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思父爱(转)

作者:戒色 来源:戒色 时间:2019-06-17 阅读: 字体:

  悲思父爱

  听了《幸福人生讲座》后,一直自以为修为还不错的我如梦初醒,特别是听老师讲的《移风易俗,莫善于乐》这堂课时,我一直泪流不止。多少年来,我以工作忙为理由,把养育孩子的责任毫不留情地推给了父母,当年迈的父亲瘫痪在床时,我没有像姐姐妹妹那样尽心竭力地照顾。

  1997年我爱人病逝时,正值长子16岁,次子4岁。父亲已经74岁高龄,为了照顾我的工作和生活,每天接送我的小儿子上幼儿园,上小学,一接就是四年。小儿子上三年级刚学写作文,就在《我最熟悉的一个人》这篇作文里写道:

  「我的外公是一个慈祥的老人,他中等身材,总是穿着一身非常朴素的蓝衣服,戴着一顶蓝帽子,冬天的时候还经常围着一条蓝围巾,蓝围巾一端在胸前,一端在背后,看上去有些土气。每天早饭后,他就骑上那辆旧自行车送我去上学,我坐在车子后面的架上,一只手搂着他的腰,另一只手总是拽着他的围巾。赶上顶风时,他猫着腰,费力地蹬着车子;夏天的时候,他的后背有时透出汗水,可我总是想办法捣乱,不想顺利地跟着外公回家。直到看到有卖雪糕的,缠着外公给我买个雪糕吃,有了这个甜甜的、冰凉的雪糕,我才满意而顺从地和外公一起回到姥姥家。无论是好天气、坏天气,或冰雪盖天,或刮风下雨,他总是风雨无阻准时地接我回家,送我上学。」

  孩子质朴的作文,让我回想起父亲对我的厚爱,以及我对父亲的不恭敬,两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想到这十几年来的一幕幕往事,我更加惭愧万分。

  有一次父亲接孩子回家,已经77岁的老父亲因小脑萎缩,行动失控而连人带车摔倒在公路边,脸上和胳膊上都划破了,出着血,被我单位的同事发现了给送回家。大家都说:「老人家这么大岁数了,还有病,可不能再让老人接送孩子了。」当时,我只顾发愁孩子以后上学放学怎么办,竟然不知道对爸爸表示一声「对不起」。

  每当我打电话说「我今天回家」时,不管多晚,总会看到父亲坐在大门外等着我的到来。有一个深秋的晚上八点多我才到家,风很凉,我看到爸爸还坐在门外,就埋怨妈妈说:「这么晚了,咋还让爸爸在外边坐着呀?」却不懂得劝慰年逾八旬的爸爸不要太挂念女儿,要多多保重自己。

  每当我离开家门时,父亲总是到门口去送我,并一再叮咛:「到家后来个电话。」我听到这句话,总是感到有些罗嗦,嘴上虽然漫不经心地应承着,可心里却说:「离得这么近,用得着吗?真烦!」多少次我走出很远,偶尔回头,总会看到父亲还在门外张望……

  听了老师的讲座,我才明白,为什么我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对我一直不恭敬,不孝顺,不听话,原来是受我言传身教的影响。我不懂得怎样做女儿,不孝顺自己的父母,做不到「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能怪孩子对我不孝顺吗?现在孩子这样对我,其实是我自己多年的坏习气造成的恶果。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给父母行了跪拜大礼,我趴在父亲的脚边,诉说着自己的不孝,并对他们表示了深深的感恩和愧疚。父亲母亲都哭了,父亲因病已经不能流畅地讲话,他一直用粗糙的大手久久地抚摸着我的头,让我感受到父爱的深沉,不管女儿多么不孝,父亲也能用他博大的父爱包容我,原谅我。我终于找回了久违的父女亲情,我的心第一次和父亲贴得那么近。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尽可能多的去看望和照料父亲,说来父亲也一直成全我,他不想饭吃时,我只要做好喂给他,他一定顺溜地吃下去,直到他三个月后永远地离开了我。

  看着父亲静静地离去,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哀思,想到我回到家时,再也看不到父亲在家门外的等候;想到我走出家门,再也听不到父亲的叮咛,看不到父亲张望的身影;想到年迈的父亲风雨无阻地为我接送孩子,那个调皮而不懂事的小外孙给他出尽了难题,至今还未曾给父亲以回报;想到今后我的生命中少了一棵大树为我挡雨遮风,我悲痛欲绝!

  我再怎样哀嚎,也无法唤回替我担忧、为我付出、陪我度过艰苦岁月的老父亲了!这使我想起那段古诗:

  父母原来树木同,

  哪能免得落秋风。

  劝君尽力生时养,

  死后悲号总是空。

  感谢刘女士供稿

  大方广文化公益网编辑部

  www.dfg.cn

    标签:

    清清水云间

    • 小小文集
    • 清清水云间

    热门文章

    随机阅读