科室主任一通臭骂,说我怎么不管病人就走了。还有就是生活中出现玻璃瓶莫名炸裂,开水烫伤大腿之类的事件,不胜枚举。
后来我实在不愿从事医学工作,决定跨专业考研,也是一波三折,说是考研,却邪淫不停,根本没有足够的精力学习,连考三次,第三次居然以一分之差掉在录取线外,想来真是可笑又可悲。最后我调剂到一所较次的学校读上了研究生,回想之前七年的时间,算是完全荒废了,于是研一依然很颓废,手淫仍未戒除,抱着自暴自弃的心态读书。
直到2012年末接触到戒色吧,我终于明白自己这么多年的坎坷是缘起何处,于是当即决定戒色,期间通过贴吧与飞翔老师有过数次交流,得到不少鼓励,而且戒色吧的正能量氛围也让我在屡戒屡破的道路上没有放弃,终于突破百天大关,因此收获了不少身体心理上的好处,此处不再赘述。
这里要再讲一下最近的一次破戒后的倒霉情况,之前戒到一百七十多天,正值寒假,无聊之际让心魔钻了空子,一时没断掉意淫,破了。事后无比后悔,并吸取教训,加强了每日戒色日课的修习。但如前所说,我这种邪淫心重又没啥底子的人,真的是倒霉事立竿见影,来得快得很。结果寒假一结束,果报就来了。上学期我将一份期末论文交给班长麻烦其代交给课程代表,这学期老师要把论文收上去登记成绩,哪知班长自己没完成论文,也把我的论文压下不予转交,待到老师已把论文收上去登记成绩过后,班长慌了神来找我,这才讲明事情经由。这也就等于我莫名其妙地挂了一科,还是在完成了论文的情况下。那班长又称自己有事,托我将她的论文一起补交过去,想必也是害怕老师责骂。无奈之下,我只能答应。哪知那门课程的老师脾气有些古怪,补交过程中百般刁难,我就这么莫名挨了一天的斥骂才将论文交了上去,当时真是十分沮丧。
事后回想起来,始终耿耿于怀。可后来等到心情平静下去,回想这些年来生活中经历的种种不顺,恍然察觉这种无妄之灾又岂只有这一次?
真的是不愿再过这样坎坷的日子了。虽然往好了想,正是小灾不断,才没有那种能把我踢下绝望深渊的大灾,能让我苟全这条被邪淫摧残得千疮百孔的性命,终于遇见戒色吧,绝处逢生。这也未尝不是一种幸运。
只希望这篇文章能给戒友们一些帮助,在未来的每一天,每个不邪淫的日子里,享受纯净大快乐、大自由的同时,也要保持警惕,不要忘记自己曾被邪淫摧残过的那段惨烈人生。
伤口好了,伤疤还在。对于我们每一位戒者而言,那即是过往罪孽的形状,也是如今光荣的勋章。让它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在前行的道路上誓与邪淫不共戴天!
愿每一位戒友在戒色之路上越走越好,重塑自己的纯净人生。
    标签:
    评论一下,作者需要你的鼓励!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