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觉醒第二步

作者:戒色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2-12 阅读: 字体:

第三章 觉醒第二步(一)
 
只处在当下是不够的,你必须掌握诀窍。
 
To be present is not enough you must also arise in mastery.
 
 
【第二步——掌握诀窍】
 
觉醒的第一步是引你进入临在,第二步是领你去掌握诀窍。
 
如果你总是身不由己地被拉回头脑那过去和未来的世界里,你就根本无法自由,也无法觉醒。如果想要全然地觉醒,你必须要掌握诀窍,成为小我与头脑的主人。
 
第二步的内容:把意识觉知带到会把你拉出临在的所有方式。
 
是什么样的钩子把你带回到头脑的世界里?是什么障碍让你无法从根本上永久安住于当下?在这些问题得到解答前,你只能偶尔获得片刻的觉醒,不是吗?
 
为了说得更清楚,我将第二步分成四个部分,因为有四个主要原因让你经常被拉出临在,回到头脑的世界里。第一部分是小我的抗拒,第二部分是否认自己变成了什么样的人,第三部分是过去压抑的情绪,第四部分是与他人纠缠不清。
 
 
【小我的抗拒——完全觉醒的第一个障碍】
 
在日常生活和人际关系中维持基本的临在,之所以会那么困难,首要的原因跟小我本身有关。
 
就像我先前所说的,小我有两个层面,当你迷失在头脑里,脱离当下时,你就是以小我的身份在世界上动作。
 
对另一个层面的小我来说,它扮演的角色是管理与控制你在时间世界里的生活。它是分裂现象的监督者。
 
想要觉醒,你必须把以小我身份运作时迷失在头脑世界里的所有方式,全都带到意识觉知中,同时也必须把小我将你拘留在分裂世界中的一切方法,全都带到意识觉知中。
 
小我对人类生活的支配以及对临在的抗拒,是造成人类迷失在危险的幻象世界的主因。如果你发现了真正觉醒的方式——透过当下时刻的大门——小我就会强烈地反抗。它害怕自己所不知道的,而它永远也无法理解当下时刻的存在。小我永远不能处在当下,它不愿被抛弃在永恒的黑暗中——尤其是当你处于当下时刻而觉醒进入生命的实相时。
 
小我用十分高明的技巧引诱和欺骗你,它有一大袋的诡计,不断诱惑你远离临在,进入头脑的世界。
 
 
【小我的形成】
 
当你出生在这个物质世界时,即使只是个小婴儿,你也是完全处在当下的。然而你周围的人(包括你的父母在内),大多数都在局限的头脑世界里生活和运作。他们大部分都是处于无意识的状态,不是完全觉醒的。
 
因此,你一次又一次地受到伤害。如果需求得到满足,应该可以帮助你放松和感到安全。但你的种种需要都无法被满足,你非常生气,试着去得到你想要的,但这也不被允许。这些对你而言太沉重了,于是小我就形成了,保护你不去感觉这些痛苦。从本质上来说,小我是你的守护者,监督你内在的经历体验,同时也控制你和外在世界的关系。
 
小我在你生命中的第一个角色,就是将你所有痛苦的、不愉快的、不安全的感觉,像索求不得、伤心和愤怒等感受压抑下来。小我的意图是把你被拒绝、被贬低、被孤立的经验减低到最小。为了应付这个无意识的世界(在此无人是完全临在的),它发展出了很多策略。
 
这个过程持续地进行,你就在内在不断地累积过去,而你也慢慢地被吸入头脑的世界,跟你父母在多年前的遭遇一样。小我在你生命刚开始的时候只是你的守护者。不过,为了持续存在,它必须控制你生命的每一层面。小我只能掌控它所知道的,而它所知道的一切都来自过去的记忆或未来的幻象。小我从来不知道的一件事(现在它也不知道),就是“当下时刻”,所以它拒绝向临在靠近。
 
为了扮演好守护者的角色,小我必须把你拘留在分裂的世界里。如果你决定要活在当下,它是不允许你留在那儿的。在你长大成人后,小我也会变得强壮老练,而真实的你与小我之间的分别,就愈来愈模糊不清。一段时间以后,小我以为它就是你,而游戏规则也从保护你,变成保护它自己和它在你生命中的角色。小我开始对权力和控制上瘾,不愿意放下控制权。
 
由于小我变得那么爱控制人类的生命,它成为人类觉醒是主要的障碍。
 
 
【一袋子的诡计】
 
小我非常善于把你囚禁在头脑那过去和未来的世界里。它有一袋子的诡计,怂恿你、欺骗你、诱惑你进入它分裂的世界。
 
它用责怪、怨恨、罪咎、遗憾和懊悔的能量,使你陷在过去无法自拔。如果你认同了以上这些能量,或是相信它们创造出来的故事,你就会发现自己被牢牢地锁在过去的创痛中,而这就是小我想要的,因为只有这样它才能持续地控制你的生命。
 
不过,小我的世界也是一个幻象的未来。它有一个非常简单却很狡猾的伎俩,这伎俩成功地利用一个永远不会到来的未来,奴役了几乎所有的人类。你能猜出那是什么吗?那就是在未来让你达到满足的承诺。它在我们的内在创造了欲求和希望,让我们聚焦于未来,而忽略了当下时刻。
 
我们都像孩子一样掉入它的诡计中,除非我们看穿这简单的骗局,并了解只有当下时刻才能满足我们,否则我们是永远无法觉醒的。
 
 
【在未来开悟】
 
小我也会用“在未来开悟”的承诺欺骗我们:如果你遵照某种身心灵的修行方式,研读身心灵书籍,或参访一些身心灵寻师,你终究会觉醒。这些都是虚假的承诺,因为你唯一能觉醒的时间就是现在。好消息是,当下时刻持续不断地向你展现它自己,永远不放弃你,始终把活在当下的机会带给你。
 
 
【注意小我】
 
想要从头脑的专制和束缚中解脱,你需要十分警觉,注意小我在做些什么。对小我不能有任何反抗,只要看着它所创造出来的一切。你是无法阻止它的,你所能做的就是去观察它,看穿它的诡计,而这也是小我所想要的。它会不断地考验你,直到你掌握了诀窍,它无法再欺骗你或愚弄你为止。小我是非常敏锐的,它需要知道你看穿了它。
 
你必须稳固地扎根于临在中,才能观察到小我。否则,也不过是小我在观察它自己,就像一只狗追着自己的尾巴那样,这样你是不会觉醒的。
 
 
【觉醒的临在和小我的差别】
 
了解觉醒的临在和小我之间的差别是十分必要的。对于临在,有一个简单的检验法:如果你真正处在当下,你的头脑是寂静的,没有想法。这个检验没有商量余地,除此之外,一切都是小我。
 
任何想法的升起,都是小我介入的迹象。这时,如果你在观察自己,那其实是小我在观察。如果你在评论自己灵性的进展,那也是小我在评论。这依旧属于二元性,即包含观察者和被观察者。
 
在临在中,你是合一的。你已超越了二元性。你是寂静的,只有在寂静的临在中,你才能看到小我;也只有在寂静的临在中,你才能用爱、接纳与慈悲与小我来往;只有在寂静的临在中,你才能完全扬弃批判。如果小我侦测到丝毫的批判,它就不会放过你。
 
 
【小我不会轻易地放过你】
 
小我存在于想法的框架内,它的存在和运作是基于过去的。过去所经历的所有创痛和未能满足的需求,让小我能够明正言顺地扮演保护者与控制者的角色。
 
如果你变得临在,过去的一切——包括所有创痛与未满足的需求——都会消失。那么小我在你的生命中会扮演什么角色呢?如果你觉醒了,小我存在的理由也就消失了。它的权位受到了威胁,所以它会抗拒临在,防止让自己变得无足轻重。
 
此外,还有一个理由让小我害怕当下时刻。
 
当你变得更加临在,你会变得愈来愈善于表达自己,并开始碰触到所有过去压抑在内的情绪。
 
如此一来,小我多年来费尽心力完成的工作就会被全盘否定。小我的角色——自你童年早期就开始了—— 一直就是压抑你所有的痛苦感受,并且执行它的各种生存策略,直到你死的那一刻为止。
 
小我不会轻易放弃它的角色。
 
让小我更加恐惧的是,如果你完全处于当下,想法就会停止。小我存在于想法的框架内,它的世界是思维头脑过去和未来的世界。如果想法停止了,小我会觉得它好像要消失了。
 
从你的观点来看,进入当下时刻就是进入生命。从小我的观点来说,这就像死亡一般。它觉得自己好像不存在了,而这是真的。至少在你完全处于当下的那些片刻、几分钟、几小时或几天里,小我真的消失了。
 
所以,小我会抗拒你向临在推进,因为它不允许自己被摒除在外,它不允许自己死去。
 
 
【你无法打败小我】
 
只要小我相信你的觉醒就是它的死亡,它就不会释放你。只要你对小我有丝毫的批判或试着把它从你的生命中消除,它就会抗拒临在。
 
很多身心灵的教导都暗示说,当你觉醒或开悟时,小我在某种程度上会被消灭,这种教导是毫无帮助的。要打败小我是不可能的。在人类的历史中,从来就没有人能战胜小我。佛陀不能!基督也不能!没有任何人可以做到!
 
 
【与小我之间的正确关系】
 
小我的壮大仰赖抗拒和批判,依靠拒绝和反对。只有爱与接纳的能量可以把小我带到放松与臣服的境界。所以,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无条件地爱和接受小我,接纳它所有的小伎俩、操控、以及诱惑和干扰你的各种策略。
 
你必须把小我对临在的抗拒,以及诱惑你进入头脑世界所用的一切方法,全都带到意识觉知中,而且你必须带着爱、接纳和慈悲去这么做。
 
只有处于临在时,你才可能做到。
 
当你以小我运作,迷失在头脑的世界里时,你会不断寻找爱和接纳,但都是在向外追寻,向别人索求。其实你找错了方向,因为你无法从他人身上找到你所追寻的爱与接纳。
 
接收无条件的爱与接纳的唯一方式就是转向内在。唯一能真正满足并治疗你的,是小我和觉醒的临在之间的内在关系。小我是活在时间中的,而觉醒的临在只在你完全处于当下时才出现。在这内在的关系里,批判看法是完全不存在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在觉醒状态的临在中,是没有批判的。
 
作为一个觉醒的人,你有能力把爱、接纳和慈悲的能量带给你的小我。当小我放弃抗拒时,你会发现保持临在变得容易多了。某一天,你会迎来生命中的转折点,这时,想法完全停止,你的头脑处于寂静的时间延长了。
 
 
【小我是不能觉醒的】
 
你的小我愈是去尝试开悟,你就会愈多地受苦,因为小我企图完成它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几乎是每一个走在心灵修炼道路上的人最常犯的错误——小我十分努力地试图去觉醒。它每天打坐,从事各种身心灵修炼,进行各种仪式,点燃蜡烛、参加禅座静修,研读各种灵性书籍,参访不同的心灵导师。小我如此努力地试图开悟,但它永远不会成功。
 
小我无法处在当下,它永远不能觉醒于生命的实相中。小我的世界是头脑的世界,这个世界是基于过去和对未来的投射,依赖想法才能存在。小我对觉醒的努力只会把你带入更远的未来,远离当下时刻。
 
但是,如果你的小我可以看穿它自己的窘境并放松下来,它就会释放你,让你离开头脑、进入临在。小我必须停止尝试开悟,所有的努力都必须中止,所有的尝试也必须停止。这样你就能柔和放松地进入当下时刻。你终于在此时此地了!你醒了——至少在那些你完全处于当下的片刻,就是这么简单。 
 
 
第三章 觉醒第二步(二)
 
【否认你变成了什么样的人——完全觉醒的第二个障碍】
 
在时间和分裂世界漫长的旅途中,你变成了现在的你。否认这个你,是让你很难在日常生活和人际关系中保持临在的第二个原因。
 
否定你自己变成了什么样的人,就同样也否定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否定自己变成了什么样的人,也同样使你不能安住于临在中。
 
作为生活在地球上的一个觉醒于临在的生灵,你是寂静的、处于当下的、有爱的、接纳的、开放的;你是慈悲的、没有丝毫的恐惧或批判;你是自由的,远离过去的创痛与局限,你对未来毫不焦虑;你是和平、定静、安详的;你是清明和紧强的,你的力量来自内在;你反应敏捷并且自动自发,你充满感激且慷慨,你对这世界的极度丰盛有持续的觉知,并活在这觉知中。你存在于合一当中,你感受到神活生生地存在于所有事物中。
 
你轻盈地在地球上行走,你的生命是完美与优雅的典范。当你被困在头脑的世界,以小我在地球上运作时,你就无法达到我刚才形容的觉醒于临在中的状态。
 
那么你到底变成谁了?我们都变成谁了?
 
我们变得匮乏、贪婪、恐惧、控制、操纵、嫉妒、愤恨、生气和责难重重;我们满怀期待,但每当期待落空时,我们心中就充满怨恨;我们充满了对自己与他人的批判;我们和记忆中的过去纠缠不清,而且迷失在幻象的未来中;我们渴望成功,害怕失败;我们无可救药地迷失在彼此之中;我们完全抛弃该负的责任,转而互相指责或自责;我们在二元性的世界里完全失去了平衡。
 
我们害怕死亡;我们害怕失去;我们害怕未知;我们紧抓着每个人、每件事不放,甚至依恋痛苦的经历;我们感到不被爱、不被接受;我们拒绝感受痛苦,所以把痛苦强加到别人的身上,以避免去感觉它;我们迷失在幻象的世界里,却坚持称这个世界是真的;我们利用,我们滥用;我们剥削凌虐。
 
你所变成的那个人,其实是能够带领你走向真我大门的人。觉醒的关键就是去拥有、接受、承认在小我和头脑层面所形成的你。不可以避开,不可以隐藏,也不可以绕过去,更不可以去修理它、改变它。
 
你所能做的就是看到镜子里面去。生命是一面镜子,不断把演变而来的你反映出来,你的人际关系就经常反射出演变之后的你。
 
但你必须自愿地去看。如果你真的朝镜子里看去,你会看到什么呢?
 
你是受害者?还是责怪者?你生气吗?觉得罪咎吗?是否充满了恐惧呢?
 
你是否耗费此生大部分的时间去讨好他人,最终忘了自己是谁和到底要什么?你是否背负着过去那些未治愈的情绪伤痛,并把它们投射到当下时刻呢?
 
你对自己、他人和生命有着什么样的限制性信念呢?这些狭隘的信念对你变成什么样的人有决定性的因素。
 
在你的人际关系里,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喜欢掌控吗?你爱操纵他人吗?你诚实吗?你是个体贴和乐于助人的人吗?你知道如何表达爱吗?你利用他人吗?你虐待他人吗?你充满批判看法吗?你充满期待和怨恨吗?你是个披着成人外衣的小孩吗?你是否把和母亲或父亲的关系,投射到你太太或先生身上呢?在你未能得偿所愿时,你会怎么样呢?
 
你允许自己去感觉你的感受吗?你是否以负责的方式表达感受呢?你如何避开你的感受?当有感受在你内在升起时,你是愿意承担责任,还是迁怒他人,要别人负责呢?
 
如果想从头脑的世界里解放出来,你就必须不带丝毫批判地去拥有、接受和承认演变之后你的每一个层面。
 
这其实并不困难。只要你愿意暴露弱点,诚恳而真挚就行了。如果贪念升起,就识别它、拥有它、坦白它。向一个不会批判你的人告白。如果找不到不会批判你的人,就向宇宙告白,宇宙就存在于你内在寂静的核心当中。
 
“宇宙啊!我刚注意到贪婪的能量自我的内在升起,哇!我真是贪婪!我向你坦白。伟大的宇宙!我不会批判它或抗拒它,我只是承认它。不过现在我选择脱离这个贪婪的能量,回到临在中。我不允许这贪婪的能量引我更深地进入黑暗与分裂。现在我比较清醒了,伟大的宇宙啊!我更加处于临在,而从临在的层面,我可以很轻易地看见,我在头脑和小我层面里变成了什么样子。”
 
对演变之后的你的每个方面,你都可以这么做:注意自己是否在批判自己或他人,留意你用来控制自己或他人的各种手段,看看你是如何坚持自己是对的,观察你如何变成了受害者。
 
不管哪个方面,你都要拥有它、表达它、坦白它,然后脱离它,回到临在中。
 
你所变成的那个人,并不是真正的你。除非你愿意拥有、接受、表达和坦白那个你,否则你无法觉醒,无法进入你原来的实相中!
 
如果想要安住于临在,你就要通过这扇非常具有趣味性及挑战性的大门。
 
 
【压抑的情感情绪——完全觉醒的第三个障碍】
 
如果过去压抑的情绪没被释放,你就无法安住于当下。
 
被压抑的感受经常会被触动。这时你会被拉出当下时刻,进入过去的经验中。然后你又将过去的经验投射到当下这一刻。此时你已不在生命的实相中,你已回溯既往,自己却无法有意识地觉察到。
 
就算情绪没有被触动,它们也会渗透出来,扭曲你的生命经验。
 
这些感受的压抑过程从你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作为一个孩子,你需要父母与你密切地同处于当下,但这个需求未能得到满足。在一个细微的层面,你觉得自己被孤立隔绝了。你需要父母提供无条件的爱和接纳,但是这样的需求大部分都没有得到满足。
 
由于需求未被满足,你一次又一次地感到伤心。你用怒气来回应这些受伤的感觉。而你很快发现,这些索求不得、伤害、生气的感受,不是多到无法承受,就是不被允许,因此在小我的协助下,你开始把这些感受压抑在内在。
 
这些感受就逐渐地累积在身体内,成了压抑情绪的蓄水库。
 
 
【压抑情绪的汇集】
 
你的内在有一个压抑情绪的蓄水库,那儿汇集了寂寞、孤独、未满足的需求、伤害、悲伤、痛苦和压抑的怒气等。这些感受会经由你日常的生活向外泄露。它们扭曲了你的自我感,妨碍你的人际关系。有时它们会被戏剧性地触动,就如水坝决堤一般。你被感受的洪水淹没,而这些跟当下时刻是绝对没有任何关系的。有些人经常被过去的情绪淹没,使生活中充满了不必要的痛苦。
 
如果你现在觉得寂寞,这就代表此刻你需要去找个同伴,仅此而已。你不需要去找个人结婚。作为一个有担当而觉醒的成年人,你可以打个电话约朋友碰面吃饭。这只是个小小的寂寞感受,它促使一个成年人做出适当的回应。
 
不过,若是这小小的寂寞感触动了你内在寂寞与孤独的水库闸门,你孩提时的感受就会排山倒海般将你突然淹没。你不但不邀约朋友,反而退缩了。在无意识的层面,你认为没有人爱你,没有人需要你,你觉得自己像个失败者。你感到羞愧,所以你就躲起来,希望没有人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
 
受伤害和愤怒的感受也是一样的。受伤害的感受源自于你得不到想要的,或是得到你不想要的。生气的感受源自于相同的原因。照理说你应该用冷静和充满爱的方式来要求你想要的,或明白地表达什么是你不想要的,作为对这些情绪的回应。
 
可是如果这些感受充斥着来自过去的伤害或愤怒,你就无法做出适当的回应。你不再是一个处在当下,有力量、有担当的成年人,而是一个受伤的小孩,做出你孩提时代会做的回应:不是退缩就是生闷气,要不就变得很生气,充满了责怪与怨恨。
 
你必须清空这些压抑情绪的蓄水库,这样才能够在日常生活与人际关系中深入临在,持续地安住于当下。
 
 
【清空汇集的水库】
 
如果你要觉醒并能够永久安顿于临在中,你必须倒转压抑情绪的过程。你必须允许你内在压抑的所有情绪进入意识中,并被负责任地表达出来。
 
这么做并不困难,也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只要你学会了完全临在的艺术,并且与你的感受建立正确的关系。
 
接下来的几天,在每天早上起床前和晚上睡觉前,做以下的祈祷:
 
“挚爱的宇宙,我所要的就是深入临在、爱、真理与合一。如果我的内在有任何压抑的情绪,成为阻碍我深入临在、爱、真理与合一的障碍,我恳请你精心策划我的生活,让这些情绪能被触动,使它们都能升起,进入我的意识觉知中,并被负责任地表达出来,完成治疗、整合与释放。”
 
当情绪升起时,重要的是你不要试图除掉这些感受,你要做的就是邀请它们升起,然后真实地把它们表达出来。
 
这些感受常会和过去的故事一起浮现出来。允许这些故事浮现,但不要相信它们。
 
这就好比你一个人同时扮演两个角色。
 
一个是代表贪婪、悲伤、痛苦、生气或充满怨言的你,而你完整真实地把它们表达出来。另一个则是在感受升起时完全处于当下的你,目睹整个事件从你的内在显现出来。你知道它与当下时刻是完全无关的。你知道那只是“过去”为了完成任务而再次呈现出来。如果还有什么要做的,就是微笑看着整个过程。
 
这不是心理治疗。你并没有试图去修补或消除什么,你只是在修正孩提时代的那个决定:压抑难以承受的感受,你只是在恢复这些感受应有的存在权和表达权。
 
但作为一个觉醒的存在,你会以负责的态度去做,以负责的方式表达怒气最终会让你发笑。如果悲伤浮现,那就哭吧!很快它就会过来,被喜悦所取代。
 
 
【当下升起的感受是你的朋友】
 
完全清空压抑情绪的蓄水库,大约需要三个月,最多不超过十二个月。然后,你就能与当下升起的感受(它们与过去毫无关系)进入一个全新的关系。
 
当下升起的感受是你的朋友。它们是信使,告诉你如何适当地回应此刻发生的所有事情。
 
如果你觉得饿了,就去吃东西!渴了,就去喝水!感到寂寞,就打电话给朋友!如果与朋友外出太多让你觉得受不了时,离开,找个清静的地方!这一点都不复杂。你的感受是线索和信号,告诉你如何去回应每时每刻发生的事情。
 
所以要去回应(respond),而不是做出反射动作(react)。这非常简单,只要保证来自过去的压抑情绪的洪水不会扭曲你当下的经验就可以了。
 
 
第三章 觉醒第二步(三)
 
 
【与他人纠缠不清——完全觉醒的第四个障碍】
 
觉醒的意思是,从过去和未来中被释放出来,进入当下时刻。它也意味着,从与他人纠缠不清的关系中脱离并回归自我。如果你和你纠缠不清,我怎能认识自己是谁呢?如果你和我纠缠不清,你又怎能知道自己是谁呢?如果要觉醒的话,我们必须把自己从与他人的纠缠中解脱出来。
 
我说与他人纠缠不清是什么意思呢?
 
如果我想要你爱我或接受我,那我就跟你缠上了;如果我想要你认可我或同意我,那我就跟你缠上了;如果我试图取悦你,赢得你的接纳,我就跟你缠上了;如果我害怕你的批判或反对,害怕被你拒绝,我就跟你缠上了;如果我操纵你或控制你,为你负起责任,我就跟你缠上了;如果我批判你、责备你或怨恨你等等,这些全证明,我和你纠缠在一起了。
 
真相就是:我们无可救药地与他人纠缠不清,无望地迷失在彼此中。
 
 
【交出你的力量】
 
如果某人喜欢你、认可你或接受你,你就会感觉很好,觉得受到鼓舞,甚至认为自己有价值。反之,如果他们不喜欢你、不认可你、不接受你,你就崩溃了,觉得自己没有价值。这样你就把所有的力量都放弃了,与他人无可救药地纠缠不清。
 
 
【把自己从与他人的纠缠中释放出来】
 
要把自己从与他人的纠缠中释放出来,你必须把自己迷失在他人之中的各种方式,全都带到意识觉知的层面。
 
当你注意到,你在寻求他人的爱、接受或认同时,你就要去拥有、接受、坦白“你交出了自己的力量”这个事实。如果你试图取悦他人以赢得接纳,你要不带任何批判地去拥有、接受、坦白这个事实。
 
用好玩和负责的方式表达愤怒,是取回力量的解脱之道。
 
 
【安琪拉和取悦男人】
 
一个星期四的晚上,在马林(Marin)这个地方,我刚说完有关觉醒与必须忠于自己的话题,然后我注意到有人在哭泣,那是一位四十出头的迷人女士,她的名字叫安琪拉。
 
“让情绪出来吧,”我说,“没关系的,就让感受自然流露。”
 
透过泪光,她看着我。
 
“为何流泪呢?”我问她。
 
“我的父亲。”她回答。
 
“跟你父亲有什么关系?”
 
“我花了好多年试着去取悦他,可是他好残酷。”
 
“你的努力成功过吗?你已经停止取悦他了吗?”
 
“没有。”她回答,带着明显的绝望。
 
她的问题立刻就很清楚了。当她试图去取悦父亲,争取父亲的接纳和认可时,她就学会把她的力量和自我感交了出去。这是我们失去自己、使自己变得无力的最主要方式。这种情形会发展成一种纠缠的模式,变得很难解决。
 
“如果你的父亲在这里,而你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取悦都没有成功,你会对他说什么呢?”我问她。
 
“我已经试着取悦你了!但是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她哀怨地诉求,声音听上去就是个十足的受害者。
 
“如果你想获得解脱,这不是你该说的话。”我告诉她。“我试过了!我很努力地试过了!”她边说边努力搜索适当的用语。
 
同样,她的声调还是透露着哀告与无助。
 
“不是这样说!”我直截了当地告诉她。
 
她逐渐明白,在这一生中,她一直都是这样对待所有的男人。
 
“我结婚二十年,不管我多么努力,我就是没有办法取悦我的先生,而我最近的一次亲密关系,也因为对方的突然离去而告终。”
 
“你是否也试图去取悦他呢?”我问。
 
“是的。”她流着泪回答。
 
她的哭泣开始转为呜咽。无论她如何去取悦生命中的男人、试图得到他们的认可,她仍然感受不到他们的关爱,这让她非常痛苦。
 
我仍坚持我的问题。
 
“经过这么多年试图去取悦一个男人,却仍然无法赢得他的认可,这时你会对他说什么?”
 
“我爱你!不过这没有用!就是没有用!”她啜泣着说。
 
“不对!不是这样。”我不带情绪地回答,尽可能不显示我的怜悯。
 
“我努力地试过。”
 
“不过!不是这样说。”
 
我转向在场的听众,“我不知道值不值得花几个小时的时间坐在这里,直到她找到答案为止。”我打趣说。
 
每个人都笑了,包括安琪拉。当笑声渐停,她又再度尝试。这次我完全没催她,她自己已经下定决心要找到答案。
 
“我取悦不了你。”她的口气比较坚定了。
 
“不对!不是!”
 
她又试一次,想找到比较有力的用语。
 
“我不知道如何取悦你。”她试探性地说。
 
一声长叹在听众中响起,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插嘴出主意了。“也不对!”我说,“我再给你两分钟的时间找答案,然后我们就要结束了。如果你答不出来,你大概需要二十五年的时间去寻找答案。你会从一个关系换到另一个,继续试图去取悦你的男人,但永远不会成功。”
 
“不,我一定要找到它!”她抗议。
 
“那我再问你一次,对一个不管你多努力尝试也无法取悦的人,你会说什么?你说什么可以让你自己更有力量?”
 
“你不可能被取悦的!”她说,带着微弱的希望看着我,希望这可能是正确的回答。
 
房间内爆出了大笑声。
 
“不是!”我坚定地回答她。
 
她再试。
 
“我取悦不了你,我不知该如何取悦你,我不会再取悦你了。”
 
“真可悲!”我说。
 
她完全迷失了,显然没有一点头绪。我望向听众。
 
“OK,我该给她一点提示吗?”我问他们。
 
回响很大,“是的!”我回头看安琪拉。
 
“OK!我给你一个提示!”
 
她带着热切的期望看着我,或许是因为这提示能帮助她脱离孩提时代就功能失调的模式,而后来她把这个模式投射到与所有男人的关系中。我停顿了一会儿,试图制造一些戏剧效果,然后我给她一个提示。
 
“两个字!”我说。
 
她的眼睛发亮,她终于知道该说什么了。
 
“滚——蛋!”她说。
 
她用无比的力量说出了这两个简单的、能让她解脱的字。如果她的父亲、前夫和最近的男友都在场的话,他们会像保龄球道最后剩下的三只球瓶一样,全部被打倒。
 
“这就对了!”我说,并恭喜她。
 
全体听众这时起立热烈鼓掌欢呼,全场几乎淹没在笑声中,她整个人松了一口气。
 
“在你回到座位前,给你一个最后的引导。”我告诉她,“当寻求他人的认可时,你就把自己的力量交了出去。你必须把你的力量收回来,你必须重申自己的主权。
 
“怒火可以让你解脱,这两个字可以让你解脱。宇宙给我们这两个字,就是让我们可以真正地去表达怒气,否则怒气会累积并转向内在,进一步让你失去力量。
 
“你必须学会表达怒气的艺术——以游戏和负责任的方式来表达。所以,对你看到的每个男人,不管是走在路上或在超市碰到,都练习默默地对他们说这两个字。别管你是否认识他们,只要不断地咒骂直到你满意为止,好吗?”
 
听众们再次爆出笑声和掌声。
 
 
第三章 觉醒第二步(四)
 
【收回你的力量】
 
要使自己脱离他人而自由,你必须拥护下面的宣言:
 
“我是为我自己在这里,不是为你!”
 
刚开始,这或许看起来是自私的,但这是解放自己的过程中一个必要的步骤。你必须取回你的力量和权利——不受他人批判、意见、需求和期望的影响,能独立自主地存在的权利。
 
如果你能充满喜悦,完全地拥护上述的宣言,它将会引领你深入真理。这项宣言——“我是为我自己在这里,不是为你”——会引导你去下一个宣言——“我只是单纯地在这里”。
 
这才是真正的解脱。
 
 
【自由的代价是去允许自由】
 
如果我想从与你的纠缠中得到自由,我必须允许你完全地自由,这意味着,你有自由同意我或不同意我,喜欢我或不喜欢我,爱我或恨我,接受我或拒绝我。
 
你就是你,你有自由选择如何与我来往互动的方式。事实上,不管你爱我或恨我,那是你对自己的宣言,不是对我的。
 
如果你批判我,我允许你有这种自由,这真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批判的能量来自你的内在,要与它共处的人是你。如果你批判,就表示你仍然感受到被批判。如果要有什么感觉的话,我会说我十分怜悯你,因为你依旧被困在批判的能量中。
 
如果我想要自由,我就不能用我的期待、恐惧或欲求去侵犯你。我不可以用任何方式去控制或操纵你,更不能批判你。
 
若要更进一步脱离我与他人的纠缠,我必须把我如何为你负起责任,或期待你为我负责的一切想法,全都带到意识的觉知中。我们许多人都迷失在抛弃责任中。当我去拥有、接纳和坦白所有与他人纠缠的、功能失调的模式后,它们就会逐渐地消融。
 
结局将会是自由,不再彼此纠缠不清,我们可以进入更深层的爱与交融。很有反讽意味的说法是:“我们彼此分开,是为了认识我们是合一的。”
 
 
【觉醒之路的回顾】
 
如果想要觉醒,你必须每天多次选择活在当下,你必须尊崇当下时刻为生命的实相。你必须知道此刻之外的一切都是幻象,是经由想法、记忆和想象力所创造出来的。
 
你可以在幻象的世界里玩耍,但要小心不要迷失在那里。当你处于完全的临在时,你是一个觉醒的存在——至少是在你临在的那些片刻里。临在是瞬间而且立即发生的,只要与在这里的一切同处于当下就行了。达成临在状态没有相应的练习,更没有过程。你不是已经临在于当下时刻,就是一定不在当下。
 
不过,想要身在每日生活和人际关系里,完全安住于临在中,你必须经历一个过程。
 
如果你想永远地从头脑世界的禁锢中脱离,从小我的束缚和专制中脱离而得到自由,你必须掌握诀窍,成为小我与头脑的主人。也就是说,你必须把所有将你拉离临在的各种因素,全都带到意识觉知中。
 
把意识觉知带到小我每个微细的动作中的自已;辨识出小我为了迷惑你、诱惑你、玩弄你、并把你囚禁在头脑世界里而创造的所有伎俩。
 
带着爱、接纳和慈悲,把意识觉知带到你的各个层面中。而这个你,是在时间和分裂世界漫长的旅程中,逐渐演变而成的。
 
释放压抑在你内在的情绪,允许它们进入意识中,并负责任地表达出来;脱离与他人的纠缠;超越对自己和他人的批判。
 
没有任何东西应当留在你黑暗的无意识心智中。在觉醒的旅程上,你必须翻动每块石头,这才是真正的觉醒!你将完全处在当下时刻,并成为自己头脑与小我的主人。
    标签:
    评论一下,作者需要你的鼓励!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热门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