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

作者:戒色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2-12 阅读: 字体:

第十一章 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一)
 
 
对觉醒的人而言,死亡如同幻象。
 
For one who is awake,death is seen as an illusion. 
 
 
【超越死亡】
 
如果你在生活中精通临在的艺术,那么当你离开这个世界时也依然能够处在当下,这样你就不会知晓死亡的到来。你只知道生命,以及在那一刻,从一个存在领域到另一个领域的转移动作,这就是所谓死亡。在当下时刻,没有死亡,只有生命。
 
 
【死亡是幻象】
 
你唯一可以知道死亡的方式就是用你的头脑,你可以预期死亡,这样就会创造出对死亡的恐惧,但死亡不会从天而降,它只是逐步靠近。如果你放松并停留在当下,你不会对即将来临的事物有所期待。在此只有当下时刻,而在这一刻,没有死亡,只有生命。
 
 
【永恒的生命】
 
在永恒临在的最深层次,你永远在那儿,也一直会在那里。这就是耶稣说的:“还没有亚伯拉罕之前,我就存在。”
 
 
【接受死亡】
 
我曾有面对死亡的机会,当时我已确定死亡的逼近,而我将要死去。
 
我臣服并且说:“是的。”
 
这在我觉醒的旅程中,是个转化的关键期。结果是,我没死,但在真正臣服的刹那,我的内在有些东西开启了。接受死亡,是全然活出生命的必要条件。它也是临在的先决条件,因为活在当下意味着在每一刻,都让过去死亡。
 
 
【死亡静心】
 
有些人对死亡有高度的恐惧,我建议他们做以下的静心,这些方式会把死亡的恐惧带到意识觉知中,并带入对死亡的接受和臣服。
 
闭上眼睛与你正在呼吸的身体同处于当下,让自己与每一刻你听到的声音同处于当下,与轻抚你脸庞的空气同处于当下,与你内在的空间以及所处的空间同处于当下。
 
如果你真正地处在当下,你会感到寂静、和平与安宁。处于临在中一两分钟之后,对存在于你内在寂静核心的神说这些话,在寂静中,朝着寂静说:
 
“挚爱的神,我准备好了,如果让我死是你的旨意,那么我已经准备好顺从于你了。”
 
“你现在就可以带我走,我把自己完全交给你。”
 
继续停留在临在中三分钟,准备好并处在顺从的状态中,如果在这三分钟内你没死,那么说下面这些话。
 
“感谢你,神!我接受你赐给我在这里额外的二十四小时,让我能完全地享受我的生命。”
 
每天重复这个静心练习,持续一个月。
 
 
【为何死亡如此痛苦】
 
我和我的一位学生瑞克做过一次个案,他现在已是我亲密的朋友。在我们做个案前的几个月,他得知母亲因为癌症而将不久于人世,于是火速赶回加拿大。在几个月内,他眼睁睁地看着朝气蓬勃的母亲日渐憔悴而死。她的过世让他深受打击。看着疾病长期折磨他的母亲,令他痛不欲生,整个经历让他意志完全消沉。
 
“为什么死亡是如此痛苦?”他非常真诚地问我,让我深受感动。
 
“死亡如此痛苦是因为我们执著于自己熟悉的生命,我们执著于我们所爱的人,我们执著于人和物,我们甚至执著于日常的生活习性。死亡结束了这一切,而紧接死亡而来的是进入未知的旅程,害怕是自然的,我们为自己感到害怕,为我们所爱的人感到害怕,因为我们害怕‘未知’。”
 
“我如何超越对未知的恐惧?又如何超越对死亡的恐惧?”
 
“如果你确切地知道,在你受孕成形之前你就存在,而死后也会继续存在,你就会放松下来。因为你知道死亡不只是结束,也是另一个开始。只有在完全觉醒进入当下的时刻,我们才会认识到自己永恒存在的本质。也只有当我们能与死亡完全和睦共处时,我们才能开始全然的生活。”
 
“要和死亡有良好的关系,我们必须学习让刚刚消逝的那一刻死去,然后我们就能不断地在每个当下时刻时刻更新自己,而当下时刻才是生命之所在。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全然地活出生命。”
 
在反思我的话时,瑞克内在深处的一些东西正在翻涌。
 
“你现在有什么感受?”我问他。
 
“很悲伤。”
 
“闭上眼睛,真正地进入哀伤的感受。”我温和地催促着,“不要拒绝它,不要挣扎反抗,让它呈现原本的样子。”瑞克以前就和我一起做过这样的治疗,所以很快就进入状况,完全地感受那个哀伤。
 
“如果哀伤的感受能用一个句子来表达它自己,它会说什么呢?”
 
“我想你,妈妈!而且我很抱歉,你不得不受苦。”巨大的失落感淹没了他。
 
“这就对了!让它出来,让它上来!”
 
悲痛之情倾泄而出,先是愤怒接着是眼泪。
 
“你想跟你的母亲说话吗?”我问,“我可以请她来这里,让你有机会去完成你与她之间未能完成的心愿。”
 
“你怎么做得到呢?”他泪眼朦胧地问。
 
“这是我在一次觉醒的过程中开启的能力,我可以请你的母亲过来,无论她在灵魂之旅的何处。这是超乎你想象的,但经由临在的力量,她真的会出现在你内在的眼中,你要我请她过来吗?”
 
他点点头,所以我就召唤他的母亲来到现场。他的双眼仍然是紧闭的。
 
“你看到你的母亲在眼前吗?”我问。
 
“是的!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好像她真的在这里,我几乎伸手就能碰到她。”
 
“你有什么话想要对你母亲说吗?清楚地对她表达,她就会回应你。”
 
“我好想你,妈妈!我很难过你在医院受了那么多的苦。”他开始感到罪咎。
 
“你是那么勇敢,我好想能多帮助你一些,也想让你舒服一点,我甚至没告诉你我是多么爱你。”
 
“她是怎么回应的?”我问。
 
“她告诉我她的死亡过程,在她死的前两天,她找到了和平,知道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她觉得自己完全被一股温暖而美丽的爱包围着,完全地被保护着,她对自己要去的地方充满期待。”
 
我引导他和母亲进入深层的交融,最后,他睁开眼睛注视着我。
 
“在她死的时候,我没能和她在那和平的地方相会,”他解释,“我深深地陷在自己的悲伤中。但是李尔纳,就在你刚刚的引导下,我得以和她在那充满爱的地方会合,这是一个我自己无法完成的事情。”
 
“她还有什么想对你说的吗?”
 
“她告诉我,当她接受神的决定,离开自己的身体时,她获得了极大的快乐,她要我也接受。”
 
我可以感受到瑞克的抗拒。
 
“我们本来就要顺从地生活在宇宙的旨意中,”我告诉她,“无论每一刻发生了什么,都是宇宙的旨意,因为它已经在发生了。”
 
“就是说我必须臣服于痛苦?”
 
“你不是臣服于痛苦,而是臣服于你生命中发生的一切,即使那是所爱之人的死亡。让你痛苦的是你拒绝接受所发生的事,母亲的去世对你来说可以是一件愉快的事——如果你接受它,并与她同处于离开时的状态下。”
 
瑞克似乎明白了,他放松下来,慢慢地深入临在中,他继续和母亲对话,直到感觉完成了才停止。 
 
 
第十一章 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二)
 
【艾伦和死亡天使】
 
几年前在纽约,一位朋友也是我的学生莱斯利,问我是否能为她的朋友艾伦做个案,她病得很重。而艾伦实在病得太重不能旅行,我必须去她长岛的家拜访她。
 
我当然同意,在我们约定的当天,有人载我去艾伦的家。当我们接近艾伦家时,我讶异地发现,艾伦住在一栋大豪宅里,美丽的花园中,草木被修剪得整齐别致。我们穿过长长的蜿蜒车道,停好车,一位穿着护士服的朴实女士站在门口迎接我们。
 
我先去了洗手间,莱斯利则去艾伦的房间告诉她我们的到来,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艾伦了,所以想先和她私下叙叙。在我出了洗手间向艾伦的房间走去时,莱斯利在廊道上拦住了我,脸上带着十分担忧的表情。
 
“她的情况比我知道的还糟。”她告诉我。
 
我随着莱斯利进入艾伦的房内,艾伦背靠着一些枕垫坐在病床上,她的鼻子和手臂都插着输液管,看起来十分苍白,在我看来她可能活不久了。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我打搅了她。
 
“我实在不确定我能帮你什么?”我说。
 
艾伦的声音十分衰弱而且颤抖。
 
“我喜欢你的书,”她回答我,“你大老远来,何不多待一会儿?”
 
她非常和善,而我对她的纯真也十分感动,莱斯利离开房间后,我们开始做个案,在开始前我花了五分钟和她坐在一起。
 
“你有什么感受吗?”我问她。
 
她停了一会儿,好像在感觉她内在的感受。
 
“我害怕,我怕死。”她说。
 
她开始哭泣,我握着她的手和她坐在一起,同处于临在中,我直视她满含泪水的双眼,似乎没有任何必要去否认死亡正在逐渐地接近。
 
“感到害怕是可以的,”他说,“就去感受那恐惧。我们都会死,我们都害怕死亡,然而死亡是生命中无法避免的部分。”
 
我们的双眼相互凝视,我看见了她心中的恐惧,她几乎到了惊慌失措的边缘。
 
“再一次对我说一说你的感受。”我温和地说,我要她和感受连接,我要她去感受她的恐惧并和恐惧同处于当下。
 
“我害怕,我不想死。”更多的泪水流出。
 
“感受那个恐惧。”我说,鼓励她继续留在当下,“只要去感觉恐惧,不要试图逃离它。”
 
她似乎回应了我的建议,过了一会儿,眼泪停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宁静,她闭上双眼,我与她保持高度的临在。最后,她开口说话。
 
“恐惧停止了。”她说,有点讶异地看着我,“我现在觉得很平和。”
 
她睁开双眼对着我微笑。
 
“我感受到深深的和平,好美啊!”她说。
 
她再次闭上双眼,放松地进入内在升起的深度和平感中。
 
“太美好了。”她温柔地重复说了几次,眼睛仍然闭着,突然间她整个脸散发出明亮的笑容。
 
“天使在这里。”她说,“天使和我在一起。”
 
她流露出惊讶和喜悦。
 
“他们告诉我,一切安好,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她突然睁开眼直视着我。
 
“他们说是他们把你送来给我的。”
 
在沉寂中,我们的双眼彼此凝视,她现在和我深处于临在中。在临在永恒的片刻中,强烈的爱的感受充满我们之间,她的整个本体光芒四射,那样的强烈,我几乎看不见她的脸,她似乎完全消失在光中。
 
“你消失在光中了。”我对她说。
 
“真的吗?”她问,带着小孩的纯真。
 
我点点头,她闭上眼睛继续感觉。
 
“还是这样吗?”她闭着眼睛问我,“我仍然消失在光中吗?”
 
“更光亮了。”我温和地说。
 
而这是事实,她全身都在发光,头部更是光芒万丈,我几乎看不见她的脸,她很放松、很高兴她整个人都化成了光。
 
过了几分钟,下一个启示又出现了。
 
“神在我的身边,”她带着敬畏悄悄地说,“神在我的身边呢。”
 
很明显地可以看出她处在极度的狂喜之中,过了一会儿,她睁开眼睛。
 
“非常感谢你,”她柔声说,“我现在对死亡做好了准备,不再害怕了。”
 
“你确定?”我问。
 
她点点头,带着微笑,闭上眼睛准备离开她的肉体。
 
距我们个案结束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我陪她坐着,处在寂静和临在中,一起等待着她的死亡,过了二十分钟,我轻柔地打破了沉寂。
 
“你觉得怎么样呢?”我问。
 
她睁开了一只眼睛:“实际上,我感觉很强壮,”她说,“我不认为会发生在今天。”
 
我对她说是我该告辞的时间了,并问她是否要我明天再来一趟,她说是,所以第二天同一时间我又来了,这个小时在愉快中度过,她仍然活得好好的。事实上,接下来的三天我每天都来,而她愈来愈强壮。据我所知她仍然活着,不过我并没有和她保持联络。
 
我与艾伦的经历是我生命经历中最神圣的经验之一,它确认了我的所知,这是很重要的——去感觉和承认我们的恐惧,并且在所有的状况下与我们的感觉同处于当下,特别是在死亡这件事上。
 
 
【堕落】
 
有一件比死亡更糟糕的事,那就是堕落!
 
真实的状况是我们全都堕落了,这实在是太痛苦而且令人懊恼的事情,所以我们就把它深深地埋在头脑中,完全超乎我们意识的觉知范围。我们从根本上彻底拒绝接受我们的堕落,因为那实在是太痛苦了。
 
什么是堕落呢?我可以很清楚地表明,那就是掉进无意识中,全人类都掉了进去。
 
这个堕落是从生命的实相堕入幻象的世界,从合一堕入分裂,从爱、真理和力量中堕落,从恩典和纯真中堕落,从已知中堕落,从神那里堕落。
 
如果不能接受我们的堕落,我们就无法得到提升和觉醒。
 
基督称那些堕落的人是已死的活人,如果你迷失在头脑里,你就不能或不愿回应他觉醒的呼唤,对他而言你已经死了。
 
“让死人埋葬死人。”他告诉一位门徒。
 
他的邀请——对那些会回应他的人——是要你复活并进入生命。
 
来吧!救赎你自己吧!把幻象的世界远远抛在脑后,它是为那些死人而存在的,不是为活人!把自己从小我和头脑的世界里解放出来,经由当下时刻的大门,全然地进入生命。
 
即将承受地土的不是那些谦恭的人,而是那些觉醒并能做自己主宰的人。这是你最终的命运,履行你对神的服务,完成你的灵魂之旅。
 
当你真正完成了旅程,并从根本上安住于临在时,你就可以做这样的宣告:
 
“神啊,我完成了,我终于到家了,我在当下的世界里安家了。”
 
然后,天使会歌颂:“哈利路亚!”

    上一篇:第十章 在时间的世界里生活 下一篇:没有了

    标签:
    评论一下,作者需要你的鼓励!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热门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