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孝父母,读破千经万典也是报应惨烈

作者:戒色 来源:戒色 时间:2020-02-27 阅读: 字体:

我今年34岁,在别人的“而立”之年,早就应该事业有成或者有一番作为了,而我却仍然一无所有,做着一些完了今天不知道有没有明天的零散工作。每天倾尽时间和劳力也只能拼来二三十元的报酬,甚至有时停工一下子就是三四天,一个月下来,能凑合个六七百块的生活费已经是很不错了。如果我只是孤身一人,如果我的年龄能再减去一个十年,那这样的生活倒也可以算得上“干净利落”,可我已经是一个9月大的孩子的爸爸,也是那个为了照顾孩子而没了工作的妈妈的丈夫,为了养活这三口,在当今社会物价飞涨的世道,用六七百块钱每月的日子是怎么过的,相信大家一定能发挥出各种各样的想象来。可是无论想象力如何的丰富,相信大家一定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么窝囊的一个人吧?对,绝对是有,这个人就是当前这个在写这篇以自身为反面教材文章的人。其实甚至连我本人,几度多次的敲破了脑门也无法想明白我为何会沦落成这样。

一身所谓的知识,却没有一个用得上的地方,一脑子所谓的创意却从未有遇上一个懂得欣赏的伯乐,半辈子所谓的工作经验却从没能改善过我的生活。我茫然的走在街道上,自卑地低头走着,因为我感觉我是最无能的,我深深的知道,在地上随便捡个人每个月的工资都比我的高,不小心碰到一个人你都会发现他们比我活得更自信,说话显得更有底气,甚至连他们的手机都比我的好多了,更别说人家可以随意的就能找到一份工作了,哪里像我,活了34年,竟然发展到怕见人啊!怕别人一交流就发现我是这样的,怕见到别人瞧不起自己的目光,更别说应聘了。因为我这样的情况,我老婆已经成为了我的奶娘,每次出门我都让她走在前头,无论是跟人打交道还是什么的,我都让她先上前打探,我在后面殿后。因为自己的窝废,我曾经n个无数次地问她有没有后悔选择了我,她一次又一次无力的平静平淡的回答:傻瓜,都老夫老妻了,还说这个干吗?每当她说完这话时,如果在6年前我是感动的,在3年前我是挥泪如雨的,而现在我表情是木讷的,因为谁也不知道我的泪淌进了心田,淹没得我一片寂凉。

曾经风度翩翩的那个我啊,何时变成大腹便便,肥肚油臀丑毛外露,拖鞋邋遢毛发参差的大叔了?曾经壮志慢胸怀的那个我啊,怎么连去当个临工,问询一下自己工价勇气的小肚鸡肠都没有了?曾经雄辩滔滔满腹经纶的那个我啊,是什么让你连简单的交流都变得词不达意了?曾经聪慧过人,一学就会的那个我啊,是什么经历让你现在连倒杯水都要想半天了?曾经。。。。。。为何。。。。。。?曾经。。。。。。为何。。。。。。

04年开始我就接触了佛法,直至今天快10年了,我真的一点都不精进。2006年才开始素食3年,10年才开始诵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100万遍,十地明咒约15万,大白伞盖佛母咒,准提神咒约10万,莲花生大士心咒数万,11-12年才开始施食(每天2-3次),一切如来心秘密全身舍利宝箧印陀罗尼经3000左右,12-13年才开始诵大悲咒4500遍左右,心经才8000,往生咒才13000。。。。。。假如诵经消孽真实不虚,那么尽管我诵时还没达到“心无杂念”去诵的境界,但是因为佛法的慈悲愿力的缘故,我相信无论我就算念的时候心有一点点的不诚,读诵了一万遍,起码也能获得一遍的感应吧,凭借着这样幼稚的念想,我一直坚持,一直坚持,再坚持,继续坚持,仍然坚持。。。。。。

直至那一天我老婆和儿子轮流的几番的到医院做客,我心底的那道线终于再一次崩堤了。在浴室我一手握着莲蓬头,一手撑着瓷砖墙掏心裂肺地对着虚空悲切地哀嚎:佛菩萨啊,我一次又一次的求你,我不停止没有休息的念你,我没杀过人,没放过火,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却变成了这样,我的一切都变成了什么了?你们回答我,你们回答我吧,我做错了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点滴的珠沫在我脸颊滑下,分不清是泪儿还是水花。

这次与佛菩萨的“对话”在2013年5月22日左右,没过两天我就得到了“回复”,无意间看到的一些文章(这些文章我会在最后为各位呈献),里面的字字句句仿若照妖镜一样让我内心当中真实的丑陋得以现型,让我愧疚得无处遁藏,在夜里,我哭得无脸见人,枕头被溅落的涕泪污辱得一塌糊涂,观照到自己的真恶,我抽泣到无话可说,只好让漫长岁月彷如尘劫的压抑在此宣泄,在此谢罪。浑浊的泪网,按捺的哽咽扭曲了整个空间,却只有一个被从新认识的符号在心底里沉淀:是我错了,我彻底地错了。

所谓祸福无门,惟人自召果然真实不虚,并非佛菩萨没有加持保佑我,也并非佛法经典法门不灵验了,而是我以前一直在行极大之恶。忍辱经云:善之极莫大于孝,恶之极不孝也。因为不孝父母的这种极恶的行为,于诸大乘经典又有什么可能会有感应呢?佛曰:佛为出世间最胜福田,父母是世间最胜福田;可见既然我从来没有在这片福田里面播种过关爱,尊重,供养财布施的种子,那么我的人生又如何能收获被关爱,尊重,财富的果实呢?我一直认为父母难相处,以这为借口从来没有去面对自己的狭隘,从来没有承认看人不顺眼,就是因为自己心量不够宽。从来没有用心感受父母的付出,所以不懂得父母恩如山高岳深。以至于我今天的人生完全是自作自受的结果。下面我愿扒开我虚伪的外壳,让大家认识我屎尿般的内在,希望这些真实的血肉交织的故事能为至心阅读至此的您做一面反镜,引以为鉴。

在我初中毕业后的一天,我恋上了文具店的那个她,铅笔毛笔橡皮画,全买遍只为见她,可惜初恋无经验,天天见面无它话,后来损友出高招,情书一封寄与她,谁知草稿没寄出,先把父母劳牵挂,当时爸妈苦婆心,不辞唇舌与尴尬,为我讲解早恋种种的有害青春学业年华的道理,因为在他们眼里我是如此无暇。可你知道我怎样吗?我当时右手拿着一个铁锤,一下又一下狠狠地捶打着自己的左手掌心,将父母怒目而视,心里还产生了连禽兽都不会有的极恶的念头,我居然心想:你再说一句,我就一锤砸到你头上,把你砸死。虽然当时没有真的敢动手,但是因为这个极恶之念就在父母的这片福田上种下了一个恶种子,而这个田并不是在父母身上,不是在天上,也不是在佛菩萨的笔记本里,而是在我的心里,当条件成熟了,在我心里的这颗恶种子就会感召出一个恶果来。成果的速度取决于种下去的那个力度,的确是因果之报如影随形,无论逃到哪里也徒劳。

大集经云: 世若无佛,善事父母,事父母即是事佛也。佛言:若人于父母所,作少供养,获福无量,少作不顺,罪亦无量。因为我内心动了如此没人性的一个恶念之后,获得的罪报是怎样的呢?就在这以后不久,还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发生了一场意外,遇上了最早期的“撞车党”,勒索不成就纠集了七八个人用砖头将我打伤,打的时候全部都是往脑袋上砸的,结果我在医院里面度过了半个月,我当时是拼了命的往人群当中逃的,要不然,那些人动了真格要我的命的。出院时医院判定我是轻度的脑震荡,自此之后的十几年漫长的岁月里我一直被重度失眠折磨,白天完全不可能入睡,生不如死,没有一天睡过一个好觉,心理后遗了自闭,忧郁的症状,一直以来药石无效。这些都是当初我一念用锤子砸父亲的头取他性命的果报。结果我被人砸头,而且都是动真格要命的。所谓纤毫受报真实不虚,都一一对应地报到了我身上。

自从中专毕业后出来工作,因为身体的这个因素,父母将我安排到他们好友的公司上班以作照顾,可我就是不自量力要耍酷到外面闯,老是与父母争吵的不可开交,直至成功地将这份工作“丢掉”。父母给予的礼物是最大的福气,而我却选择将他丢弃,所以在“那田里”又播种了“丢掉”的种子,将来必定会收获丢掉工作的果实,事实的确如此,在日后的长达几年的时间里,我没有一份工作可以超过三个月,而且大部分刚刚好都是三个月。那时候我的设计作品不在中等水平以下,离职的原因也并不是被开除的,而是总是有些障碍让我无法再坚持下去了。而一直我却不知道这全部都是“丢掉”种子结下的果。看到这里或许有师兄会问:假如父母要我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难道也要去盲从?并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无论做何选择,都应该与父母作最和谐的沟通交流,以敬重父母感受的心去处理每一件事,无论最后的选择怎样,始终都会由因果来做定夺,而人算的定夺是微不足道的。我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反面例子。

后来因为见到我在国内没什么作为,父母决定送我出国,所有手续已经办好了,剩下的只是等到上飞机的那一天了。可是我心中根本不想去,知道自己的能耐根本在外立足不了,加上当时已经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婆,更加深了我不想走的砝码,可是当时已势成骑虎,轮不到我说不了,所以我又一次的选择了背叛。这次我又写了一封信,说我要逃走了,和我的女友远走高飞。没想到收拾行装出门的那天又被母亲发现了信笺,只见她两眼通红地握着信纸,虚脱了一样地从颤抖的嘴缝挤出了几个字:“你。。。。。。要走。。。。。了吗。。。。。。还没等她说完我就迅速地掰开了她的手,狠狠地抛下了几个字:我知道你们为什么对我好。。。。。。然后就夺门而逃。记得当时的妈妈连落泪的力气都变得虚弱了,可想而知这句天下间最狠心的话给她带来了多大的伤痛。她当时连挽住我的力气都碎掉了的那个眼神直至我被磨成粉末,然后在宇宙当中步行,每经过一个宇宙就撒下一颗粉末,直到撒完之后的这么长的时间里我都无法忘记。

因为我对父母种下了背叛,冷漠伤害,让之痛心,让之孤独这样的种子,所以在我离家后的几年时间里我理所当然的饱尝自己的苦果:所有故往的朋友已全部背弃了我,众叛亲离的日子让我孤独得像被风吹散了的落叶,每天只能以星点为友,清风作伴,字里行间为师长,闲行度步为雅乐。生活清苦志满襟,凡事搏尽九虎力,到头只落凄楚身。因为逆父母,感召逆果报,因为不孝,所以不顺。尽管我后来学佛诵经念咒消孽障,当上了经理,但由于不孝恶业不断,就算是身居要职也是如履春冰,处处都有暗流,刻刻都在斗争,步步都是坏棋,局局让人心寒。痛心的时候泪水在笑脸后咽下,疲惫了的夜幕只能以自己的臂膀为港湾,累了在波涛中挣扎永不见彼岸,苦了在狰狞中赔笑见不着同情;往来无良友,更难觅知音。。。。。。最后我被调到蛋糕店送蛋糕,尝尽冷漠的嘴脸后经理生活从此谢幕。

本来我想借此机会向大家尽现我这些年的报应之苦,但漫长的“那些”又岂能一一道来,唯有寥寥数笔略表因果不虚精准受之的真相,再加上妻子正在我字句的当刻对我宣布她要带儿子离开一段日子,我深知事情发展至此的必然性,挽留是没用的,只能无力地无奈地静静的看着她,就像当初我出门时妈妈默默地看着我一样。

鉴于我难以收拾心情再写下去,只能草草在此搁笔,有失之处,还请读者师兄姐弟妹们原谅,我想借这个机会猛厉忏悔,并将让我觉悟的文章在后面为大家呈献。为了尽自己的儿女职责,为了报天下父母深恩,为了让天下众生尽成孝子,下面的文章希望大家能大量转载,利益更多的天下父母,让其尽享儿孙之福,让普天下尽是乐天伦之繁荣,实是普天三世诸佛菩萨一切诸天龙神之所拥护,恳切读者师兄姐弟们成全,并以此螨蝇之功德回向普天下曾作,当作,将作父母的一切众生。愿我此等卑俗文章能成功得以上传。南无十方三世一切阿弥陀佛,南无十方三世一切阿弥陀佛,南无十方三世一切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南无文殊师利菩萨,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南无大势至菩萨,南无一切八十八佛,南无一切诸天大将龙神护法。

    标签:
    评论一下,作者需要你的鼓励!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