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灵魂的旅程

作者:戒色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2-12 阅读: 字体:

第七章 灵魂的旅程(一)
 
 
你必须把自己从过去释放出来,
 
不过,这个过去不仅限于这一世。
 
The past from which you must release yourselfis
 
Not limited to this lifetime . 
 
 
【宏观的视野】
 
有关觉醒的教导真的很简单,我不想把它复杂化。然而对某些人而言,对自己正在经历的旅程有个清楚的理解是会有很大帮助的。这会把你们生命中所有的痛苦和困难的经验带入宏观的视野,进而揭示你们在地球上存在的深奥目的。
 
 
【灵魂的旅程】
 
你是一个经历生生世世旅程的灵魂。
 
在旅程开始之前,你存在于合一中,你是永恒的存在体,存在于天国中,就像伊甸园一样。但是你离开了天国,离开合一,进入时间、二元性和分裂的层面中,这就是你作为一个灵魂而开始的旅程。
 
灵魂的旅程穿越许多世,在这过程中获得了一种身份感。生活在肉体中的每一世,都会集合归纳成灵魂的自我感,就如同你今生的每个重大事件,最后会总结成你的自我感一样。
 
如果在久远的前世中,你曾经好争斗、喜施虐、控制欲强,丝毫不关怀或在意别人,这些负面的人格物质和在那一世你的想法和行为的果报,就会在你死的时候被转交给灵魂。
 
这会加重灵魂的分裂感和无价值感,而这些负面的物质也会带入接下来的几世。
 
如果你被伤害、抛弃、孤立或受到情绪的凌虐,这也会加重灵魂的分裂感。如果你在早先的几世中得到了一些限制性和自责的信念,它们也会被带入接下来的人生中,直到它们被带入意识觉知,并从灵魂中被释放掉为止。
 
灵魂之旅的整个重点是,净化自己的负面物质,疗愈过去的创伤和苦难,并且释放掉限制性的信念,这些都是灵魂在分裂的幻象中所涉及的。
 
在你进入这一世之前,灵魂写了一个剧本,提供你完成它目标的最佳机会。它的目标是回到合一状态,而你在地球上的生活,不是促成灵魂朝目标大步迈进,就是阻碍灵魂的进程。
 
就这样,你成了灵魂的特使。
 
当你在地球上完成了疗愈,灵魂也得到了疗愈;你释放了那些限制性的信念,它们也从灵魂释放掉了。当你为过去的施虐而忏悔和赎罪,那些过去施虐的业力也从灵魂释放掉了。
 
你在地球上愈觉醒,灵魂就会愈觉醒,而灵魂愈觉醒,你在地球上也就愈觉醒,这两个层面是相互依存的。
 
因此,在你生命的终点,当你离开身体而重返灵魂中时,你就必须面临下面的问题。
 
作为灵魂的代言人,你这趟旅程是否圆满成功?学到功课了吗?在你的努力下灵魂是否得到净化?还是你把未能解决的创痛、压抑的感受、未满足的欲求、误解、痛苦、冲突、孤立、恐惧和失败感都带回给灵魂?
 
你曾设法解除灵魂业力之债吗?还是你创造了更多的业力,让接下来的几世去解决?
 
极有可能的是,灵魂还需要继续净化。这出生、死亡、再生的过程会一直持续,直到灵魂完全净化,重回与“神”合一的状态中。
 
 
【悔悟】
 
如果在前世,你残酷、喜欢施虐,或做过一些让自己有罪恶感及羞耻感的事,那灵魂就必须找到它赎罪的方式。
 
在随之而来的几世中,灵魂也许会进入一个要求高层次的奉献、仁慈和爱的服务的生命剧本,作为赎罪的方式。
 
也许这个生命剧本会包括大量的静心,和深度的灵性修行。但这通常是不够的,一个曾经凌虐他人的灵魂,必须悔悟,前世凌虐愈多,需要的忏悔就愈多。
 
然而,如果过去对他人的凌虐还是停留在无意识的层面,真正的悔悟是不可能发生的,所以生命剧本会用一些方法,把过去对他人的凌虐带到意识层面。
 
为了要达到悔悟,灵魂有时会创造一个剧本,让你被人凌虐而不是扮演凌虐者的角色。这会使我们了解到基督的话,他说:“施于人,人必施于你。”
 
带着觉知去经历被凌虐的痛苦,你就不会想要把这种痛苦再加诸于他人,这样的悔悟是真实和虔诚的。
 
 
【一个机会】
 
就像你儿时痛苦或创伤的事件会影响你的整个生命一样,前世的痛苦和创伤也会影响你的生命。
 
为了使你从受限的过去中解脱出来,这些痛苦和创伤事件就必须在觉知中还原,这是疗愈过程的重点。被还原的事件是来自儿时还是遥远的前世并不重要。
 
事实上,你在今生所经历的创伤,也许是你灵魂层面一些深层议题投射出来的,它提供了一个疗愈灵魂的绝佳机会。
 
当你知道,疗愈和完成过去的事能释放你,并让你进入当下时刻和生命真理时,你就会知道,在你生命中的每个问题、冲突与困难,实际上都是一个疗愈和觉醒的机会。
 
 
【恢复前世的记忆】
 
多年前我还住在澳大利亚时,一位四十出头,叫做安妮的女士参加了我的讲座,她是三个小孩的母亲。她的生活用“杂乱无章”来形容也不为过。
 
她第一次参加我的课程时,充满了恐惧和焦虑。她害怕离开家,害怕开车,几乎什么都怕。不过她也有令人窝心的地方,我猜想,在她的恐惧和受伤之下,有一颗金子般的心。除了参加讲座之外,她也和我做了两三次个案。
 
我逐渐对她的故事有些了解。在儿时,她曾多年被一位家庭成员性侵犯,造成她的羞耻感、罪恶感和恐惧感,给她的生活带来了摧毁性的效果。
 
另一个童年的重大事件是,在她五岁时,她的祖父在她玩耍时在旁边的屋中兴举枪自杀。她深爱她祖父,感觉他是家里最亲近的人。然而就在他举枪自杀的前一刻,她还试图拥抱他,却被他不耐烦地推开。于是她把自己试图亲近祖父的意图和他的自杀联系在一块,进而认为是她造成的。这些事件在她的内在形成了很深的罪恶感,在她生命中的每一天,都如影随形地跟她在一起。
 
一个星期四的晚上,我注意到她在课后逗留不去。当大家都离去后,她朝我走过来,看起来很沮丧又非常需要帮助。
 
“怎么了?”我带着惊讶和关心问她。
 
“你必须帮助我,”她不断重复,并哭泣,“我今天检查出一个无法用手术治疗的脑瘤,他们说我只有三个月可以活了!”
 
我感到我的能量被用力地拉扯,她似乎要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我身上,而我的回答不但让她感到惊讶,连我自己都很讶异。
 
“你到现在还不了解吗?”我说,“对我来说你是死是活,是没有任何差别的。”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哭着跑出房间。
 
“你是我见过最无情最可怕的男人,”她离开时说,“我不会再和你说话了。”
 
那天晚上我睡得很不安稳,因为这件事让我十分困扰。我对她的回应似乎是不合情理的残酷无情,直到后来我才发觉原来那是完美的回答。
 
第二天早上十一点左右,她打电话来。
 
“我打电话来谢谢你。”她说,听起来平静而安稳。
 
“你把问题丢回给我,我了解到如果我要活下去,我必须对自己的情况负起责任,我将报名参加你十二月的静修会。”我很快地计算了一下。
 
“不过那是三个月以后啊!”我有点小心地说,“那时候你不是会死吗?我不知道如果你死在我课程上的话,我会有什么感受。”
 
她很坚持,所以我告诉她,如果她取得医生和家人的同意,就可以参加。
 
她也要求在静修前和我多做几次个案。在那几次个案中,我们有了重大的进展——将很多她儿时痛苦的记忆带到觉知中,这些记忆造成她巨大的创痛——很明显,她在情绪的层面上得到了疗愈。
 
我引导她、支持她表达和释放非常深层的痛苦、暴怒和生气的感受;她几乎背负了一辈子的恐惧总算平息了。她开始觉得比较有力,对生命也有比较正面的感受。脑瘤造成的肉体痛苦持续增强,有时她会因痛苦而完全瘫痪,头痛的折磨使她只剩下眼泪。瘤的尺寸似乎在增大,而医生也无能为力。
 
我和她所做的一切虽然在许多层面产生了疗愈,但却对她的身体状况毫无影响。
 
当年十二月底,她参加了静修活动,约有二十五位住宿的学员,他们都是以前上过课的学生。
 
那是一次非常强力的工作坊,大约在第四天,我和团体成员分享了一个深层疗愈的过程,目的是把儿时所有压抑和否认的感受带到表层来,让它们能被有意识地经历。
 
事实证明效果非常好,许多参加者再次经历了过去的伤痛,允许眼泪和愤怒浮现,并被完全有意识地表达出来。这是情绪治疗的关键,也是身体治疗的关键——尤其是疾病的根源如果是由情绪干扰造成的话,而大多数的疾病都是源自于心理因素。
 
对安妮而言,这个疗愈过程突然启动了一个新的层面,好像另一个领域的大门为她开启,她发现自己进入了某个前世。那一世的记忆和情绪的浮现,对她来说是个非常强烈的经验。
 
我对治疗的过程一向深信不疑,所以我允许任何事自然发生,而我自己则尽量保持与她同处于当下。我用鼓励和支持的话,向她保证她所经历的一切不是发生在现在,只是前世的一个记忆。
 
她不断地哭泣,重复地说她很抱歉,我进入她当下的体验中并且和她保持连结。她抽噎着说道,她曾经是个修道院的负责人,负责照料约一百名孤儿。她接到通知说敌军迫近,他们随时有被抢劫、强奸的可能。由于过度的惊吓,她选择逃跑,抛弃了所有孤儿,置他们于敌军而不顾。她满怀罪咎和悔恨,并在临终时带着这些进入她的灵魂。所以她的灵魂就会背负着这些罪咎和悔恨,并且带入接下来的几世,直到这些情绪被释放掉为止。
 
她祖父自杀而引发的罪恶感,是和她前世的感受连接在一起的。
 
在那一世,她的罪恶感大到她无法面对,所以也无法真正地忏悔。不过,当安妮在静修期间把那次经验恢复到觉知中,她才能够真正代表她的灵魂进行忏悔。结果,罪恶感从一个深层无意识的层面被释放解除了,这为她带来了深刻的疗愈效果。
 
罪恶感的能量一定和她的脑瘤有关,因为当她静修完回去看医生时,脑瘤不见了,医生简直无法相信。
 
她不仅在情绪和身体层面获得了疗愈,整个生命也转变了。每次我回墨尔本,她都会在机场接我,而那场静修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真有前世吗?】
 
在一个周末的工作坊中,团体中的一员有了震撼人心的前世经历。当这个经历浮到意识层面而表达出来时,深远的疗愈产生了。
 
不过,团员中的另一人对所发生的事感到非常困惑,他说出了他的顾虑。
 
“你谈到前世和业力果报。”他说,“但我从未有任何前世的经历,对我而言,我们所拥有的就只是今生而已。你对前世的说法使我对你的整个教导产生怀疑,虽然我喜爱你与我们分享的其他一切,而且它们也很合理,但为什么我要相信有前世呢?”
 
我由衷地感谢他的诚实。
 
“你的问题十分合理。”我告诉他,“我不要你相信任何我所说的话,我建议你不要因为我说有前世就相信,但也不要不相信。在这个阶段,唯一真正要采取的立场是不知道。到目前为止,你前世的记忆尚未打开让你来经历,所以这不是你应该顾虑的问题。”
 
他很认真地听我继续说下去。
 
“如果我要你接受我说的一切,我就会把你带入信念的世界,对你来说是一种侵犯,我绝对不会这么做!不过我可以和你分享我的经验,不是企图去说服你,而是简单地揭露前世的可能性和灵魂生生世世的旅程。我请你保持一颗开放的心,做一个不相信者,并不会比做一个盲从相信的人聪明。”
 
在我自己的经验里,我指导过一些人,他们的前世记忆是以非常震撼和戏剧性的方式自动浮现的。我没有用任何如催眠、回溯或其他什么方法去诱导它们发生。
 
我所相信的前世回忆,都是在我们深入临在,我们的人性变得更加诚实和真挚的时候自然发生的。在我指导过的人当中,前世的回忆似乎会在治疗和释放过去时,自然发生,当然,不是所有的人都这样。
 
对我而言,前世的存在是毋庸置疑的,因为这是我在指导别人时的体验。我亲眼见证到,在恢复前世的创作记忆后,疗愈自然发生了。我也曾忆起多个我自己的前世。 
 
 
第七章 灵魂的旅程(二)
 
【释放遥远的过去】
 
或许,用另一个前世治疗的案例,可以使你对前世的可能性更加地开放,但我不要求你相信它。
 
有一次,我指导一位二十初头的年轻女性,她已经参加我晚间教学座谈会三个多月了。她以前也曾和我做过几次个案。她是一位很有吸引力也很可爱的女性,举止大方,各方面都很协调,除了一项!她对男性的阴茎十分畏惧,她无法忍受任何裸体的男性靠近她,你可以想象这对她的个人生活有多大的影响,尤其是她的爱情生活。
 
她参加了我在北加州举办的七日静修,在静修中,她强烈的情绪开始显露出来。
 
我的反应是鼓励她去感觉那些感受,并完全地表达出来。开始我以为这些感受是来自于她儿时的创伤经验,并以此为原则进行治疗,但整个过程未有任何进展。
 
我突然灵机一动,知道她已不在这一世。我请她继续闭着眼睛,但环顾四周,告诉我她是谁,在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事。突然间,在她的歇斯底里中,冒出了一个故事。
 
她是一个在非洲村落居住的十二岁女孩,被绑架作为奴隶卖到海外。在海上的时候,她遭到恶劣的、暴力的性虐待,这可怕的性虐待记忆来势汹汹。
 
当她经历了她前世最悲惨的经验,包括她的死亡之后,她就开始放松了。她平静了几分钟,然后变得非常兴奋。她开始以全然狂喜的状态在静修中心绕圈奔跑,她以极度喜悦的方式庆祝自己从前世的经历中解脱。对我们在场的见证者来说,目睹这样强而有力的疗愈过程,真是令人雀跃不已。
 
疗愈的结果:她对性的恐惧感完全消失了。不到两年她就结婚了,现在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
 
 
【治疗是必须的吗?】
 
有些迈向觉醒的灵修途径认为,疗愈是不需要的,他们也认为关注过去会使你留在过去,唯一需要的是活在当下,这样就没有过去需要被治疗了。
 
这的确是真的,如果在日常生活和人际关系中,你基本上都能安住于当下,那么治疗是不需要的,过去也无关紧要了。
 
不过许多走在灵修道路上的人,都觉得处在当下是很困难的。好像他们被困在一个尚未圆满解决的过去中,无法获得释放。
 
对这些人来说,如果他们想把自己从头脑的世界里释放出来,并且能完全,永久地安住于临在的觉醒状态中,那么,治疗就是有必要的。
 
不必刻意寻找什么是需要治疗的,你不需要专注于过去,只要待在当下,临在就会为你做这项工作。临在的力量会把所有需要治疗的一切带到意识觉知中。
 
当它们浮现出来等待治疗和成全时,你就释放了过去,过去也释放了你,而这样你就能深入当下时刻。
 
 
【临在治疗的力量】
 
当下时刻是进入过去的大门,使得真正的疗愈和成全有可能达成。经由临在的力量得到的治疗,并没有什么神奇之处。就像我们召唤神的恩典和力量,不单靠完全的处在当下,也要在我们的人性中保持诚实和真挚。
 
 
【头痛】
 
一位参加静修的女士,抱怨她几乎一辈子都饱受头痛之苦。
 
“你现在头痛吗?”我问她。她说痛。
 
“这是因为你不让你自己去感觉你的感受。”
 
“我想要感觉我的感受。”她说。
 
我请她到讲台来,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她坐定后,闭上双眼,我引导她进入深层的临在。
 
她按照我说的话,和身体的呼吸同在当下,并和每一刻她所听到的声音同处于当下。
 
“现在我请你和头痛同处于当下,它是当下时刻的一部分,它有权在这里,完完全全地去感受它,跟它在一起,对它说‘是’。”
 
当她和头痛共处于当下时,感受逐渐浮现,她也开始哭泣。
 
“就让眼泪流吧!”我告诉她,“它们有权在这里。”
 
她哭得更厉害了,而且开始抱怨说胃很痛。
 
当我们压抑感受时,这些感受坚持要引起我们的注意,很可能会显现为肉体的疼痛。
 
“和你的胃痛共处于当下。”我温和地建议她,“它有权在这里。”
 
眼泪自她的脸颊流下,她终于在泪水中开口了。
 
“我觉得好没有价值。”
 
“没有价值的感受也有权在这里,感受它,和它同处于当下。”
 
我处理的方式很简单,就是鼓励她和每一刻呈现出来的东西完全处于当下。她跟随着我的引导,去感觉她所有的感受。过了一会儿,眼泪渐停,她平静了许多。
 
“你的头痛怎么样了?”我问她。
 
“好多了!”她回答,显然有些惊讶——只要去感觉所有压抑在内的情绪,她的头痛就能消除,“不过我觉得右眼后方还是有点不舒服,有一小部分的头痛还逗留在那里。”
 
因此我知道还有一些未完成的事项,有一些更深层的东西需要疗愈。
 
“不管你的头痛中还有什么留下来,我都请你和它同处于当下,只要去感觉它,如同你在关照它一样。”我在一旁等着她进入当下,“现在,如果眼后剩余的一点疼痛能经由你说话,它要说什么,让它经由你说出来。”
 
头痛经由她说话,“我不要在这里。”它说。
 
“你为什么不要在这里?”我问。
 
她开始歇斯底里地哭:“我不想看,我不想看。”
 
“你不想看什么?”
 
“每个人都要死了,每个在我周围的人都快死了,我救不了他们。”
 
“他们在一栋房子里,房子失火了。”
 
她尖叫:“喔!天哪!喔!天哪!”
 
很明显,一个前世的记忆浮现了,我鼓励她好好看着发生的一切,并且让所有感受完全浮上来。
 
“喔!天哪!”她哭泣,“我无法帮助他们!我无法帮助他们!”
 
她无法抑制地一直哭泣,充满无助与悔恨,我鼓励她留在感受中,并把这件事情看完。
 
“请求他们原谅你。”我建议,“告诉他们你非常抱歉,你救不了他们。”
 
她在深深的泪水中勉强配合我的指示,请求那些死于火灾的人原谅她,并表达了深深的悲痛。突然之间她安静下来,而且非常平静,一股祥和之气降临在她身上。
 
“发生了什么事?”我问她,“结束了吗?”
 
“是的。”她轻柔地回答。
 
过了一会儿,我问她头痛怎么样了。
 
“不见了!”她大笑。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整个人焕然一新。当我们处在当下并且对自己的每个层面负责时,疗愈可以达到的深度总会令我感到惊叹。
 
“你现在想睁开眼睛吗?”我问她。
 
她睁开双眼,开始感谢在场的所有人,感谢他们在她经历这样的考验时与她同处于当下。她先是大笑,然后喜极而泣,不过现在是喜悦和解放的泪水,这真是受到祝福的一刻。
 
十二个月后她再次参加静修,她告诉我们自从上次静修后,干扰她一生的头痛完全不见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治疗】
 
我并不认为这样的疗愈是一个心理学的过程,在真正的治疗中,你回归真实的天性。这就好比是剥洋葱,一层一层地剥,直到本质的你显露出来。回归到你的天真无邪,回归到你的整体。
 
在疗愈和释放的过程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你不要试图除掉任何东西,不要试图去做任何分析,更不要试图去修正任何东西。
 
你只是允许那些被你压抑的痛苦情绪和记忆进入意识中,因为在当时,要完全地、有意识地去经历它们,实在是太痛苦了。当感受浮现,进入觉知和负责的表达中,过去就完整了,并且从你和你的灵魂当中被解放出来。
 
当你处在当下时,让所有感受浮现是很安全的。因为你知道它们和当下时刻毫无关系,你也不会去认同这些感受编造出来的故事。
 
然而,治疗的要诀就是当感受浮现时,要与它们同处于当下。恐惧、需索不得、受伤、愤怒的这些感受,只会在有人真挚地表达它们,并且在表达时与它们同处于当下时,才会消融。那个人就是你,处于临在中的你。
 
 
【不是每个人都会面对如此震撼的议题】
 
对我们大多数人而言,只要你知道方法,治疗过去是相当简单的。我们大多数人的创伤都没有大到需要回到前世才能治疗并完成的地步,这一世就已经足够了。
 
 
【信任】
 
我的经验是,你始终可以信任在疗愈和觉醒过程中升起的任何现象。无论是来自儿时的痛苦或怒气,还是来自前世的创伤事件。如果你还没有准备好,它们就不会浮现。
 
疗愈并释放过去自有天然的时机,你可以信任这个时机,只要放松、允许和表达,并在过程中保持临在。如果没有任何东西自过去升起,那么就相信这一事实。
 
 
【觉醒之路】
 
所有过去的你,都如影随形地追随着你。它们在等待你完全的觉醒,它们在等待你回家,回到合一、爱、智慧、宁静和慈悲中。
 
小时候的你也一直跟你在一起,它在等待着一直想要的:无条件的爱和接纳。这会最终治疗它,安定它,让它放松下来,并臣服于你本体的无限宽广中。
 
不仅仅是儿时的你走在你的后面,所有你过去的转世身份也仍然跟着你。寻道者、海盗、强盗、圣人等,他们为你踏向合一的每一步鼓掌加油。
 
所以在今生,你应该在觉醒之路上走得比以前更远一点,那样所有你前世的身份都会跟着你一起走,你的学习就是他们的学习,你的实现就是他们的实现,你的完成就是他们的完成。因为他们曾经有过跟你相同的旅程,你的回归就是他们的回归。
 
而且他们都会充满爱意地向你臣服,因为你是真正的主人,你替他们找到了路,他们就愿意消失并融入你,过去会消失而进入当下。
    标签:
    评论一下,作者需要你的鼓励!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热门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