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感受

作者:戒色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2-12 阅读: 字体:

第六章 感受(一)
 
 
 
 
我们总用想法逃避我们的感受,
 
如果想要停止思考并回到临在,
 
你需要去感觉你的感受。
 
We think to escape our feelings.
 
If you want to stop thinking and return to presence,
 
Then feel your feelings. 
 
 
【感觉你的感受】
 
感觉你的感受是非常重要的,感受给我们的生命带来丰富和充满活力的特性,它们带着生命的力量,给我们一种强烈的活着的感受。
 
然而,你若要和感受有正确的关系,你必须了解一些基本原则。
 
感受在此刻升起,它们与现在发生的事有关,它们流经你,一旦这一刻过去了,感受就消失了,它们不再逗留,也不应该逗留。
 
正如你在游乐场坐云霄飞车,当你下降时,你感受到的刺激都是立即呈现的,只属于那个片刻;你欣赏海上落日的美丽而升起的喜悦感,也只属于那个片刻;当你凝视挚爱之人的眼睛时,你满怀的爱意也只属于那个片刻;在网球比赛时,你以一记完美的短打赢了对手的那种胜利感,也只属于那个片刻。
 
感受在时间的世界之外,千万别把它们带进去。如果你执著于正面的感受,如喜悦或快乐,紧抓它们不放,它们就无法顺利流过你,这些感受会以记忆的方式在你的内在累积,结果,你就渐渐被吸入头脑的世界里。
 
同样,如果悲痛、伤害或愤怒这些所谓的负面情绪自你的内在升起时,你去拒绝或压抑它们,你也会陷入头脑的世界。
 
在这刻升起的感受是不属于你的,它们属于全宇宙和当下时刻,它们仅仅是流经你罢了!让它们自由地流动,你只要负责任地表达它们。如果你这么做,你会获得丰富的奖赏。
 
 
【不要思考你的感受】
 
所谓思考你的感受,就是去分析感受,这样会把你带离当下时刻,进入头脑。
 
关于感受,如果真有需要你知道的重要之事,那么,它们会在你体验感受时,从感受之中自动显现。如果没有显现,那就放松,去感觉你的感受就好,没有什么需要你知道的。
 
 
【超越故事】
 
过去的感受都会有故事相伴。你可以完全地感觉并表达这些感受,但是不要介入到故事里。故事来自过去,跟当下时刻是毫无关系的。
 
 
【躲避痛苦的阴谋】
 
人类竭尽心力去压抑痛苦的感受,如需求、伤害、悲伤和愤怒。主要的宗教也都没有揭示感受这些痛苦情绪的重要性,躲避痛苦好像一个阴谋。所有痛苦的核心,就是那活在分裂世界的苦,在那里没有人真正地处在当下。
 
讽刺的是,只要你压抑分裂世界里的痛苦,你就进入了分裂的世界。如果你拒绝去感受痛苦,你就会一直被拘留在那里。
 
 
【上瘾症】
 
上瘾是一种躲避的策略,它试图躲避压抑在你之内的情绪痛苦。无论让你上瘾的是毒品、酒精、性、食物或是电视,内在动机都是在躲避那些没有被解决的感受:需求、伤害或愤怒。如果你想要从瘾头当中解脱出来,你必须去感觉那些感受。
 
 
【痛苦】
 
情绪的痛苦先于肉体疼痛,如果你去感觉和经历情绪的痛苦,它会把讯息传给你,揭露你需要知道的一切:告诉你被套牢在过去的什么地方,还有什么是需要疗愈或注意的。它也会指出你在何处与临在脱轨了,并揭露你为什么无法诚实地与人来往,或为什么别人无法诚实地与你相处。
 
如果你注意到情绪的痛苦,并且去适当地回应,肉体的疼痛就不需要出现了。
 
不过,如果你忽略情绪的痛苦,不去回应它所传达的讯息,那么某种程度的“不适”(disease)就会逐渐地在你的身体里面显露出来。这个“不适”最终会造成肉体的疼痛,这种疼痛会十分顽强,因为它要传递讯息给你。
 
 
【感受的全光谱】
 
就像形成彩虹的主要色彩一样,恐惧、需求、伤害和愤怒的感觉形成你感受的全光谱,其他的感受只是从这些主要的感受衍生出来的而已。
 
如果要对别人表达感受,你必须分享你感受的全光谱。
 
举例来说,假设你对你先生或太太或朋友感到生气,因为他或她不听你说话。为了能有效地沟通,你必须承认、认可和坦白你生气的感受,不过你必须以负责任的方式去做。
 
“我感到很生气,因为我觉得你没有听我说话。”
 
然后你必须去感觉并坦白隐藏在怒气底下的受伤感受。当你坦白时,感觉那份伤害愈多,你的沟通就愈有效。
 
“当我觉得你没听我说话时,我觉得不被爱,不被关怀,这触动了所有我儿时的伤害。”
 
在分享伤害或悲伤时,诚实和显示脆弱是很重要的。如果想流泪,不要试图去遮掩它。伤痛之下隐藏着索求不遂的感受,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敢真正地告诉别人我们所需要的东西。我们的需求在儿时未能得到满足,所以我们学会了跟它们切断联系。现在我们与自己的需求失去了连接,这让需求更加得不到满足,我们因此而觉得受伤,气愤不已,所以你要去感觉你的需求,并把它清楚地表达出来。
 
“当我说话的时候清你听我说,我需要感觉到你在听,我需要被关注,我需要感觉被爱。”
 
如此一来,你的先生或太太或朋友就会用爱回应你,他们会很愿意听你说话,并与你一同处在当下。你不是去攻击、谴责或怪罪他们,你只是诚实真挚地分享你的感受。
 
在需求感之下的是恐惧,恐惧源自于儿时。如果你的父母在你需要他们的时候没有聆听或关照你,你就觉得孤独。对孩子来说,孤单的感觉是非常可怕的。在细微和无意识的层面,孤独会让你觉得生存受到了威胁。
 
所以现在,每当你觉得没人聆听你的时候,儿时的恐惧就会投射进入当下时刻,你觉得孤单而且索求不得,觉得受伤和生气。所有这些感受在一瞬间被触动并从你的内在无意识地升起。你不再是成年人了,你的反应就像那个害怕的、需索不得的、受伤而生气的孩子。
 
当你以负责的方式表达你全方位的感受后,你就开始脱离与他人的纠缠。感受会消失,而你就能回到临在中。
 
下一次,当你觉得先生、太太或朋友没听你说话时,你会知道没有必要做出情绪上的反射动作。只要处在当下,说出你的需求即可。
 
 
【分享喜悦】
 
正面的感受也有全光谱:寂静、和平、爱、快乐、喜悦!慷慨地分享这些感受,每个人都会被你的临在所鼓舞。
 
 
【什么是我们真正想要的】
 
我们真正想要的就是别人能与我们同处于当下,我们所追求的爱、接纳和认可都是临在的代替品。这份追求始于童年时期,那时我们了解到,没有人是真正临在的。不要接受任何代替品,直接开口邀请别人与你同处当下吧。
 
 
【焦虑】
 
如果受伤、悲伤、生气和暴怒的感受从你的内心升起,你却阻止这些感受的表达,你就会体验到焦虑感。如果压力不断累积而你继续压抑这些情绪的话,你就可能会惊慌失措(panicattack)。
 
若要减轻焦虑和惊惶,你就要允许这些深层的感受浮现出来,并有意识地表达它们。你必须完全感觉这些感受,并允许它们有权利经由你而表达出来,但要用一种负责任的方式。
 
 
【不健康的愤怒】
 
唯一不健康的生气方式就是压抑你内在怒气,或把怒气发在自己身上。
 
 
【愤怒和抑郁】
 
我们大多数人都懂得压抑愤怒,把它窝在心里,于是怒气就转向了内在。这常常会导致抑郁。
 
如果感到抑郁,你就问自己,是否对任何事怀有怒气。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再问自己是在生谁的气、为了什么而生气。如果要从抑郁中走出来,你必须去感受愤怒,并学会用有意识的、负责任的方式把它表达出来。
 
 
【愤怒和受伤】
 
如果你有受伤的感觉,那就表示你没有得到你想要的,或是你得到了你不想要的。和怒气一样,如果你感到受伤或生气,下面的问题就会升起。
 
你想要什么却没有得到?你不想要什么却得到了?你是否以清晰而充满爱的方式来表达你想要的?你是否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你是否允许自己去感觉那份受伤,或者是你不由自主地就用发怒来逃避受伤的感觉呢?
 
“从受伤到愤怒”这一自发性的表现是我们在童年早期学会的,它几乎会与我们相伴终生,如果你想从中解脱出来,你必须学会真实而负责地把愤怒表达出来,然后你必须再去感觉那受伤的感受。
 
 
【将伤害和愤怒分开】
 
对大多数的人来说,受伤和生气的感觉是融在一起的,这使得疗愈很难发生。
 
当你表达愤怒时,受伤的感觉会浮现。而当你在表达受伤的感觉时,怒气也会浮现,以至于这两种感受都没有被完全地表达出来。
 
你必须把这两种感受分清楚。首先,完全地感受并表达你的怒气,当愤怒被表达后,再去感觉伤害。生气几乎总是对伤害的一种反应,如果你能充分感觉伤害,怒气就无由存在了。
 
 
【让愤怒完全地表达】
 
真正的表达愤怒并不是一种情绪宣泄。它更像拉小提琴,你必须拉对音符,你必须允许愤怒发出自己的声音,你必须让愤怒做它自己。
 
愤怒是不友善的,它要咆哮、怒骂、责怪和咒诅,它要讨回公道,要惩罚任何伤害你的人。而且,它对适度的惩罚不感兴趣。如果你不用咒骂和责怪的方式,是无法充分表达怒气的。愤怒是蛮不讲理的,不过,只有在你允许它充分表达自己的时候,你才会发现这点。
 
一旦你认识到怒气是多么蛮横无理时,你就不可能太过严肃地去看待它,也不会迷失在它的故事里。
 
不要把你的怒气施加在任何人身上,这是很重要的。在表达愤怒时不要把别人扯进来,因为当你把怒气导向他人时,大多数人都会有情绪上的反应。不是怒气引发另一个愤怒的反应(还可能导致暴力),就是别人会成为你怒气施虐的对象。不管是哪一种,结果都不会令人满意。
 
比较好的方法是进到你的房间里,私下把怒气朝你生气的对象宣泄出来,夸大它,夸张地表现它,让怒气尽可能地做它自己。
 
愤怒是有故事的。你可以表达那个故事,但不要相信它。你只是单纯地让愤怒有权利存在并表达它自己。它需要感到被接受,如果你试图去除它,这就是一种微妙形式的批判,会导致怒气不能完整地被表达。
 
比觉知和负责的方式表达怒气,最终会引至大笑收场。
 
 
【不要对自己生气】
 
把怒气导向自己是非常不健康的,你必须找个人替代你。你可以生爸妈的气,你可以生伴侣或小孩的气,也可以生老板或前任男友的气,不管是谁都可以,就是不要生自己的气。
 
这并不是说你会去找他们表达你的怒气,只是说你必须找一个向外发泄怒气的方式,否则怒气会毒害你的内在,导致抑郁,最终让你生病。
 
你甚至可以对神生气,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类在受苦的时候会责怪神明,但这大多数是在无意识的层面进行的,很少表现出来。你是无法承受怒气在你的内在发展的。
 
 
【身体是头脑和小我的牺牲者】
 
如果你选择压抑怒气,你认为它会到哪去?它不会消失的,它会累积在你的身体里,结果就会让你的身体受苦。你的身体必须承担所有你压抑在内的感受,把这个重担从身体释放,绝对是明智之举。 
 
 
第六章 感受(二)
 
【生气静心法】
 
有意识及负责任地允许怒气被表达出来,也是一种静心,和静静坐着、观照呼吸一样重要。
 
如果你承载着许多压抑的怒气,请每天做一次生气静心,至少做一个月。在这之后,你就可以只在需要的时候做。生气静心至少要持续五分钟,最好单独在房间里进行,这样没有人可以听到你。
 
生气静心能让压抑在你内在的怒气完全表达出来,用一句基本的句子从头到尾支持你做静心,那就是:“我非常的生气。”
 
现在静心开始,就让怒气表达出来,大声地说出你想说的话,一旦开始了就不要停下来。找个对象或东西发泄怒气,让怒气流动。如果你骂不出话来了,就回到那个基本句,一直重复这个句子,直到下一股要表达的怒气升起。大声地吼出你想说的话是很重要的,这样你才能听见怒气在说些什么,这样做有助于在怒气流过你的时候,你与愤怒带来的故事保持距离,一直处在当下。
 
这不是宣泄,也不是试图去除掉怒气,你把怒气存在和表达的权利还给它。你必须敲对音符,找对音调,并且用完美的面部表情去表达。如果愿意,你可以紧握双拳,在必要时还可以去打枕垫。
 
夸大你的愤怒会有帮助,怒气是不讲道理的,它要诅咒、谩骂、责怪甚至杀戮。允许它这么做——用手榴弹炸飞你的爸妈,把你的老板丢到鳄鱼池内,发挥你的创意去报复。
 
生气静心是一种对怒气的欢祝,如果这样过了一会儿,你开始笑了起来,那你就完美地表达了怒气。怒气是蛮横无礼的,你不用太严肃地看待它。只是将它表达出来,享受它,用玩乐的方式让它从你的内在爆发,一直持续到它觉得完成了。你对怒气负责任的表达,会让你得到自由。
 
 
【怒气和狂怒的表达】
 
当我鼓励你去表达愤慨或暴怒时,我相信你会以负责的态度去做,在这些感受的表达中,不要扯上任何人。你的怒气不是别人的错,因为没有人可以让你生气。
 
你会生气是因为你内在聚积了压抑已久的愤怒,你必须为此负责。事实上那些惹你生气的人是你的朋友,他们为你带来释放一些压抑怒气的机会,你甚至应该感谢他们才对。
 
 
【恨】
 
恨是冰冷的,恨是闭塞的,恨是不原谅的,恨是固化了的怒气。不要把你的恨意投射到别人身上,因为那是会反弹回来的,就像你每回照镜子时,镜子反射出你的脸一样。
 
你的恨是从未被疗愈的旧伤中浮现的,也是从你此生未能得到满足的需求中升起的。
 
当恨自你的内在升起时,就让你自己充满恨吧!进入那恨的世界,去感觉它、拥有它、表达它、但不要相信它。它虽然来自你的内在,但它不是真理,唯有爱才是真理。你用临在来释放过去,放掉责怪,放下期待和怨恨。开口去要求你想要的,但不要执著于结果,为你那些未能满足的需求负起责任来。
 
慢慢地,恨就会开始在你之内溶解,怒气和怨恨会从你的生命中消失,唯有爱和当下时刻会存留。
 
 
【感受】
 
感受就像河流,本来应该在你的内在自由流动,当你压抑或否认你的感受时,你就在河中筑堤,阻挡它自由流动。你既然已经为自己筑堤了,就试着不带任何想法去体验这些感受,允许感受在你之内完全地表达,允许感受流过你的内在,允许感受客观地存在你之内。
 
 
【投射】
 
当我们压抑负面的感受时,这些感受就很有可能被我们无意识地投射到别人身上。举例来说,假设你是个喜欢批判的人,当批判的感受在你之内升起时,你不去接受或认可这些感受。因为你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喜欢批判的人,所以你否认批判的存在。
 
因此,你就把批判的能量投射到别人身上,在生活中,你就会坚信别人都在批判你。结果你就会觉得受伤或生气,但你去不知道这些你在经历的痛苦,其实是自己投射出来的。
 
 
【地狱】
 
活在地狱中,就是指活在一个充满你自己负面投射的世界中。
 
 
【丹尼尔在狮子窝里】
 
有一天我接到丹尼尔的来电,他是我的一个学生,也是一位很熟的朋友。他刚从西班牙旅行回来,感觉自己备受困扰,要求我尽快为他安排个案。
 
第二天我们见面了,他跟我说,他感到十分抑郁,甚至想自杀。他还感受到不合常理的恐惧感,而且害怕人群。
 
“你怕什么?”我问。
 
“我怕他们想伤害我。”
 
他觉得十分困惑,因为没有什么明显的理由让他会有这样的感觉。我请他回忆过去的几个星期里,是否有任何强烈的怒气从内在升起。每当有人跟我说他有抑郁感受的时候,这都是我首先要查证的。
 
他非常认真地思考我的问题。
 
“有一个人让我非常生气。”他说,“有一晚我在斯维里的一个派对中,碰到了一个很讨厌的醉汉,他的谈话使我大为不悦。”
 
“那你做了什么吗?”
 
“我什么都没做,我不想去惹麻烦,而且我有点怕他,他非常具有攻击性,但是不明显。我怕万一我说了什么,他会失控,可能会攻击我。”
 
“如果当时你没有恐惧,能以最真实的方式去行动的话,你会做什么?”
 
答案从他那里爆发出来。
 
“我会拿起一把尖刀,直接插进他那混账的喉咙。”
 
丹尼尔回答的力度让我吓了一大跳。它充满了暴力,非常恶毒,却是真实的。强而有力,也十分吓人。
 
“哇!”我真的十分讶异地说,“这就是从你遇见那个醉汉起,一直在你内在压抑的东西。由于你没有去表达出来,它就转向内在。这种程度的暴力压抑在你的内在,是会毒化你的。”
 
“但是如果当时我爆发出那么强烈的愤怒,我会因谋杀罪而入狱的。”他抗辩,“我不能让自己去感觉那么强烈的感受,因为那是会失控的。”
 
“我不是说你该去发泄在任何人身上,而是说你必须找机会允许那个能量以负责任的方式被表达出来。你必须把它向外表达,否则它会向内发展,造成强大的压力。当你试图去控制这压力时,你的能量就被封锁了,因而导致抑郁。”
 
我停顿了一下,让他有时间消化我说的话。
 
“如果你一直持续否认这么强烈的能量,它就随时可能把自己向外投射。而‘投射’可以在无意识的层面减轻我们内在的压力,这正是你的写照。在你之内压抑的暴怒和愤怒的暴力能量会投射到别人身上,于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你经历到来自外在的暴力和杀戮的欲望,结果就会使你变得多疑妄想。”
 
“我能做什么?”他问。
 
“你必须承认你暴力的天性,你是暴力的,你是个杀手,如果有任何人伤害你或侵犯你的空间,你就想宰了他们。不带任何批判地去拥抱它、接纳它、坦白它和表达它,这就是解脱的方式。一旦你承认了在你之内的暴力能量,你就不会再把它向外投射。当你全然地、负责任地把它表达出来后,你就会从抑郁当中走出来。”
 
他离开的时候觉得如释重负。几天后我们一起共进午餐,他开玩笑地告白说,他是一个暴力的男人,我得小心不要伤害到他的感受,否则他可能会杀了我。
 
我们大笑,并且一起愉快地享受午餐。
    标签:
    评论一下,作者需要你的鼓励!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热门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