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头脑的天性

作者:戒色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2-12 阅读: 字体:

第四章  头脑的天性(一)  
 
乘着思想之翼,你进入了时间的世界;
乘着思想之翼,你进入了头脑的世界。
 
【头脑】
 
头脑是意识的一种状态,它好比一种网络空间,只要你一动念,就会进入它幻象的世界。它是一个分裂的世界。当你在头脑里时,你就在过去或未来的某处,你唯一不在的地方就是此时此刻。 
 
【过去的记忆】
 
头脑本来就是由过去所建构的,这是它的天性。它是你过去经验的总和,包括了你所有的概念、想法、意见、信念、态度和批判看法。
 
头脑和小我只能通过记忆知道过去的事,然后将它们投射到当下时刻。这样不但扭曲了当下时刻的实相,也使你无法体验到生命的实相。
 
在头脑层次运作会创造一种舒适和安全的感受,它给你一种自我感,也让你感知到自己生命的大概全貌。但是它将所有事物局限在已知的范围内,让你的生命死气沉沉。
 
当你在头脑的层次体验生命时,你用比较含蓄的方式对当下所有的事物说:“我已经认识你了,我已经体验过你了。对你,我已经有了想法、批判和信念。所以我不需要与你同处在当下。我不需要在此刻认识你,因为我早在过去就知道你了。”在这种情形下,是没有纯真,没有临在,也没有生命的。
 
你的头脑不仅包含了所有今生的记忆,也包括所有前世重要的记忆,还有在你之前活过的所有人的集体记忆。头脑是个令人赞叹的仪器,进入它就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因为你很容易就迷失在其中。
【想象的未来】
 
当你在头脑里时,你不只是在过去,你也在未来里,但那是想象中的未来。
 
在一个细微而且通常是无意识的层次里,你记得过去的痛苦和局限,以及所有情绪上的创伤和未能满足的需求。所以你运用想象力,试图创造一个比较好的未来。但是你所想象的未来并不是真正的未来,只是过去向未来的投射。这样你就把自己锁进了过去,而这个过去正是你想逃离的。
 
你怀着梦想和希望进入未来,你可能会创造一些良好的感受,因为你的想象携带着希望的承诺。不过那是假的诺言,永远都不会兑现。你所相信的未来永远都不会到来,它也永远无法满足你,唯有当下时刻能够满足你。
 
借由投身进入未来,你离开了当下时刻,把自己囚禁在头脑的世界里。
 
【幻象的创造】
 
在头脑和想法的世界里,你就是一个创造者。但你创造了什么呢?你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幻象世界,你创造了一个记忆、想法、概念、意见、信念的世界。你相信这个头脑的世界是真实的,然后你就注定得要住在里面。
 
全世界的人,都在创造属于自己的幻象世界。你会和那些与你有相同虚幻信念的人和睦相处。这些人是你的朋友,你们彼此不会有太多的冲突。不过当你的幻象世界和邻居世界不合时,你就进入了充满敌意的领域。
 
如果相信你的幻象是真实的,你就会把虚幻信念强加于他人,甚至挑战战争对付那些与你有不同幻象的人。你也会假借幻象之名,为自己的罪行辩护。 
 
【共享的幻象】
 
各大宗教都是共享幻象的最佳例证,其中有些在幻象中迷失得更深些。一个简单的检验方法就是,看看哪一个宗教最热衷于说服别人相信它们的观点。愈努力劝说他人的,就离真理愈远。这是个简单的测试方法,不难得到结论。你只要看一看历史课本就能了解,让有耳能听的自己去听吧!  
 
【头脑就像部计算机】
 
头脑就像部计算机,只会根据程序指令来运作。如果你足够明智,就会去辨识你的头脑是如何被程序化的,这些程序又如何影响了你的生活。
 
头脑的程序是从受孕期就开始设定的,一路延伸到你的孩童时期。刚开始时只是一个感受,引导成印象,继而发展成头脑的念相(thought form),最后变成一个信念,这些信念就形成了头脑的基本程序。 
 
【无意识的信念】
 
在童年初期形成的信念,都是关于你自己、他人和生命的信念。
 
比方说,当你还是婴儿或幼儿时,你的父母十分忙碌,当你需要他们时,他们都不在你的身旁。也许他们同时要照顾两个或三个小孩,或者他们工作太繁忙,不能真正地与你同处于当下。
 
结果,你体验到被抛弃、被孤立的感受,进而渐渐形成了这样的信念:没有人要你,没有人爱你,在生命中你基本是孤独的。
 
如果你相信自己是不值得人爱的,你就会吸引那些无法爱你的人进入你的生命中,就算有懂得如何去爱的人出现,他们也会突然发现无法爱你,因为外在的世界一定要顺应你内在的世界。
 
如果你相信爱你的人都会离开你,那么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情况会不断发生在你身上。这种信念通常产生在童年时,父母离异或父母一方突然死亡的情况下。
 
这些信念不但影响你每个成长的阶段,直到你长大成人,也影响你生命中的每个层面和人际关系。
 
如果你父亲或母亲对你有情绪上或肉体上的凌虐,就会让你产生一个无意识的信念——认为其他人也会虐待你,而生活是不安全的。令人惊讶的是,你就会吸引折磨你的人进入你的生活。
 
你的头脑用这种方法寻求认可。
 
“看吧!”它会这么告诉自己,“我知道我是个受害者!我一直都是对的。”
 
你最好赶快觉知到你那些无意识的信念,它们创造了你对生命的经验。而只要这些信念一直保持在无意识状态,你就无法摆脱它们。
 
我在这里列举一些比较常见的关于你自己、他人和生命的信念,它们可能在童年初期就设定在你的脑中,而有些可能仍然在你的无意识里,左右着你的生命经验。
 
哪些是属于你的呢?
 
没有人要我;没有人爱我;我不值得被爱;没有人接受我;我不够好;我做不到;我一直是孤单的;我是与人隔绝的;我被抛弃;我无法仰赖别人;我必须自己完成;信任别人是不安全的;我一定要有控制权;放松是不安全的;没有人了解我;没有人愿意听我说;我根本不算数;我无法表达自己;说出来是很不安全的;我不能说不;我不能去要求我想要的;我无法拥有我想要的;我是个讨厌鬼;我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无法应对;我是不安全的;生命是不安全的;都是我的错,都怪我;都是他们的错,都怪他们;我动弹不得;我陷入困境;我不想在这里;离开这里是不安全的;我不属于这里;我不能适应这里;表达我的感受是不安全的;我必须隐藏我的感受;我必须表现好;我必须要做对;我必须亲切待人;我不可以冒犯别人;我必须隐藏真正的自己;我没有价值;我不能信任自己的判断;我不能信任我的感受;我一定要勇敢;我一定要坚强……
 
你是否能想象得到,上述这些限制性的信念对你的影响,不但过去如此,至今仍然阴魂不散? 
 
【头脑的倒退】
 
当你在头脑里时,你是在过去的某个地方。一般来说不会深入太远的过去,因为你还得正常生活。
 
但也并非总是这样,有时你会经历一段时期的压力、担忧和焦虑;有时你感到苦恼、伤心或愤怒;有时你感到被人拒绝、批判;有时觉得匮乏或恐惧。
 
以上情况的发生是由于你退回到过去的一个经历中,也许是童年初期的经历,并把这个过去的经历投射到当下时刻。
 
如果你能单纯地看着自己退回到过去的一个经验中,这就没有问题了,因为你知道,你此刻所经历的不具有真实性。
 
其实当你退回去的时候,你感觉就像做梦一样。如果你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你就可以从梦中醒来。一旦你辨识出了梦的本质,你就很容易觉醒。 
 
【恐惧进化论】
 
在远古之初,恐惧是人类遭受生命威胁时产生的一种内在本能,它的作用是让我们选择对抗或逃跑以求生存。
 
如果你碰上一只剑齿虎,你根本不可能坐下来思考对策。恐惧感会让你拔腿就跑或奋起对抗。作为一个原始人,你的生存仰赖你对恐惧感的反应。
 
恐惧一直在各类物种生存中扮演重要的角色。直到现在,当我们面临生存的威胁时,它仍然在我们生命中起到一定的作用。如果有人用刀攻击你,恐惧会立刻激发你逃跑或战斗的反应。
 
不过当我们变得越来越世故老练,越来越进入头脑以及头脑思维和情感的世界后,恐惧就以不适当的方式进入了这个领域。
 
每当我们在情绪上受到威胁时,打或逃的反应就会被启动;当有人挑剔、批判或排斥我们时,我们会认为这是对生存的一种威胁,进而产生打或逃的反应。这种反应逐渐发展成为一种行为模式,或是一种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方式。
 
那些在儿童时期,比较倾向于用逃跑来回应情绪痛苦的人,在成年之后通常会变得退缩或孤立。生命对他们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他们过于敏感,常常觉得自己是受害者,害怕会让他们感到被批判或被排斥的一切事物。因为在无意识的层面,这些感受被他们视为影响生存的威胁,他们迷失在寻求接纳和认同的追寻中。
 
而那些在儿童时期,倾向于用对抗方式来回应情绪痛苦的人会变得争强好斗、有控制欲、有时甚至有暴力或凌虐的倾向。
 
这些模式扭曲了我们生命的经验,影响了我们的人际关系,所以把它们带到觉知中是非常重要的。真相是,情绪上的创痛从来就不会威胁你的生存,如果有人挑剔你、批判你或排斥你,那真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那是他们对自己的宣言,不是对你的。
 
【鸟瞰头脑】
 
觉醒于当下时刻,使你获得一个前所未有的视角,也给你一个鸟瞰自己的机会,让你在小我与头脑的层面警醒地观照自己。
 
只有觉醒并进入一个更高的意识层面,你才能观照。如果你不觉醒,那么所有的自我认知,就都只是小我在试图去了解它自己。任何观点都不能超越小我,也不能将你引至解脱。
 
 
第四章 头脑的天性(二)
 
【过去如何侵犯当下】
 
最近,我和一位四十出头的女性做了一次个案,她告诉我,她在生命中体验到许多恐惧和焦虑,常常无端哭泣。她迫切地想寻找一个对象,但对那些有意追求她的男人却不感兴趣。事实上,她向我透露说,她经常被她得不到的男人所吸引。
 
我跟她谈了大约十五分钟,听她讲述童年经历以及和父母的关系等一些细节,她问题的核心就清楚地浮现了。
 
小时候,她没有得到迫切需要的爱和关注,她觉得很孤独,于是用尽一切方法去获得父母的爱和关注,但都没有成功。过了一段时间,她开始说服自己,认为自己是没人爱的,没有人会在她身旁,她完全是孤单一人。
 
她用一生的时光,尝试躲避这些被孤立和被抛弃的痛苦感受;她花费整个人生,试着去寻找能与她常伴的那个人。
 
然而,这种状况具有两个无法避免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无论多么努力地逃避那深埋在内的痛苦情绪,她都无法成功。恐惧、痛苦和孤独的感受虽然被压抑,但是它们非常接近表层而且经常渗透出来,影响她的自我感和生活的经验。
 
第二个问题是,无论多么努力地寻找伴侣,她就是找不到,因为在她童年的真实体验中,她是孤单一人的。
 
我们按照无意识的信念生活,小我的整个架构是建立在那些信念上的。对于不符合那些无意识信念的生活方式,小我基本上是不允许的。这就是为什么她只会对得不到的男人感兴趣。这是为了要符合她童年时的信念:没有人会为她留在这里。
 
“你无路可走,”我对她说,“没有解决的办法。痛苦、恐惧、孤独感永远不会离你而去,你永远是孤单一人。”
 
我这么说的目的是把她积压的情绪引到表面上来,因为唯一能把我们从过去的痛苦中释放出来的方法,就是去感觉所有压抑的感受。
 
她开始失控地哭泣。
 
“只管去感觉那感受,”我说,“允许它们自最深处浮上来,和你的这些感受在一起,别再试图逃避。”
 
她哭得更厉害了,开始像婴儿般哀嚎。
 
“我好害怕。”她边哭边说。
 
我给她一些时间去完全经历那些感受。几分钟后,我邀请她进入当下时刻。
 
“在此刻有任何让你害怕的东西吗?”我问她,“睁开你的眼睛到处看看。”她睁开双眼,环顾四周,清楚地看见没有任何东西值得她害怕。
 
“在这一刻你是孤单一人吗?”我问她。
 
她直视我的眼睛,变得更加临在。
 
“不,”她带着些许微笑回答,“你在这里。”
 
“只要你试图逃出恐惧或孤独感,”我说,“你就会继续寻找能与你常伴的那个人。而你永远也找不到,因为这个找寻和你的基本信念‘你是孤单一人’不一致,所以你不会赢的。”
 
“我能做什么呢?”她小声地问我,“我真想从这当中解放出来。”
 
“你正在做啊!”我说,“只要去感觉那痛苦和恐惧,同时保持临在,最终你将了解到,痛苦、恐惧和孤独来自你的过去,与当下时刻是无关的。你一辈子都在逃避这些感受,是因为你的坏习性使然。这个坏习性把你锁在那个早已不存在的过去里。”
 
她似乎听懂了我所分享的讯息,明显放松下来。
 
“此刻你正在经历什么?”我问她。
 
“实际上,我觉得十分祥和与平静。”她回答。
 
“那是因为你处在当下,”我告诉她,“当你活在当下时,来自过去的所有痛苦和限制性的信念都会消失。”
 
个案接近尾声时,她已处在更加祥和的状态中,对我所给予她的指导流露出感恩之情。
 
 
【胚胎期头脑程序设定】
 
有时候,这些痛苦和局限的经验来自于出生前,而临在可以让这些深层的记忆都浮现出来。
 
有一次我和一位男士做个案,他告诉我他始终活在某种程度的恐惧中。他总觉得有一些威胁生存的可怕之事会发生,他还无法信任女人,这妨碍他建立健康完满的人际关系。
 
这位男士是位专业医生,是个非常真诚、令人喜爱的人。
 
做过几次个案后,一个非常深层而不愉快的记忆浮现在他的意识中。他想起,当他在母亲的子宫内,还是胚胎的时候,他的母亲曾经试图用尖锐的利器进行堕胎。这个回忆的浮现,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恐慌。
 
我鼓励他去完全地感觉那些感受,他啜泣、嚎哭,蜷缩在恐惧中。过了一会儿,他开始放松,感到如释重负。
 
这个恐怖经验的重现,让他开始明白生活中一些情况的由来。它说明了为什么他总是对人缺乏信任,尤其是对女人。也解释了为什么他的整个人生,总在经历那些模糊又微细的恐惧和不安全感。
 
这个新的线索,使他不再无意识地被胚胎期的创痛所左右,让他能重新做出选择和决定。
 
 
【另一个胚胎期程序设定的案例】
 
另一个案例是位女性,她和我分享她的感受,说她总是有压迫感,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空间。
 
这影响到了她生活的各方面,无论在家还是上班,她都不舒服。她常有幽闭恐惧感,她还向我形容了一个既深层而又挥之不去的恐惧,那就是:她害怕没有足够的食物,所以她一直拼命积存食物。
 
这些恼人的感受不断干扰着她,让她无法好好享受生活。
 
我帮她做了两次个案,和她一起探讨这些感受,并试着找出让她不舒服的原因。但我们没有太大的进展,忽然间我灵光一现。
 
“你是双胞胎吗?”我问。
 
“是,”她回答,“你怎么知道?”
 
“你是头一个还是第二个生出来的?”
 
她回答她是第二个。
 
“出生的时候谁的个头比较大?”
 
“我哥长得比我大。”她回答。她双眼发亮闪着惊奇,因为她看到了问题的关联所在。
 
胚胎期在子宫内的拥挤,使她没有足够的空间,而她的双胞胎哥哥又摄取了大多数的养分,使她营养不足。
 
在子宫内的经历深深刻印在她的意识里,明显地影响了她日常的生活经历。
 
我引导她进入那个经历的核心,她一开始觉得生气,继而觉得受伤,然后是需索,每一样她都完全地去经历、表达。之后她开始大笑,突然间因果效应让她明白了生活上所有功能失调的原因,一切都合情合理了。
 
 
第四章 头脑的天性(三)
 
【意识和负责的表达方式】
 
我们因为情绪过于痛苦或无法承受,而将它们压抑下来,它们就在我们内在无意识的层面里运作,造成各种伤害。
 
不要认为这些记忆被压抑下来就不存在了,事实上,就是压抑和否定才增强了这些记忆和感受的力量。
 
想要疗愈得以发生,我们必须改变对过去痛苦记忆和感受的态度。我们必须允许它们浮现出来,进入意识觉知中,并以负责任的方式表达它们。
 
 
【尖叫】
 
有时这些陈旧的记忆会令人非常痛苦。几年前我在纽约万豪酒店举办一场研习会,当时大约有五十个人参加。一半是以前就参加过我课程的学生,另一半则是新学员。课程开始时,我询问学员们,是否有人愿意简单分享参加研习会的意图,并希望得到什么样的收获。
 
团体中的一位女士开口了。
 
“我生活在巨大无比的压力和恐惧中。”她说。
 
“你现在就觉得紧绷吗?”我问她。
 
她说是的,所以我就建议她闭上双眼去感觉她体内的压力。
 
一般来说,我会引导她进入压力的核心,进而导致压力的释放。我曾做过多次类似的事情,而且效果十分显著,通常很容易就能达到深层的治疗。
 
“我不能闭上我的眼睛,”她回答,“如果我一闭上,我就会尖叫。”
 
我常说,在当下时刻无论浮现什么,都需要被接受、允许表达。根据这个原则,我鼓励她闭上双眼感觉那个压力。
 
“就去和紧绷感共处在当下,”我告诉她,“如果你尖叫,就叫吧!”
 
“不!你不了解,”她申诉,“我是真的会尖叫的。”
 
“那就尖叫。”我平静地回答她。
 
她闭上双眼,然后,尖叫就开始了。
 
我从来不知道有谁可以这样尖叫,分贝之大超乎想象,穿透了我生命存在的每个毛孔,让我想到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的画作《尖叫》(The Scream)。
 
这简直就是来自地狱的嚎叫,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她完全迷失在尖叫中,整个酒店都被震撼了。
 
我的头脑快速闪过了很多事,我顾虑到酒店内其他的房客,也顾虑到课堂上的学员,尤其是新加入的人。
 
我把我的椅子搬到她的对面坐下,我在颤抖,她完全沉浸在尖叫中,我呼唤她,试图吸引她的注意,可是她完全没反应,我无计可施,只好加入她。
 
于是我也开始尖叫,几乎可以追得上她尖叫的强烈程度。她终于张开眼睛,看是谁在叫,我立刻要她看看周围的人,并且和在座的每个人连结。我要她尽可能地处在当下。
 
当我觉得她已经相当临在了,我让她再闭上双眼,可是她又开始尖叫。仍然像之前那样的强烈,我再一次把她从尖叫中拉出来,帮助她再次和团体中的每一个人连结。
 
我不断重复这个过程,直到她的尖叫声不再那么强烈。她的双眼依然闭着,我鼓励她看看周遭。
 
“你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我问她,试着把尖叫声的源头带到意识觉知中。
 
她开始无法抑制地深深啜泣,在尖叫和哭泣中换来换去。这个状况持续了大约十分钟,我鼓励她去辨认她在哪里以及描述在她身上所发生的事。
 
过了一会儿,她才有能力跟我沟通。她清楚感觉到她在德军的纳粹集中营,因为她形容了当时那里的建筑物和人们,也十分仔细地描述了那些纳粹守卫的模样。
 
她看起来四十五岁左右,所以我以为那是梦境记忆的浮现。我安抚她说,她以前所经历的现在不会再发生了。
 
我劝告她去充分感觉所有的感受,她终于放松下来,尖叫声终止了,啜泣也渐渐放缓,她变得十分平静。
 
我请她睁开双睁,再一次,我引导她进入临在的深层,并且要她直视在场每一个人的眼睛。
 
她照我说的做,一股强烈的爱的感受弥漫了整个房间,感觉好像神正与我们同在。她这辈子背负的尖叫声已经被释放了,她现在充满了神性的光和爱。这是我生命中最神圣的时刻之一,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我也觉得,这样的疗愈对我们的集体层面都是有影响的。
 
整个过程花了差不多一个上午,已经接近午餐时间了,我建议大家休息一下去吃中饭。我们一群人朝着酒店餐厅走去,路上一些酒店的客人神经紧张地瞅了瞅我们。在餐厅时,那位尖叫的女士坐在我旁边,用餐过程中她转向我。
 
“你是个奇怪的家伙!”她说。
 
“你是什么意思?”我挺惊讶地问。
 
“哦!当我在回忆时,你一直说那是我的梦境。”
 
“是的!”我回答,“就是这样啊。”
 
“不!那不是!”她抗议,“是在现实中,我当时只是个婴儿,这件事真正发生过。”
 
“你现在几岁了?”我问。
 
“我今年五十七岁,”她说,“我在现场!”
 
我沉默地吃完我的午餐。
 
 
【一个特殊的案例】
 
这个尖叫的故事,是情绪释放的一个特殊案例。你能想象在这样被压抑的尖叫下生活,会是什么样吗?还好,我们很少有人需要面对这么强烈的感受。
 
即使如此,处理这个恐怖经历所带来的情绪,也只花了九十分钟。结果是,她内在的尖叫耗尽了,得到了深层而持久的疗愈。
 
真相是,我们所有人都会将来自过去的压抑感受隐藏在内,而大多数人只需要几分钟就可以释放感受、完成治疗。
 
你可以在几分钟内将累世压抑的怒气安全地释放掉——只要你切中要害、敲对音符。如果你能完全地允许和接受它们,并在它们浮现时保持临在,你就可以在几分钟内释放掉所有来自童年的伤害和痛苦。
 
有时人们告诉我,他们已经做了许多年的心理治疗与情绪释放的工作,实在看不出有再做的必要。我的回应是,整个过程若没有临在能量的支持,就不是真正的治疗。
    标签:
    评论一下,作者需要你的鼓励!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热门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